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审计原海军司令员吴胜利时机蹊跷

撰写:
撰写:

日前,消息传出中国军方的审计机关正在对已经离任3年多的解放军原海军司令员吴胜利进行经济责任审计(详见《中国海军前司令员吴胜利被审计》),令舆论哗然。

事实上,中共对离任或拟离任高官进行经济审计(包括先审后离和先离后审),对其任内所在部门、单位财务收支的真实性、合法性、效益性,有关经济活动所承担的经济责任等进行履职情况审计以做出评价,近年已较为普遍且常规,并不意味着当事人的确有“问题”而审计。

然而,中共十八大后,解放军和武警部队成为腐败的重灾区,上百军级以上将领被查或者“出事”。其中,海军方面,2014年时任海军副政委马发祥于海军大院离奇坠楼身亡;2015年1月北海舰队副参谋长程杰被查,最后移交军事检察机关;同年中国海军舰艇专家、南海舰队装备部长汪玉涉嫌犯罪被免职;2017年海军政工部主任杨世光被立案审查……在此背景下,吴胜利突然接受经济责任审查,令人浮想联翩。

政情人士称,这一消息至少有两大不同寻常:其一,根据外传信息,军委审计署赴海军经济责任审计组接受举报和反映线索的公告内容显示,“自2020年6月上旬至7月中旬,对十八届军委委员吴胜利同志任海军司令员期间履行经济责任情况进行审计”,公告落款时间为2020年6月2日。

从时间上来说,这与中国中央军委办公厅在6月份刚刚印发的一份《军队领导干部经济责任审计规定》公布和生效时间高度接近,却又不完全重合。事实上,这份规定直到6月下旬才在官方媒体披露,而其生效时间则更是迟至7月1日。如果根据该规定,那么对吴胜利的个人经济责任审计是否该至早从7月1日起开始。

其次,即使规定实施时间与对吴胜利的经济责任审计大体吻合,亦更加无法说明白的是,这份规定审计时间范围仅仅是军级以上将领在离任前后各一年的时间范围内。

规定称,“解放放军和武警部队担任领导职务、负有经济责任的党员领导干部全部纳入审计对象范围,一年内离任或者离任不满一年的军级以上领导干部应当安排审计”。照此,事实上,吴胜利在2017年1月卸任海军司令员一职,2018年全国“两会”卸任中央军委委员一职,已然过了审计时间。尽管我们不能据此认为这份规定是为吴胜利“量身定做”,但很显然,此次时隔3年对吴胜利的离任经济审计并不简单。

吴胜利从2006年起接替“潜艇派”张定法的海军司令员一职,一直到2017年1月卸任,执掌解放军海军长达11年之久,为仅次于中国开国大将肖劲光任职时间最长的海军司令员。其在任期间,可称解放军海军成长最为迅速的历史时期。

在其任内,海军装备快速发展,中国首艘航母入列并超出预期形成战斗力,中国首艘国产航母开始建造;其他新型的中国自主研制的包括新型驱护舰、综合补给舰,以及新一代核潜艇等各型舰艇以“下饺子”速度入列;主导完成近年西、南沙岛礁建设,号称“为100年后整个战略布局打下基础”。

同时,在“实战”层面,中国海军军舰首次通过宗谷海峡;首次通过麦哲伦海峡;首次穿越了印尼爪哇岛和苏门答腊岛之间的巽他海峡;首次绕行日本海一周;2008年开始执行亚丁湾护航任务;2011年中国海军首次参与撤侨任务,2015年中国海军首次泊港撤侨;首次参加全球规模最大、美国主导的“环太平洋”多国海上联合军事演习,创造了不少“历史第一”。

2017年吴胜利卸任海军司令员之时,具有官方背景的《环球时报》曾刊发长文赞扬其对海军的杰出贡献。《吴胜利卸任海军司令,主政11年中国海军强势发展》一文引述采访者的话说,吴胜利上任伊始就显现创新精神,一扫过去海军封闭保守的特点。他摒弃了中国海军此前小艇打大舰的传统思想,并且提倡中国海军走出去,加强对外交流。

文章更引述了不少细节披露了人称“吴大帅”的吴胜利如何治军,其中提到他在执掌大连舰艇学院期间纪律严明、洁身自好,“一名学员表示,在大连舰院期间并没有听说有关吴胜利自身的任何负面消息,他对自己要求严格,也很正直。当时学员中间流传一个故事,说当年学校的一个工作人员犯了错误去给吴胜利送礼,被吴胜利直接推出了门”。

至今中国官方并未承认,更未披露吴胜利接受审计的消息,不过可以判断的是,吴胜利当年平安着陆,而此次又被“旧事重提”,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最近解放军高层收到了新的检举线索或者发现了某些疑点,要么不是针对吴胜利个人,而是全方位对近年离任高级将领进行所谓的“无禁区、无盲区、无例外”的全面审计,也即是说吴胜利并不唯一。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