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考大不易 唐代清寒士人的艰辛科举之路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由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中国大陆的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高考)延期一个月,改至7月7日举行。不过高考前夕,却传出山东省自1999年至2006年间竟有240余起农民子女被冒名顶替上大学的事件,引起舆论挞伐。同样的,在科举制度刚建立不久的唐代,家境清寒的士人子弟要考上科举可是相当不容易。

因新冠肺炎疫情而延后举行的高考即将到来,近期却传出中国山东省过去竟有240余起农民子女被冒名顶替上大学的事件,引起舆论挞伐。(Reuters)

唐代科举为何重进士科

诞生于隋朝,并在唐代进一步发展的科举制度,是中国持续时间最久、影响范围最广的人才选拔。不同于汉代以品德取人的察举制(贤良方正、孝子廉吏为主)、魏晋南北朝看重门第出身的九品中正制(又称九品官人法),科举制度以考试为主、荐举为辅,更为客观。唐代科举考试分为常举与制举,常举为常年按制度举行的考试,制举则是因皇帝需要临时下诏举行,性质类似清代不定期加开的“恩科”。常举主要有:秀才、明经、进士、明法、明书与明算六科。

唐初时,秀才高于明经、进士科之上,但要求举人经通时事又要引经据典、提出治国方略,对当时士人来说难度相当高,加上部分文人醉心于词藻,应试者稀,遂于唐高宗永徽二年(651)被废。明经科考试内容主要测验对经典的记忆,不仅要背诵还要熟悉儒家等思想经典,因此以经学传家的世家子弟较有优势;而进士科的考试则较为灵活,考“时务策”,策文内容有礼制、刑律、诉讼、治国等问题,让求才的朝廷与参加考试的考生彼此都有相当大的发挥空间。

武则天主政其间,为打击以李唐皇室为代表的关陇集团,扶持不少寒门进士以巩固统治。(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由于隋唐两代皇室都是出自北朝西魏、籍贯为在关中盆地与陇西一带的胡汉融合世族,已故历史学家陈寅恪(1890—1969年)将其称作“关陇集团”。在武则天(624-705年)主政其间,为打击握有庞大政治权力、以李唐皇室为代表的关陇集团,她加开制举还扶持不少寒门进士,陈寅恪研究“及武后柄政,大崇文章之选,破格用人,于是进士之科为全国干进者竞趋之鹄的”。武则天在位时提拔张柬之(625-706年)、宋璟(663-737年)等进士出身的寒门士人出任秋官侍郎(刑部侍郎)、御史中丞等朝廷要职,以此排除旧势力。而在武则天之后,唐代科举考试以进士为尊,宰相多是进士出身。

寒门出头天

相较于世家大族,一般人家要考科举可谓艰辛万分。然而只要考上,“进士者,谓可进而授之爵禄也”,就能让家族的社会经济地位立刻翻身,便吸引不少贫困的寒门子弟应试。如诗人元稹(779-831年)在《同州刺史谢上表》曾写道:“臣八岁丧父,家贫无业。母兄乞丐以供资养。衣不布体,食不充肠”,可见在金榜题名前,寒门考生本人与其家庭生活有多艰难。

唐代知名诗人元稹在考取功名前,家庭生活相当困苦。(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考生在应举过程中的所有开销费用称为“举资”。除了衣食花费外,穷人家如果买不起马、驴,那只能徒步去考试,到京城考试路途遥远,花费的交通时间少则十天半个月,多则数月以上,途中经过渡口还要缴纳一定的“僦船之资”。学者估算,考生抵达京城到考试放榜,至少会停留四个月,其间的寓居、衣食、蜡烛、煤炭、书籍文具等“举资”总和相当惊人,更不用说为了有朝金榜题名在京城长居的文人了。《太平广记》曾载,将领刑君牙(728-798年)与一名久居长安的考生张汾聊天,其间张提到:“在京应举,每年当用二千贯文,皆出往还”,张汾表示待在京城,钱都花在人际往来上。由于唐代科举的干投行卷之风盛行,士子在应试之前都会把得意之作投献名士,以求荣誉,但也需要花费不少银钱打点关系。以唐肃宗上元元年(760)关中的物价来说,一斗米要价7,000钱(7贯),2,000贯钱可买米285斗,相当于一个人6年半的粮食消耗量,但在京城仅仅只够生活一年。

由于唐代妇女的社会地位取决于丈夫儿子是否能封妻荫子,如果另一半与儿子的官位品秩越高,那么女性的社会地位也会相应提升。为支持丈夫或儿子应考,妇女也要背负相当大的经济压力,许多女性长年与另一半、儿子天各一方。专载唐代科举的笔记小说《唐摭言》曾记载一位在京城考科举三十年的考生公乘亿,因久居京城与妻阔别多年,相遇时差点认不出彼此:

公乘亿,魏人也,以辞赋著名。咸通十三年(872),垂三十举矣。尝大病,乡人误传已死,其妻自河北来迎丧。会亿送客至坡下,遇其妻。始,夫妻阔别积十余岁,亿时在马上见一妇人,粗衰跨驴,依稀与妻类,因睨之不已;妻亦如是。乃令人诘之,果亿也。亿与之相持而泣,路人皆异之。后旬日,登第矣。

由于公乘亿被误传因病亡故,在河北道的妻子得知消息赶至京城奔丧,路上巧遇丈夫,但多年未见夫妻都认不得对方。

因为唐代婚事重财物,女子出嫁大多都能获得丰厚的嫁妆,这些嫁妆都属于妇女的私有物,《唐律》对女性的财产权继承有相当清楚的规定,因此妇女的财产多半成为男性赴京考试的经济基础。更有男子依赖妻族财力支持,安心考科举,记录唐代社会风气的笔记小说《玉泉子》曾记载,士人赵琮在尚未考取进士以前,曾长期随妻居于岳父家。

无论古今,小老百姓都只能适应制度,并从中想办法翻身、改变社会阶级。不管是古代的科举还是现代的升学、公务人员考试,都是为选拔人才而设置的制度,进而让社会产生上下的阶级流动。但制度设计从来就不是完美的,在各种利欲熏心和投机心态下,总让考试产生许多弊端。希望与科技辅助下,维持考试的公平性、降低弊案发生率,以保障每位考生都有公平应试的权益。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