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拜登”与“川建国” 美国2020年大选中的中国角色

撰寫:
撰寫:

《纽约时报》日前刊登了一则来自北京观察人士的专栏文章,文章沿用美国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John Bolton)新书的论调指责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为了其总统之位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示弱甚至求情,并引用中国网络上的“川建国”一词对特朗普进行嘲讽。

在《美国的特朗普,中国的‘川建国’》一文中,作者借博尔顿新书之口将特朗普描述为中国的跟班、阿谀奉承的谄媚者,习近平主席的纵容者。文中写道“当我在读博尔顿的书的预发行版本时,尤其是关于与中国的关系的一章时,我一直在倒吸凉气,因为中国的政策完全抓住了特朗普见利忘义的无能外表下那难以抑制的虚伪。”

这当然是对特朗普执政乃至人格上的毫无情面的批评,但这种攻击是建立在“中国原罪”论调之上的。文中认为,特朗普本人没有反对中国的新疆政策并拒绝在“六四”发表白宫声明并耻笑为向中共叩头,特朗普曾暗示可以讨论孟晚舟案被认为是纵容中国“劫持人质”,特朗普称赞习近平“非常有能力”处理新冠病毒被认为是在阿谀奉承,甚至特朗普对习近平个人特质的评价“非常有才干,他强大、敏锐且专注于工作,并且是一个真正爱他的国家的人”都可以拿来当成批判他的罪证。

作者引用中国网民对特朗普的戏谑称谓“川建国”讽刺他。因为特朗普在中国舆论中的高话题度,而特朗普的名字曾一度被中国民间音译为“川普”(Trump),再加上与特朗普同龄的中国男性,有不少会取名为“建国”,因此中国网友便戏称特朗普为“川建国”。当然,这个戏称之下更多中国网民对特朗普的嘲讽,嘲讽其上任以后扭转中美关系,对华强硬,进而激发了中国“自力更生”的情绪。

此后,2020年5月20日活跃在推特上的中国官媒《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发推抨击特朗普,曾告诉特朗普他在中国网络上的知名度,将其称为“建国(Jianguo)”,意思是“帮助建设中国”。这是在中美舆论站中积极扮演角色的胡锡进对特朗普的嘲讽,但就是这样一个戏称却被一向对特朗普充满敌意的纽时等拿来大做文章,成为指证特朗普与中国存在“交换关系”的证据。

纽时有关“川建国”的舆论演绎可谓荒诞,这让外界看清即使总是自诩秉持公正客观的美国媒体,在他们的社会环境中也从来没有一家能够独立于政治光谱之外。从近期纽时发布的关于特朗普的系列文章——《走向自我毁灭的‘天安门特朗普’》《特朗普对中国的痴迷》等来看,这篇标题为《美国的特朗普,中国的‘川建国’》的文章不过是延续了这一调性。当然,熟悉纽时等美国媒体站位的观察人士不难领会,这是美国2020年大选之前的民意争夺和中国话题炒作,历届选举不外乎如此。只是,纽时在努力描述特朗普与中国的某种联系时,沦为两党之争陪衬的中国在美国成为争相“丑化”的对象,本身表明了中国话题的敏感性。

然而,不只左翼人士玩这一套,深受其苦的特朗普竟也偏爱这样的把戏。此前在多个场合公开将其2020年的有力竞争者拜登(Joe Biden)称为“昏睡的乔”,以突显他本人与中国打交道的优势后,这位美国总统后来索性直接丢掉这种单纯的人身攻击,而以“北京拜登”为其新的竞争口号,“昏睡”比不上“北京”所带来的杀伤力,这背后仍是对中国深深的敌意。

尽管外界早已习惯选举政治之下的互相攻讦,2016年特朗普与其当时的竞争对手希拉里(Hillary Clinton)之间的对决让舆论震惊于美国正在加速撕裂。但归根结底选美国的总统,从来都不只是美国内部问题,而对外政策尤其是对美国来说对华政策早已成为彼此争相争夺主导权的领域。“川建国”与“北京拜登”语境之下的政治前提对中国来说当然是极其不公的,而且这种设定极大程度上是建立在偏见与主观想象之上的。但当对手都在比拼对华谁更强硬,或者敌视中国崛起成为一种政治正确,那么美国政治的颓败也就不言而喻了。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