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国安法】条文解读:再有大动乱 武警或可跨过深圳湾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作为《基本法》之后最重要的涉港法案,港版国安法的开创性和特殊性不言而喻。从中既能看出北京对过去数年香港情况的“愤怒”,也能看到中南海试图努力保持“一国”与“两制”,自由与安全两种价值平衡的努力。该法条出台后,有人断言“一国两制已死”,有人说这是香港繁荣稳定的压舱石,众说不休,我们又当如何解读和认识这部港版国安法?

+2

港版国安法的快速出台并立刻生效的操作手法,无疑是汇聚在香港的各种矛盾爆发并激化后,中央政府被倒逼出强硬姿态的最直接展现。

虽然它仍然依循了“一国两制”的宪制框架,最大程度地保证了香港的自治权利与自由,但是从法案内容可以看出,2019年爆发的严重骚乱是这部法案出台的直接原因,很多条款都针对骚乱中暴露出来的问题制定,有强烈的针对性。

比如,港版国安法第十六条中有,“警务处维护国家安全部门可以从香港特别行政区以外聘请合格的专门人员和技术人员,协助执行维护国家安全相关任务。”这样的法规表述,等于是中央政府在国安公署之外,打通了内地人员在香港执法的另一通道。

这条内容也被联想到2019年8月期间,香港反修例运动升级、质变为街头暴力甚至发生袭警现象时,与香港一河之隔的深圳湾的武警集结。

2019年8月11日,因为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香港深水埗、尖沙咀、铜锣湾、葵涌、太古等地再次爆发大规模的示威。公开信息显示,当晚的示威中九龙及新界区至少5间警署再被包围,示威者非法堵路、肆意纵火、向警署投掷汽油弹导致值勤警员严重烧伤。引发官方忧虑的是,示威者的武器一再升级,首次动用大杀伤力、仿制美军M320榴弹发射器的气枪。

及至第二天的8月12日,过千名游行示威者聚集到机场,人潮迫满一号客运大楼接机和离港大堂,阻止乘客入闸、争执推撞迭起,香港机场全面瘫痪。作为国际都市和交通枢纽的香港,罕见地以如此不开放、不友好的姿态展现于世界面前。

同一时间,与香港距离只有7公里的深圳湾体育中心被发现数千名武警的身影。几个月过后,情况并没有改变,反而在体育中心出现了大量运兵车、营房、训练营。武警刚出现在深圳湾时,舆论极为关注并纷纷与香港当时的态势相联系。而中国官方媒体似乎也并不否认舆论的猜测。

当时具有官方背景的《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称,“毫无疑问,这是国家对香港暴力分子的严正警告。”更加关键的是,央视8月12日转载武警部队装甲车辆在深圳行进画面时,不仅称“武警车队集结深圳的画面在网络曝光”,亦引述特别提醒武警部队“维稳处突”职责。

这些信号无不显示,北京当时已经做好了随时出动武警部队应对香港示威性质生变、突然恶化的准备。

+10
+9
+8

不过,出于对“一国两制”“港人治港”的尊重,北京一直希望香港的事务由香港自己解决,从武警驻扎深圳湾只显威慑力,却一直并未有实际行动也可以看出中央政府的这种态度。不过也要认识到,截港街头运动的性质一旦发生改变中央亦不会袖手旁观。

“切不要以为香港的事情全由香港人来管,中央一点都不管……但是如果变成行动,要把香港变成一个在“民主”的幌子下反对大陆的基地,怎么办?那就非干预不行。”33年前(1987年4月16日),中共前领导人邓小平会见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时预见性的讲话,在33年后以港版国安法的形式确立。

这意味着,北京不会如一些人设想的那样,因为“两制”就坐视香港失控。如果再发生诸如反修例风波那般,从街头运动演变为暴力游行甚至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香港政府又无力自己解决的话,中央很有可能依据港版国安法,派出武警乃至其他必要的人员维持香港社会的正常运转,虽然这是一种万不得已之下的小概率事件。

至于为何是武警而不是驻港解放军?因为驻港部队的职责主要对外不对内,倘要处理香港内部的激烈示威活动,中央出动武警比驻军可能更具正当性,另外,以武警介入地区恐怖主义,过往有迹可寻。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