中国山东的魔幻现实:乡村振兴还是圈地运动

撰写:
撰写:

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在主政浙江时推动村民安居工程,其经验在当下乡村振兴计划中受到推崇。(VCG)

未来,人们有可能会意识到,对中国社会影响最大的并不是当下舆论中讨论最为火热的中印冲突,也不是北京疫情,更不是中美关系的恶化,而是在中国东部省份山东正在推进的一项合村并居政策。根据介绍,该政策要求山东省开始大范围推行合村并居,将散落的传统自然村拆除,合并原有村庄,将农民集中到新型社区楼房,也即中国社会中俗称的“农民上楼”。按照官方文件来看,该项政策的整体设计方向是为了响应中共十九大上的“乡村振兴”战略。但是,在山东推行的合村并居政策引发了包括中国乡村建设研究学者、媒体乃至网民的激烈争议。

多个学者借助新闻平台发声呼吁地方政府谨慎处理,有的学者甚至直言不讳这是“瞎折腾”,表态应该暂停。其中有位乡村治理的研究员称,“如果说疫情还只是一场天灾,人们还可以躲在温馨的家园迎来黎明,阴霾终会过去。那么,合村并居就像是一场人祸,它来势汹汹,不讲人情。它对农民的心理冲击,怕是会伴随终身。”该文在中国社交媒体圈得到广泛转发。

作为合村并居的最早推出地,山东德州2008年就开始试点实施该项民生工程,但是在这场轰轰烈烈的乡村大改造运动中,由于地方财力不支、建设用地指标买卖难等问题使得该项目无疾而终。直到2019年,中共中央、中国国务院联合下发《关于建立国土空间规划体系并监督实施的若干意见》,该项中央政策要求对中国基层的自然村落进行规划,这位这场合村并居运动提供了新的动力。随后,中央农办等5部门下发《关于统筹推进村庄规划工作的意见》,要求各省结合各级国土空间规划编制工作,2019年年底完成村庄分类工作,2020年年底完成村庄布局,有条件、有需求的村庄实现村庄规划应编尽编。

按照中共高层的规划,这是解决棘手的农村改革的一个重要链条,这意味着农村土地、人口等要素将面临一次重新分配,以解决农村空心化、基层治理成本大等问题。山东的做法似乎得到了不少追捧,一些官方媒体认为这是重新激活衰落中的农村,高效整合资源的大好事。然而,现实呈现的结果却并能不那么光鲜亮丽。

根据中国国内媒体报道以及来自社交平台上的信息,当前,山东省推进的合村并居已经触发了一连串的争议,一些声音只是委婉地对山东地方政府的推进方式表达了含蓄的质疑和温和的批评,认为地方政府层层压指标、立军令状,不顾普通民众的真实意愿,甚至试图利用普通村民的知识匮乏“骗”他们签字画押,定下“卖身契”,简单粗暴。

一位经常对中国公共事件发表评论的山东籍人士称:“山东改革开放四十年,我老家(山东)就办了两件事,一是修了一条路,二是盖了一座房。一些人尚待解决温饱,没有能力‘合村并居’。”从事中国乡村治理研究方向的学者贺雪峰虽然较为委婉但仍然表达了同样的观点,贺称,“当前,无论是耕地,还是宅基地,都是农民心中的‘宝’,现在去要农民手中仅有的资源是不合适的。随着城市化的不断推进,农村宅基地空心化必然会不断加剧,空心化到达很高程度后再进行合村并居也为时不晚。”

事实上,作为中国农业人口大省,山东省的农村常住人口达到4,900多万,行政村6.9万个,村庄密度0.43个/平方公里,折算下来每个村有700多人。但是随着农村空心化问题的愈发严重,无论是基于中央政策要求还是地方规划的长期发展,乡村问题的解决始终是悬在山东头上的一把剑。为此2019年10月,山东省明确提出,在2020年底,要完成所有试点的合村并居农村,有条件、有需求的村庄要做到村庄规划应编尽编。正在推行合村并居的山东青岛、聊城等地市,关于村民房屋被强拆,地方村镇通过威逼利诱甚至利用村民对官方政策不了解等手段迫使村民搬离原有住宅进入官方规划集体社区的消息层出不穷。

那么,山东地方政府何故如此着急完成任务呢?更激进的批判认为这是地方政府在城市用地供应不足的背景下,转而向拥有大量闲置半闲置土地的农民伸出魔爪的“变相掠夺”。供职于中国人民大学的农村方向的研究学者温铁军对中国媒体表示,“有些地方搞‘合村并居’,主要是由地方严重的债务压力引起的。”根据中国国内的一些说法,在严重的地方债务压力下,地方政府试图通过合村并居的方式将农村宅基地等置换成建设用地指标进行售卖。是这必然造就一代彻底失去土地的农民,而缺乏社会保障的他们将在未来一个完全资本化的世界里失去最后的一道生存防线,中国社会结构将出现天翻地覆的变化。而对此,包括农民自己在内,似乎没有人对此给予应有的重视。

此外,合村并居将对农村现有的生产生活方式产生强烈的冲击,同时政策推出的时间节点也令人怀疑,毕竟当下新冠疫情仍旧没有退潮,这让人猜测官方有乘人之危的意思。一名山东籍博士生在日前对家乡的探访中称,生活的便利度和人们的真实意愿在那些地方官员眼中难以得到注意。这种简单粗暴与北京承诺的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完全是背道而驰的。

事实上,中共抛出乡村振兴,绝不仅仅是不顾现实强烈所有人改变原来的生活方式,简单“上楼”便一劳永逸了,而是要因地制宜找到最适合农村发展的经济形式和生活方式。山东官员真的没有意识到吗?恐怕未必。而且如果不是懒政思维作祟便大概是庞大的利益使然。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