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19名前政要上书总理 要求释放孟晚舟

撰寫:
撰寫:

因应美国要求,加拿大逮捕中国科技巨头华为原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导致中加关系迅速跌入冰点,中国随后采取反制措施,以间谍罪逮捕并起诉两名加拿大人。近来,有不少加拿大人开始呼吁官方释放孟晚舟,以重塑中加关系。

据加拿大《环球新闻》6月24日报道,加拿大19名曾在联邦内阁或世界舞台担任要职的政治人物,23日联名致信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要求终止孟晚舟引渡案程序并将其释放,给加拿大一个“重塑对华战略”的机会。

孟晚舟(右)案已延续超一年半时间,中美加三方博弈多时,至今未出结果。(Reuters)

根据报道,19位联名者分别为:加拿大前司法部长艾伦·洛克(Allan Rock);前外长劳埃德·阿克斯沃西(Lloyd Axworthy)、劳伦斯·坎农(Lawrence Cannon)、奥列特(André Ouellet),前新民党领导人埃德·布罗德本特(Ed Broadbent),前联邦最高法院法官路易丝·阿伯(Louise Arbour),以及前驻联合国代表等。

这份联名信援引多伦多一位有丰富引渡案经验的律师格林斯潘(Brian Greenspan)早前所写的法律意见书,内称加拿大现任司法部长拉梅蒂(David Lametti)“完全有权随时结束”孟晚舟引渡案程序,并释放她。

这19位联名者向特鲁多喊话道,“毫无疑问,美国的引渡请求令加拿大陷入困境。作为总理,你面临着一个艰难的决定。服从美国的要求已经引起中国的强烈不满”;“拉梅蒂应把与美国引渡协议下承担的义务放一边,通过政治干预来结束孟晚舟引渡案”。

根据加拿大《引渡法》1999年版规定,司法部长“可随时撤回”政府对引渡案件的支持,这会促使法院下令释放引渡对象。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格林斯潘23日说,“这完全由司法部长自行决定”,“问题不在于(加拿大政府)能不能这么做,而在于他们是否应该这么做”。

联名信写道,释放孟晚舟可换回在中国被捕的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商人迈克尔(Michael Spavor)——两人均于6月19日被中国检方以间谍相关罪名起诉——这会给加拿大松绑,给渥太华一个“完全自由地重塑对华战略方针”的机会,“采取必要强硬措施保护和促进自身利益”,“这将为加拿大在中加关系上自由决定和宣布立场扫清障碍”。

终止孟晚舟引渡案程序并释放她,是否会损害加美关系?联名信认为,这将不可避免地面临来自美国的反击,但两国间不一般的关系能够经受住这种外交摩擦,“加美不是第一次出现分歧,如加拿大就曾拒绝出兵伊拉克,但两国关系经受住考验”。

对于孟晚舟案,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可谓是骑虎难下。(AP)

目前,孟晚舟引渡案已进入庭审阶段。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高等法院和该案控辩双方达成共识,确认引渡案的日期,同意8月17日恢复引渡听证会,对加美提供的证据进行讨论;至于加美是否滥用司法程序的辩论将于2021年2月16日开始。联名信则认为或到2024年才能决定是否将孟晚舟引渡至美国。

曾任前总理皮埃尔·特鲁多(Pierre Trudeau)和约翰·特纳(John Turner)外交政策顾问的罗伯特·福勒(Robert Fowler)亦在信上签名,他称自己想尽一切办法把康明凯带回国,“必须尽自己所能来照顾本国公民”。对于“向中国屈服”的说法,他说,“政府的首要责任是照顾本国公民健康和安全,外交政策不仅是对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友好”。

就联名信被公开的前一天,即6月22日,康明凯之妻首次公开露面,呼吁加拿大释放孟晚舟。

除担忧加美关系外,联名者之一的洛克22日解释,特鲁多之所以不敢出手释放孟晚舟,是因为他仍对2019年曝出的“SNC兰万灵贪腐案”中所犯的错误感到尴尬。

面对这些呼吁,拉梅蒂办公室23日在一份声明中说,引渡程序保证了个人权利,确保寻求引渡国在法庭上有正当程序,还可履行加拿大的国际条约义务,“我们非常清楚管理这一重要制度的法律和程序”,因此评论法院正在审理案件是不合适的。

对于孟晚舟案,中国外交部24日再度回应指,这是一起严重的政治事件,“我们再次敦促加方切实尊重法治精神,认真对待中方的严正立场和关切,停止政治操弄,立即释放孟晚舟并让她平安回到中国。”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