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谈国是:变形疑云后 三峡大坝再入风暴眼

撰写:
撰写:

围绕着中国世纪工程——三峡大坝的争论从未停止过。连日来,受到强降雨影响,中国已经全面进入汛期。针对中国西南及长江流域水灾肆虐,多地灾情严重的现象,6月29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首度对水灾作出指示,要坚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据称,三峡库区水位已超出防洪限制水位数米。由此,三峡大坝的安全性再成为外界关注焦点。

台湾电视“财经名嘴”黄世聪6月22日在节目中称,三峡大坝有溃堤风险。

他表示,“三峡大坝最怕的就是上下游同时淹水。一旦溃堤,第一时间,它的水位会从高147米往下串流下去,用100公里的时速往下冲,往下冲冲到宜昌市,宜昌市是三峡大坝下面最大的一个城市,大概过几个小时之后宜昌市全市泡在水里面。5个小时时候,宜昌市会泡在水面20米以下,完全看不到天日。”

受长江中上游强降雨影响,进入三峡水库的水量持续增多。为腾出一定库容迎接近期可能到来的洪水,三峡枢纽于6月29日开启两个泄洪孔,加大下泄流量。(新华社)

黄世聪的上述长篇大论引发网友调侃。事实上,三峡大坝作为一项中国国家级重点工程,据报在设计之初就着重考虑了安全性问题。三峡的坝体采用了坚固程度最高的混凝土重力坝坝型,并采用分段浇筑施工。这种设计意味着,即使坝体被炸开一个口子,也不会造成全线的溃坝。

而从技术层面看,三峡工程从构想到1993年正式开工,前后跨越数十年,期间经过了充分的科学论证,决策层颇为谨慎。为了积累前期经验教训,中国甚至先期建设了葛洲坝水利枢纽。因此,在项目可行性上来看,三峡建设项目并非单纯政治化的“好大喜功”。

提及三峡大坝,就不可避免地要提及中国国务院前总理李鹏。

当年力主长江三峡项目建设的李鹏在晚年的回忆录《众志绘宏图:李鹏三峡日记》中对自己所扮演角色的评价:“三峡工程的兴建和取得的成绩与经验,应归功于参加三峡工程设计、施工、监理和管理的全体建设者,归功于支持和关心三峡工程的全国人民以及外国朋友们。三峡工程是中国人民的杰作。我只是在三峡工程的论证、决策和实施的过程中做了自己应做的工作,尽了自己应尽的责任。”

三峡大坝全长2.3公里,这座用1,800万立方米混凝土浇筑而成的大坝坝顶海拔高程185米,大坝实际浇筑最大高度为181米。正常蓄水后的三峡水库库容为393亿立方米,坝上坝下有110多米落差。按照设计,三峡大坝必须抵挡万年一遇的长江洪水。汛期三峡水库主要通过三种方式发挥防洪作用。一是拦洪,确保下游河道行洪安全;二是削峰,当长江下游防汛形势紧张时,通过三峡水库蓄洪,将上游来的很大洪峰削减,减少水库出库流量并均匀下泄;三是错峰,在下游洪水较大时,科学调度水库,防止上游洪峰与下游洪峰相遭遇,减少下游防洪压力。

在发电和航运领域,三峡大坝也“功不可没”。

但三峡大坝也有其“过”。公开资料显示,自其建成后数十年内,长江中下游仍时有洪涝灾害发生。而其工程建设过程中的腐败行为更是令人无法容忍。公开资料显示,2003年,中国官方宣布查处贪污资金已有4,000多万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大部分都是挪用或者侵占移民款。2007年6月底,中国审计署公布了三峡工程审计结果,因结算管理和合同管理不够严格增加建设成本4.88亿元人民币。

腐败行为往往挑战着人们的心理承受力,由此,自中共十八大后,中共高层不断加大反腐力度,且持续至今。在过去的一周,外界纷纷再猜测——中国政坛或将再有“老虎”落马。日前,消息传出中国军方的审计机关正在对已经离任3年多的解放军原海军司令员吴胜利进行经济责任审计,令舆论哗然。

对此,多维新闻在《中共审计原海军司令员吴胜利时机蹊跷》一文中分析指,事实上,中共对离任或拟离任高官进行经济审计(包括先审后离和先离后审),对其任内所在部门、单位财务收支的真实性、合法性、效益性,有关经济活动所承担的经济责任等进行履职情况审计以做出评价,近年已较为普遍且常规,并不意味着当事人的确有“问题”而审计。

中国军方在加强队伍廉政管理的同时,也在不断推进军事改革。在过去的一周,中国官方透露,由中共中央印发的《关于调整预备役部队领导体制的决定》提到,中国预备役部队将从7月1日起被全面纳入军队领导指挥体系,由现行军地(军队和地方)双重领导,调整为中共中央、中央军委集中统一领导。

针对上述动态,6月29日,中共政治局召开会议强调,“要毫不动摇坚持中共对军队绝对领导,全面深入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持续深化政治整训,做到绝对忠诚、绝对纯洁、绝对可靠。”

在军改过程中,中国官方也不断注重提升军队实战能力。6月28日,中国中央军委机关报《解放军报》在官方微博上发布解放军驻港部队狙击手在香港进行实战演练画面。官方称,该实战演练主要目的是锻炼队员在实战环境下,迅速捕捉目标,以及精准命中目标的能力。

正值外界围绕“港版国安法”的争议持续发酵之际,解放军驻港部队的上述举动被指意在向外界释放强硬信号。而面对美国官员对香港事务的频繁干预的做法,中国外交部6月29日回应,“针对美方上述错误行径,中方决定,对在涉港问题上表现恶劣的美方人员实施签证限制。”

6月26日,美国政府宣布,将对参与削弱香港自治的现任及前任中共官员实施签证限制,但声明未提及具体人名,以及他们将面临何种美国签证限制。而后,美国国防部称已拟定可以施加新制裁的中国大公司名单。这份名单包含20家中国公司。美方指认上述20家公司“属于或处于中国人民解放军控制之下”。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办公室曾回应称,“关于美方无端打压中国企业的问题,中方已多次表明立场。愿再次强调,美方一再泛化国家安全概念,滥用国家力量,打压特定中国企业违背了美方一贯标榜的市场经济原则,中方对此坚决反对。”

维护国家安全本无可厚非,但将国家安全放在迫害妄想症的世界里,则显得有些滑稽。在过去的一周,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内窃听装置首被曝光,揭开了澳大利亚对华谍报攻势的诸多内情。6月29日,《环球时报》报道,澳大利亚情报安全部门主要通过向中国内地和香港特区派遣间谍人员,进行策反发展和情报搜集活动。澳大利亚情报安全部门在驻华大使馆设立了北京情报站,这个情报站是东亚地区最高级别的中心站,不但负责管理在华情报活动,还管辖澳大利亚在日本、韩国、蒙古国等地的情报活动。

此外,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建筑内部就曾被澳大利亚方安装了大量窃听器材,包括当时最先进的拾震式窃听器和高频、低频电磁感应式窃听装置,几乎覆盖了每层楼板,甚至连使馆储藏室也未能幸免,以至于中国政府只能在澳大利亚重建大使馆。

中国外交部强调,中方希望澳大利亚有关政客、有关机构和有关媒体,能够有一个健康的心态来看待中国,这有利于中澳关系健康稳定发展,也有利于他们自己的身心健康。

而澳大利亚的确在对华心态已产生严重扭曲。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工党上议院议员肖凯·莫泽尔曼(Shaoquett Moselmane)因称赞中国政府在防控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上的成果,而被指与中国“私通”。6月26日,莫泽尔曼位于悉尼的住宅突遭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和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ASIO)搜查。

事实上,莫泽尔曼只是说出了客观事实。正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回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时所指,“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中美展现的是两种不同的抗疫方式:一种是‘生命至上’,上到108岁的老人,下至出生仅30个小时的婴儿,我们都全力救治,中国抗疫效果显而易见。另一种是‘政治私利至上’,为此不惜淡化疫情,不讲科学,甚至甩锅推责,从而导致疫情大暴发,人民生命健康受到极大侵害,经济陷入衰退,引发社会动荡。根据2020年5月美国媒体有关统计数据,美国31个州超过三分之一的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来自养老院。”

在过去的一周,中国前总理温家宝再次“现身”,其为兰州大学地质科学与矿产资源学院所题写的院训也被曝光:“大道无垠,精诚致远”。这八个字彰显了温家宝希望母校学生在象牙塔里追求真理以及努力学习的期盼。但对于有些学子来讲,想要通过公平的高考这一途径进入理想中的象牙塔远非仅靠自身的努力就能实现。

在过去的一周,中国教育界的腐败乱象被深挖,前有官二代篡改学籍上名校,后有山东济宁农家女苟晶遭人顶替名落孙山。截至目前,山东官方已对相关案件的40余名责任人进行了处理。真相大白于天下,但被顶替者的人生却是不可逆。如何加强惩戒力度,以儆效尤,值得深思。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