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器贸易】国际武器市场中美分道扬镳 北京入约有何盘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美两国的立场又一次出现了对立,这次是在国际防务市场上。

2020年6月20日,中国人大常委会批准加入《武器贸易条约》,距离正式入约仅剩一个签字流程。这是一个规范国际间常规武器贸易的多边协定。约在一年前的2019年4月2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签署行政命令,正式退出该条约。其实就在美国退出几天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当年4月30日表态称“中方支持条约的宗旨和目标,以观察员身份参加了条约相关会议,并一直在研究入约问题。”

中美两国在国际武器贸易问题上的不同取舍,折射出不同的外交姿态,以及国家利益之争。

中国武器出口“坐三望二”

美国是毫无争议的全球第一军火出口国家。瑞典智库斯德哥尔摩和平研究所(SIPRI)2019年发布的全球军火贸易报告显示,在过去5年,全球最大的军火贸易出口商仍然是美国。如果对照2009年至2013年与2014年至2018年这两个时间段,美国对外出口军火的总量增加了29%,在全球军火出口总额的占比从30%增加至36%。而且,美国与全球军火出口第二名的俄罗斯的出口额差距逐渐拉大,2014年至2018年间出口额比俄罗斯高于75%。

军工产业是美国的一项巨大优势,并在美国的内政外交政策制定中均享有较多话语权。美国的枪击案与拥枪权利之争历来是美国总统大选的焦点议题,其军工巨头的游说能量不可忽视。而美国外交的好战倾向,也被认为与军工产业的逐利性有关。

上述瑞典智库的报告还显示,2018年全球军火销售的前5名的企业均是美国公司。当年全球前百大武器制造商中,美国军火商的军售金额达到2,460亿美元,占整体军售市场的59%。2009年以来称霸全球军售市场的美国洛马(Lockheed Martin)一家当年的销售额便有473亿美元,占全球总额的11%。

以共和党党员身份当选美国总统的特朗普,在枪支和军售议题上展示了鲜明的一致立场。因此,对于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签署的《武器贸易条约》,美国新一届政府的态度一直比较消极,特朗普更将其视为对美国主权的侵犯,并在2019年4月正式退出。美国军工集团在美国内政外交的影响力,由此也可见一斑。

美国与中国在《武器贸易条约》一事上,又一次形成了鲜明对照。中国是国际防务市场的新势力,近年武器出口形势尤其可观,但是仍然对可能限制其武器出口的这项条约保持积极态度。

目前,中国在全球防务市场出口中大体处于“坐三望二”的位置。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在2015年基于2010年至2014年间的数据宣告中国成立世界第三大武器出口国,但2013年至2017年数据又显示中国居于第五位。而其2020年1月发布的最新数据则又指中国成为了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武器装备出口国,甚至高于传统武器出口大国俄罗斯。

不过,俄罗斯方面对此提出了质疑,其《武器出口》杂志主编弗图洛夫认为,瑞典报告数据指的不是武器出口额,而是国防产品的总销售额。中国军工企业向国内市场提供的产品远多于俄罗斯,但对外销售武器额并未超过俄罗斯。不过,包括弗图洛夫在内的许多方面都未否认中国武器出口的潜力与前景,他强烈称“我们应当称赞中国在导弹系统等领域取得的显著进步”。俄罗斯另一位军事专家费尔根豪尔更表示,“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中国当前在武器发展的许多领域都超过俄罗斯,在武器销售领域,中国迟早要超过俄罗斯。”

不过,军火生产与交易是一个暴利行业,国际防务市场的统计其实一直是一笔“糊涂账”。所有国家都未必会完全清楚地对外公开本国的防务收支细节,许多国家都在暗中进行军火交易,某些缺乏监管的军火商巨头更是长年热衷于此。瑞典智库斯德哥尔摩和平研究所报告数据变动与受到的质疑,也说明了国际防务市场的混乱状况。

这也是《武器贸易条约》出台的一个重要原因。相较于核生化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以轻武器、小武器为重要组成部分的常规武器的实际使用频率更高,造成的损失更大,仅轻小武器每年造成的死亡人数就高达20万。而该条约的用意正在于规范全球常规武器贸易,防止其非法转让和滥用。其对常规武器的进出口、过境、转运、中介等环节作出了规定,要求缔约国加强武器贸易管理,确保有关武器转让不违反联合国安理会武器禁运,不会助长种族灭绝、人道主义犯罪、恐怖主义等活动,不损害国际和地区和平与安全。该条约自2014年生效以来,缔约国数量不断增加,目前已达到106个。

中国入约是否“折本买卖”

中国长期以来一直是世界上最主要的小武器和轻武器的出口国之一。作为全球防务市场的“后起之秀”,其所出口的武器仍然相对低端,技术含量十分有限,比如56式冲锋枪、155毫米PLZ45自行榴弹炮、各式子弹等等。另外,据《中国的小武器和轻武器出口》一书所述,中国价格低廉的各式轻小武器经常出现在全球各地的武装冲突的战场,不排除是被多次倒手后流落到冲突两方的手中,但因中国很少对外公开其出口或转让轻小武器的情况,而被视为武器出口最不透明的国家之一。这可能也意味着中国武器出口的真实规模和盈利水平比目前外界所知更加可观。

不过,在加入《武器贸易条约》之后,中国将不得不公开其轻小武器出口的数据,并监督约束其武器出口选择和流向,如此难免压缩武器可能出口的范围,削减出口规模。也就是说,中国加入此约将会使自身利益严重受损。其实这也是美国态度反复,并最终退出的关键原因。

如果包括中国在内的越来越多的国家加入《武器贸易条约》并受其规制,意味着主动让出了一份军火市场。而美国置身事外,可以自由地与冲突各方进行各种军火的买卖交易,不出意外将迅速填补真空并从中受益。

那么,中国为何要做这种“折本买卖”?

按照中国军控与裁军协会防扩散与战略贸易管控主任吴金淮的说法,中国此举“不仅是维护多边军控机制的中国举措,而且是积极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实践,更是为世界和平与发展做出的重要贡献。”可见,这首先是与中国的外交理念与政策一致的,客观上又为世界和平贡献了一份努力。

其次,在中美博弈的背景下,美国屡屡“毁约”“退群”的单边主义倾向愈发明显,而中国不惜损失部分特质利益,敢于拿出姿态与更多国家站在一起,无异于将了美国一军。

其实,中国加入《武器贸易条约》的后续影响几何,目前仍然难下结论。中国在加入此约之前,已在军控领域有所动作,其军品出口管理政策与该条约宗旨和目标基本一致,例如中国现有的“军品出口三原则”,即有助于接受国的正当自卫能力,不损害有关地区和世界的和平、安全与稳定,以及不干涉接收国的内政。而且,中国一直以来只与主权国家开展武器贸易合作,这一做法实则高于条约所制定的标准。如此的话,中国《武器贸易条约》似乎是一个水到渠成、顺理成章之事,受到的影响也比较有限。

更值得关注的是中国武器出口的整体趋势。得益于长期持续的经济增长、不断增加的国防科研经费投入,以及独立健全的工业与军工体系,中国武器的质量水平与科技含量都在稳步提高。再加上长期以来与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合作经历,建立了一定的使用习惯、生产补给系统,以及相互信任,中国武器出口短期可能会有所起伏,但是远期前景仍然可以保持乐观。

另外,了解中国武器出口的分析人士还提出了中国武器的优点。其一,用以出口的武器一般不会减配,而是根据对方需要进行定制;其二,性价比高,产量充足且供应稳定;其三,武器出口不会涉及其他军务,不会出现类似美国F-35连续追加费用的问题。

因此,可以想见,随着中国军工力量的成长,未来中国武器将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全球武器贸易市场,中美在未来武器贸易市场的竞争也将日益激烈。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