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冲突】近思录:尼赫鲁“前进路线”的危险翻版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新德里指责说,在西段推进的是中国军队而不是印度军队,这种说法结果反而给自己带来了麻烦。情况就好像是三个人争论不休,互相插话:印度政府指责中国进一步入侵,国内的批评者就据此攻击政府俯首贴耳地让中国人为所欲为。尼赫鲁(Jawaharlal Nehru)于是又后退了一步,他告诉议会说,要讲中国是进行了‘新的侵略’‘并不那么确切’,因为发生的事情只不过是中国人对印度的行动感到不安,因而他们就设立了一些前沿哨所。北京接着就插进来说,尼赫鲁‘无意之中讲出了真相’”。

——内维尔·马克斯韦尔(Neville Maxwell):《印度对华战争》

历史总是如此惊人的相似。如今面对中印西段边界争端,印度现任总理莫迪(Narendra Damodardas Modi)似乎也在国内面临这样的处境:6月15日那场严重冲突究竟是谁引起的?在那场斗殴中究竟谁占了上风?莫迪政府为什么没有对中国解放军展开大规模的报复性军事行动,彻底收回他们的土地?

这也许让莫迪陷入两难。他虽然承认是印军“越界”,但是在反对派和国内汹涌的民族主义情绪裹挟下仍然认为那20名丧命的印度士兵不会白白死去。事情的最新进展是,6月22日至23日,中印双方在拉达克地区实际控制线的中方一侧莫尔多(Moldo)举行了艰难的谈判。据印度媒体称,印度方面率团的第14集团军军长哈林德•辛格(Harinder Singh)态度“强硬”地提出了7条要求:

1、中方从班公湖北岸撤军。

2、中方从加勒万河谷撤军,并在重要战略地区恢复原状。

3、中方减少有争议边界一侧的“纵深地区”部署。

4、恢复基阿姆温泉地区原状。

5、中方停止在争议地区的的军事集结。

6、中方恢复4月初之前的部署。

7、印军已做好全面战争准备,不再遵守两国军队在对峙时不使用热兵器、锋利冷兵器的有关协定,并已经授权印军前线指挥官在中印边界上与中方打交道的“完全自由”。

字里行间已经清晰表明了新德里的“冒险”。这恐怕不只是那些从未到过实际控制线的印度文官的主意,而是代表了包括哈林德•辛格在内印度军方不少人的看法。

我们不得不承认,印度之所以有现在的勇气,的确不是1962年的印度。曾在1960年代驻新德里的《泰晤士报》记者内维尔·马克斯韦尔的《印度对华战争》中,这位熟悉1962年中印战争前夕印度社会上下反应的记者描绘了当时印军在拉达克地区脆弱的存在,当时印度陆军总部不断地在试图纠正尼赫鲁和那些文官的判断。

在这本书中,作者说以(拉达克首府)列城为基地的第一一四旅下属部队只有三个营——一个正规营,两个民兵营。这些部队要负责长达二百英里(将近322公里)以上的防线,从喀喇昆仑山口起到碟穆绰克(即拉达克东部地区临近实控线的Demchok)以外几英里。冲突发生前的那个冬天,一股股西线小部队被派出去,在除了中国人没有任何人烟的高山峡谷里穿梭,找准机会步步向东逼进,建立数十个哨所并进行巡逻。

“当地气温与北极圈相似,而印度军队的冬衣既不够暖和,又供应不足。稀薄的空气迫使士兵自己只能携带很少的东西,骡子在这样的高度没有多少用处,而且骡子也很少。在当地条件下,唯一可依靠的运货牲口是牦牛,但又没有。一切给养,经常包括饮用水在内,都要靠空投。”

今时不同往日,1962年中印边境冲突后,拉达克地区没有补给线的历史被改变。2019年4月份,从列城到喀喇昆仑山口的全天候战略通道Darbuk-Shayok-Daulat Baig Oldie(DS-DBO)被开通。这条直抵斗拉特别奥里地(Daulat Baig Oldie)前沿机场、全程255公里的补给通道为主要沿中印实际控制线走向和印度河支流什约克河谷地延伸方向的SSN公路的一部分。此外,号称全世界第一个冰川机动车道的Sasoma–Saser La Road也在紧锣密鼓地修建中,它从列城北大约150公里处的Nubra Valley定居点Sasoma直到深入什约克河谷前往塔里木盆地的Saser Pass。两条公路目前投入了上万工程人员正在加紧建设。

这样一些至关重要的战略通道串联起位于边境前沿的重要村庄,大大改善了印军前线哨所的后勤补给状况和彼此策应反应能力。在此次加勒万河谷冲突发生后,印度的军事动作似乎的确非常明显。印度媒体报道称,印度陆军山地部队携带重武器源源不断地派往前线。

但是,包括莫迪在内,印度上下仍然没有意识到,数十年虽然过去,边境武装力量和后勤补给得到了改善,但让尼赫鲁毁了一世英名的“前进路线”依然主导着印度上下在中印边境的行动。当年,印度薄弱的边防武装力量被命令“在边界上全线推进,只要没碰到阻碍,就一直前推。一旦碰到阻碍,就停下来对峙,然后在其他没有阻碍的地方继续前进,一旦对方稍有后退,就立刻前压,并再也不后退。”这一策略直到遭到更具优势的解放军迎头痛击才停止。

“1962年初,中国开始在地面上做出强有力的反应。凡是印度为控制着中国据点设立哨所的地方,中国就立即在印度哨所的周围构筑更多的据点。”但是,起初北京没有做出过激的反应,很显然这给尼赫鲁和新德里造成了错觉,认为中国军队即使面临印军的步步为营也不会采取军事行动,“前进政策”是正确的。

如今,将近60年过去,在加勒万河谷的这次冲突中,印军显然重复着之前的动作,甚至选择的地点都是相同的。《印度对华战争》引述当年印度陆军总部的话称,早在1959年以前中国就在加勒万河谷上游的萨木崇岭建立了哨所,印军试图在其周围新设稍作以控制萨木崇岭逼迫中国军队撤队是不现实的,但是印度还是派遣了一直廓尔喀人武装从温泉爬过山岭并在加勒万河上游构筑工事,最终在中国军队切断陆地补给后发被迫撤退。

印度在军事上的投机主义和机会主义事实上一以贯之,当年如此,今天亦是如此。这不得不让人困惑中印竟然没有在过去数十年内加深一点理解,尤其是印度。有评论人士认为,印度这是在借中印边境战事转嫁国内矛盾,好像这只是一次偶然事件似的,要知道印度在拉达克等地区经营绝对不是从今天才开始的。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