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角力】北京观察:中南海给出了警告信号

撰写:
撰写:

中南海是中国国家中枢和最高行政权力的象征和代名词。图为2013年5月6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与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在会晤之前,一名武警在中南海院墙外站岗。(Reuters)

“已是平生行逆境,更堪末路践危机。”中共中央外事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的夏威夷会面,并未改善日趋严重的中美冲突。继6月1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签署《2020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使之正式成为法律之后,美国参议院6月25日还通过《香港自治法案》,欲借此对中国部分官员、企业和银行实施制裁。

美国对华愈逼愈紧,中国政府显然也并未一退再退。中国6月29日宣布反制措施,对在涉及香港问题上表现恶劣的美方人员,实施签证限制。被认为代表北京发声的中共党媒《人民日报》6月28日在其微信同名公号上发表题为“美国打制裁香港牌,不过是一张烂牌”的“人民锐评”,用比较锐利的措辞称,美国此举是“对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的粗暴践踏”,“美国这种惯用伎俩,过去没有成功,今天也注定徒劳。”

此前一天的6月27日,美国媒体《华尔街日报》披露,中南海已悄悄向白宫传递一个警告性质的信号:美国在中国视为禁区的问题上不断施压,可能会危及中国根据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对美国农产品和其他出口产品的采购。

第一阶段贸易协议

今年1月1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会见中国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双方共同签署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这是中美两国历经差不多两年时间谈判才达成的阶段性协议。该协议要求中国在两年内将对美国农产品、制成品、能源与服务的采购额增加2,000亿美元。

中美签署贸易协议后不久,两国间贸易曾因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而大幅下滑,不过后期相关数据开始增加。根据美国统计局的数据,今年4月美国对中国的出口额从2月的10年低点68亿美元增至86亿美元。来自中国的进口数据从3月的198亿美元猛增至311亿美元(3月的数据为美国11年来的最低月度进口额)。

+4
+3
+2

美国农业部的数据显示,4月中国从美国进口大豆增至423,891吨,是3月208,505吨的两倍多。包括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Emmet Lighthizer)、蓬佩奥及财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在内的美国官员,近期均承认中国在努力遵守并兑现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条款。

不仅是贸易

过去一年,中美在香港、台湾、新疆及新冠肺炎疫情等议题上激烈交锋,美国批评中国在香港、新疆等地的相关做法侵犯人权、并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指责中国防控不力甚至扬言索赔,北京则怒斥美国执行人双重标准、干预中国内部事务。

今年5月下旬召开的中国两会上,中国最高权力机构——全国人大推动制定“港版国安法”后,美国总统特朗普立刻召开记者会,警告将取消给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待遇,并扬言制裁相关官员。

特朗普还在今年3月26日正式签署简称“台北法案”的《2019年台湾友邦国际保护暨强化倡议法案》。这是继《台湾旅行法》于2018年3月生效后,美国另一个以“台湾”为名的国内法。

台湾被中共视为中国的一部分,并多次宣称为了收回台湾不放弃武统。多年来美国依据《与台湾关系法》一直保持对台军售等行为。

来自北京的警告

6月17日,杨洁篪和蓬佩奥在夏威夷美军基地举行闭门会谈,这次会谈是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及中美关系在贸易战基础上进一步恶化后两国高级官员的首度会面,但据称双方没有达成明显共识。

相关消息称,在这次夏威夷闭门会议上,主管外交的中共政治局委员杨洁篪重申了中国政府履行贸易协议的承诺,但他强调双方必须“合作”,并暗示美国如果在台湾、香港等北京视为内政的议题上继续毫无余地地施压,并跨越中共“红线”,将危及中美贸易第一阶段协议——即中方可能不会按照协议大幅采购数以千亿美元的美国商品。

关于中美第一阶段协议,中方买不买、买多少一直备受饱受两国贸易逆差困扰的美国市场的关注,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不仅让协议的执行难度倍增,也引发中美其他领域的矛盾,两国在在执行贸易协议上遇到的困难很多超出签署前的预料。

不仅是中国对美发出警告,2020年中国全国两会之后,包括特朗普在内的美国官员,也在不断释放可能取消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说法。

美国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纳瓦罗(Peter Navarro)6月22日被媒体问到中美贸易协议的实施情况时回答说“协议终结了”,引发美股大跌。特朗普当天通过推特(Twitter)强调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仍然完好无损,纳瓦罗亦发表声明对自己的发言进行了澄清。不过3天之后,特朗普再度公开威胁要切断与中国的“完整关系”,并强调这仍是美方的一个“政策选项”。

在过去的数月中,中美之间围绕新冠肺炎、驻对方国家媒体记者资格、香港国安法制定、台湾蔡英文政府开始第二任期、美国反种族歧视示威等多个热点问题爆发了激烈的对峙。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今年5月曾表示,无论是中美关系抑或全球局势,都不可能回到过去,也不应该把“回到过去”作为目标,历史需要向前走。这是北京对于中美关系的全新定位。

当下,美国的失业率处于1930年代大萧条以来的最高水平,而中国同样面临就业、扶贫以及如何走出经济下行通道的压力。任何一个变动,都可能带来两国关系走势的改变,相比以前,中美之间影响两国关系走向的不确定因素明显增加。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