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地方大员公开检讨 北京高层或已过问农村改造

撰写:
撰写:

新冠疫情冲击下,中共高层竭力稳就业保民生之时,中国东部省份山东正在推行的一项农村改造运动“合村并居”在网络上触发极大舆论争议。北京时间6月27日,山东省“一把手”刘家义率领该省一众官员开会“检讨”,称要就该问题“向习近平总书记、向党中央、向全省人民交上一份合格答卷。”

据中共山东省委机关报《大众日报》报道,刘家义在该次山东省主要班底均出席的会议上“交底”:总体上看,我省建设美丽宜居乡村工作,方向是正确的,政策是妥当的……绝大多数群众是满意的。但也要清醒地看到,我们的工作还有很多差距……征求群众意愿不充分,侵害群众利益问题仍然存在……

随后,这项农村改造运动得到明确处置:对已经拆迁尚未搬入新居的,要让群众早日入住……对正在实施的,要深入听取群众意见,把政策讲清楚,取得一致共识。对正在实施但群众意见较大的、正在研究准备实施的、以及已经研究尚未实施的,先一律暂停,进行重新甄别。

《大众日报》在该次会议的报道中虽然全文并无一处提及“合村并居”,但该话题在民间引起极大舆论声浪之时,刘家义召集山东省政法系之外的几乎全部官员专门开会谈农村问题,显然不是无的放矢。而且,关于该次会议,报道特意提及山东省济南市、青岛市的主要领导参加。此前,两地在该项政策中面临的舆论压力甚大。

根据中国媒体调查报道以及社交平台上的话题讨论,包括济南、青岛在内的山东诸地在推行合村并居运动中,出现强拆农村住房、赔偿款过低、先拆后建模式造成大量村民无法安置、当地向抵制合村并居的农户断水断电以及威胁恐吓等手段,甚至试图利用普通村民的知识匮乏“骗”他们签字画押,定下“卖身契”。

从事中国农村方向研究的学者贺雪峰、温铁军等也纷纷借助媒体发声,指出该项政策在推行过程中的诸多不合时宜及不合理之处。网上更有声音指山东官方力推的这项农村改造运动可能会造成大量村民搬迁致贫。

民意反弹使得疫情之下的山东省面临的挑战并不仅仅是中国网络上对其的指责与争议,事实上,山东正在推行的这项农村改造运动正是奉行中国政府以及中共决策层的“精神”。不仅是当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向外界展示的“三农”情怀,更重要的是对于依赖工农阶层建立政权的中共来说,“农”的问题是维护巩固其执政合法性最有力的政基之一。而中国自古坚持“以农为本”的执政思想深刻影响着历代的统治者,因此,农业农村农民问题在中国从来都是一个事关国本的政治问题。这是中共历代领导人挂心农村问题却又忌惮农村改革的原因之一。

不过对于擘画中国梦的习近平及其执政团队来说,解决复杂棘手的农村问题是一项不可绕过的政治任务。早在习近平上台后表明其改革意志的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上,深化农村改革就被纳入全面深化中国改革的大框架之内,当时提出要形成城乡一体的工农城乡关系,4年后的中共十九大上,习近平首次提出“乡村振兴”方案并在次年出台具体文件《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以期重新规划中国广袤的农村腹地及其5.6亿人口的生存发展问题,其中提及的就有“农村居民点迁建和村庄撤并”。

而山东省此次领先推行的合村并居正是中共授意下的一个样板。在上述提到的那场会议中,刘家义称,“总书记要求山东发挥农业大省优势,扛起农业大省责任,打造乡村振兴的齐鲁样板,这是对我们的巨大信任和鼓舞,也是交给我们的一项重大政治任务。”

但是当山东刚刚展开这场“示范”运动,就暴露出不小的问题使得该项中央政策面临极大的社会争议。虽然中国官方未有对山东合村并居运动的指示,但刘家义敢于在这样的时刻出面定调“方向是正确的,政策是妥当的”恐怕不是一个地方大员敢如此肯定作出的表态。结合其在会议上的讲话,不排除该案已经进入中南海视野。

事实上在此次会议前的6 月中旬,中国网络舆论沸腾之时,山东省政府也曾专门召开发布会回应对该政策的争议,当时山东省政府否认下派指标任务,大规模的大拆大建,以及运用土地增减挂钩政策增加地方财政收入等质疑,只说在具体实施中,存在个别项目作风不细致等问题,并没有对该项政策本身作出确切表态。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