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不是强力机构官员 郑雁雄掌国安公署背后的政治考量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政府驻港“第四机构”国安公署负责人人选于7月3日水落石出。据中国官媒新华社报道,曾解决“乌坎事件”的中共广东省委常委郑雁雄任国安公署署长一职;现任中国公安部驻香港中联办警务联络部部长李江舟及另一名中共官员孙青野担任国安公署副署长一职。同时中国官方还公布中联办主任骆惠宁将兼任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国家安全事务顾问一职。

这一轮中共涉港官员任命是“港版国安法”6月30日正式公布后的具体落地措施,人事调整背后也透露出多个信号,折射中国政府治港思路。

2020年7月3日,郑雁雄(前排右三)被任命为香港国安公署署长。(微博@广东粤剧院)

首先,骆惠宁兼任香港国安委事务顾问的任命凸显北京希望国安事务可以在中央和港府之间“无缝连接”的目标,体现了北京方面对于香港国安委的重视。

香港国安委是负责香港国安事务的主要机构,根据“港版国安法”规定由行政长官担任主席,成员包括政务司长、财政司长、律政司长、保安局局长及警务处处长等,要接受中央的监督和问责。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则由中央政府指派,就香港国安委履行职责相关事务提供意见,国安事务顾问列席香港国安委会议。

此前有猜测分析国安事务顾问一职或由“国安公署”负责人担任。但是出人意料是由级别更高的中联办主任担任,可从中看出北京希望香港国安委能够通过骆惠宁,与中国中央政府起到密切沟通的目的,凸显对于香港国安委这一机构的高度重视。

其次,执掌“国安公署”人选郑雁雄,此前并不在外界猜测名单中。但是从郑雁雄的履历,能够看出中国决策者们对于国安公署这个机构的定位。

郑雁雄的广东人身份以及长期在广东执政的经历,相比内地一些官员,他对于香港问题比较清楚,也曾在过去数年多次与中联办、港府官员有接触。例如2020年1月骆惠宁刚赴港时,即前往广东与广东省委官员见面,当时郑雁雄就出现在现场。

从郑雁雄的履历开看,1963年出生的郑雁雄于1992年正式进入政坛,从宣传领域做起,后长期在汕尾执政,在任职汕尾市委书记期间,处理过乌坎村群体性事件。在2013年跃升副省部级干部后,又长期处理宣传、政策研究工作。可以说是一个标准的广东政治干部。他的宣传经验、处理“乌坎事件”时候表现出的政治经验,以及长期从事政策研究的履历,都成为他执掌国安公署的“底气”。

郑雁雄作为一名副省部级官员,也印证了国安公署“副部级”的级别。

多维新闻此前在《【港版国安法】北京将设立驻港第四机构国安公署权力几何》曾分析,目前中国中央政府驻港四大机构中,除解放军外,在机构类型上,中联办是国务院派出机构,是正部级部门。而外交公署的级别较低,是外交部派出机构,系副部级部门。因此,国安公署可参照外交公署,由主责香港国安的中央部门派驻,为副部级部门,代表中央在香港行使国安职权。

郑雁雄(左)于2011年在广东省汕尾市任职时的活动合影。(泰国华人青年商会官网)

然后,值得注意的是,郑雁雄的任命打破了外界此前推测国安公署“掌门人”会从公安、国安等国家强力机构选任的可能。分别来自公安、国安的李江舟和孙青野任副署长,则证明国安公署由“政治干部担任正职+业务干部兼任副职”构成。

北京选派郑雁雄这样一名政治干部执掌国安公署的考量,在于“港版国安法”赋予这个机构、这个职位极大的权力,同时香港问题的解决也不能简单依靠强力手段,而是需要一个懂得政治的干部“长袖善舞”,懂得何时强硬何时怀柔,清楚“香港国安无小事”这一句话的现实性和重要性。

尽管设置了国安公署,但是北京并不想向香港人释放过度强硬的信号,这是中共选拔夏宝龙、骆惠宁两名曾经的地方高官负责香港事务的原因,也是郑雁雄这种“政治干部”能够执掌驻港国安公署的理由。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