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国安法】关键人物动向“微妙” 香港反对派何去何从

撰写:
撰写:

中国“港版国安法”立法正在紧锣密鼓推进过程中,预计很快就将通过并生效。普遍认为,该法出台后将对香港局势影响深远,始于2019年3月的“修例风波”或将因此终结,因为其间频频发生的涉嫌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恐怖活动、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等四类行为将被视为违法,并将得到迅速裁决和惩罚。

事实上,“港版国安法”尚在酝酿之中,已经在香港引起了强烈反应。建制派自然是乐见其成,反对派则比较悲观,被视为反对派领袖人物的李柱铭、黎智英、陈方安生、黄之锋等人各有姿态,展现了香港反对派阵营出现了剧烈分化。

在“港版国安法”出台后,香港建制派会否“一统天下”,激进暴力现象能否禁绝,反对派会否重走“温和路线”?这些问题的答案很大程度上将会出自近一段时期的各方演变,而其中的关键人物的动向尤其值得留意。

反对派关键人物的动向

2020年5月中国“两会”期间,中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拟订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草案)》,正式确认并公开正在制定“港版国安法”。在此之前,也仅有“香港01”等少数媒体提前一天左右知晓并透露了相关信息。

值得一提的是在4月18日,香港警方突然启动追查2019年3月“修例风波”中的非法游行活动,以涉嫌组织及参与未经批准集结以及公告未经批准的游行为名,兵分多路拘捕15人,包括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香港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立法会前议员李卓人和梁国雄等。

此次逮捕行动之后,三次试图修改保释条件以便于离开香港的黎智英始终不得离港半步。目前仍然不知黎智英是否曾经牵扯“港版国安法”所列明的四类违法行为,如果确实存在相关违法行为并因此被追查起诉,黎智英身在香港显然将有助于案件的推进与落实。

而如果中国相关部门有意在“港版国安法”出台前困住黎智英,并在事后以该法对他进行审判,则又说明黎智英等香港反对派关键人物早已引起中国国安方面的注意,而且已经提前布局。

近期还有其他一些被认为与黎智英政治倾向相近的政治人物受到关注。6月26日,香港前政务司长陈方安生发表声明宣布退出政坛,并称“盼望年轻人对前途保持希望,以守法与和平的方式,继续守护这个城市的核心价值”。6月28日,曾经提出“香港城邦论”的“香港复兴会”主席陈云根也宣布退出香港政坛,同时批评香港反对派和“港独”称,“若将香港的命运交给了那类人,是将香港推入国际政治斗争的黑洞”,并指自己2016年立法会选举、主张“永续基本法”议程失败之后已经宣布退出,当日是自己在香港最后一次的政治行动。

比他们年轻许多的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似乎仍然立场坚定。他在6月26日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我很可能是新法的首要目标”,并呼吁“全世界与香港站在一起,敦促收回这项‘邪恶’的法律”。另外,黄之锋还被拍到在街头派发传单,只是无人理会。

不过,像黄之锋这般立场坚定并且仍然敢于表达政见的反对派似乎已经不多。据报道,“港版国安法”的消息传出后,有船主透露频频收到偷渡去台湾的咨询电话,而海路已成为偷渡的主要途径。有港媒记者调查发现,目前西贡、香港仔、筲箕湾码头已经成为偷渡上船的热点地带,偷渡者到达公海再由驳船载往台湾。即使风险高但需求大,“潜逃费”已由月前数万港元升高至50万到100万港元(1港元约合0.1290美元)不等。

港媒《大公报》在6月24日发表的评论称,“面对这样的形势,反对派如果坚持‘揽炒’路线,坚持与中央为敌、反对国安法,将很大机会被DQ(取消资格),这些政客不能参选没有议席,将失去所有价值,就如林卓廷、许智峯、邝俊宇之流不做议员还有什么技能?不能‘入闸’意味着他们政治生命正式完结。”

香港开始“起变化”

大陆媒体《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在6月28日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表示,“国安法还在审议过程中,但它已经在香港产生了影响,对卖港卖国势力形成了震慑。”“‘港版国安法’将对香港局势产生根本的影响”,“香港的变化已然开始”。

其实,还有一位香港反对派关键人物——李柱铭在近期受到舆论的关注。美国《纽约时报》在6月23日发表了一篇长文《夹在北京与激进派之间的香港“民主之父”》,将这位曾经在香港社会拥有较多声望的泛民元老推向了前台。

李柱铭在受采访时表示,“‘揽炒’哲学很幼稚”,“提倡揽炒的人,他们一无所知”,“不要愚蠢地说,‘好吧,你们甩手走了,我们也走人’”,“这是落入了他们的圈套”。

这些说法无疑表达了李柱铭不同于扬言“揽炒”激进人士的态度。不过,如果通读《纽约时报》报道全文可以发现,文章的整体内容是以叙述和评论为主,对李柱铭原话的引用很少,不排除对他的原话有过摘选与改动。

因此有分析认为,这篇报道的重点不在于李柱铭当时接受采访时的具体讲话内容,而是展现了李柱铭本人在香港所扮演的角色。他与黎智英、黄之锋,以及在“修例风波”中活跃于街头巷尾的“揽炒派”相比,既有共识也有分歧。李柱铭同样支持在香港争取更多的“自由”与“民主”,而且长期未曾反对“修例风波”里的激进行动,不过其自始至终对外展现的姿态确实相对“温和”一些。

不出意外的话,“港版国安法”的出台将成为香港前途的一个转折点,不过在转折之后,香港局势将会呈现的景观仍然不够明晰。一方面,“港独”声势应该会明显降温,激进暴力行为可能会越来越少,香港局势将会趋于稳定;另一方面,反对派料将经历一个分化重组的过程,其中的“温和派”能否重整旗鼓与建制派分庭抗礼,是否会以一种“柔性”的方式推进“港独”议程,还是接受中国中央政府对“一国两制”的定义,并聚焦于香港市民的民生福祉,都还需要继续观察。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