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思录:北京收权“第三支武装”意味着什么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习近平在福建任职期间,长期担任预备役部队职务,2014年曾重返曾任第一政委的福建预备役高炮师视察。图为1997年11月,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福建陆军预备役高炮师第一政委习近平体验某型高炮炮手训练。(福建日报)

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上台后,其早年在福建任职时的一张戎装照曾在官方媒体广泛传播。照片拍摄于1997年11月,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福建陆军预备役高炮师第一政委的习近平迷彩帽反扣在头顶,蹲守在高射炮前进行炮手训练……

事实上,曾以现役军人身份担任中国原国防部长耿飚秘书的习近平从政于福建时多兼任军队和国防相关职务,其中之一便是在担任福建省委副书记、代省长和省长期间,兼任福建某预备役高炮师第一政委长达7年。

习近平的经历透露了中国在200多万现役部队和120万武警部队之外,第三支很少被注意到的“预备役部队”。中国官方从来没有披露过这支武装力量的具体规模,人们对这支亦军亦民力量的存在和使命的了解也并不十分完整。外界猜想其现有规模可能在100万人左右——事实上,早前外界按照中国《兵役法》对预备役士兵和军官的规定,一度认为中国预备役部队数量在数千万人规模。

2014年习近平南下福建视察,曾再度到访这支预备役部队。彼时,中国官方媒体披露了不少有关预备役部队的细节。当时的媒体报道称,“该师虽不是现役作战部队,却常年担负着东南沿海一线要地防空作战任务;虽不是全训部队,却多次在与现役部队同台的军事比武中摘金夺银。近年来,该师所有建制团、营、连均按战时编制进行全员、全装实弹射击演练,有力提高部队全天候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的能力。”

同时,该消息也披露了百万人的预备役部队是如何受到地方政府的辖制的——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同时兼任预备役高炮师第一政委,这事实上印证了中国预备役部队的“双重领导体制”,习近平当时以地方党政官员身份兼任乃是通例。

然而,从2020年7月1日开始,作为2015年解放军最大规模军改的组成部分,预备役部队的指挥体系将从军地双重领导转变为军队领导指挥体系,“党中央、中央军委集中统一领导”。这也意味着,未来这支武装力量将在指挥体系上完全脱离地方政府,而服从中央军委的垂直领导。

其实,自2015年军改以来,除现役海陆空等既有军兵种部队外,中央军委已连续直接接手了中央军委联勤保障部队、武警部队和预备役部队。其中,中央军委联勤保障部队由原解放军总后勤部武汉后方基地和各大军区联勤部抽调重新组建完成,2016年9月正式成军,下辖武汉联勤保障基地和无锡、桂林、西宁、沈阳、郑州五个联勤保障中心。武警部队自2018年1月1日零时起由中共中央、中央军委集中统一领导,实行中央军委—武警部队—部队领导指挥体制,归中央军委建制,不再列国务院序列,地方各级党委、政府及各级公安部门无权调动武警部队。

中国国防部新闻发言人7月1日在回应预备役部队领导体制的调整时表示,“坚持和完善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制度,完善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的体制机制”,“确保实现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按照军是军、警是警、民是民的原则(所以进行调整)”。事实上,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在6月29日的一次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亦重申军委主席负责制,确保党对军队绝对领导。

此后,尽管预备役部队领导权归中央军委后地方仍有协助、配合和支持的责任,但是可以想象未来地方党政官员恐怕不会再以兼任预备役部队领导职务的形式继续介入预备役部队的作训和政治事务,兼任“第一政委”的形式或将终结。

而对于预备役部队来说,正如中国国防部发言人所表明,预备役部队首先战争动员效率可能更高,能够在更多的时间集合后备力量协助现役部队遂行军事任务,尤其是在地方,比如在至今仍在恶化的中印边境对峙事件中。预备役部队是中国政府在1980年代重建的,一方面为了节约高额的常备军军费开支,另一方面则又需要仿照外军经验,在一旦外部危险的情况下快速进行战争动员,提供雄厚的后备力量支援。

其次,适应现代战争形态和对“大陆军主义”的修正,预备役部队也将对应调整各军兵种力量编成,扩充海军、空军、火箭军等的地方力量,这其中陆军预备役部队也必然首当其冲受到压缩。

可以想见,未来预备役部队从员额登记、管理和例行训练、遂行军事甚至作战任务等由受中央军委国防动员部领导的地方军区负责,仿照现役部队脱离与地方的依赖和领导关系。这将大大强化中央对以百万计的后备役部队的直接掌控和动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