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国安法】有些事北京无法代劳

撰寫:
撰寫:

导语:作为《基本法》之后最重要的涉港法案,港版国安法的开创性和特殊性不言而喻。从中既能看出北京对过去数年香港情况的“愤怒”,也能看到中南海试图努力保持“一国”与“两制”,自由与安全两种价值平衡的努力。该法条出台后,有人断言“一国两制已死”,有人说这是香港繁荣稳定的压舱石,众说不休,我们又当如何解读和认识这部港版国安法?

港版国安法对香港文教影响正在显现……戳图

港版国安法实施,震动香港乃至全球。中国内地和港区政府认为这是香港由乱到治的“转捩点”,港版国安法将成为最坚实的基石或“防波堤”;而亦有声音认为其将对香港产生巨大冲击,公开反对声音甚至直言它宣告“一国两制”已死,香港已彻底内地化……

平心而论,修例风波可能是香港回归23年以来最危急的时刻,它代表了香港局势达到了某个临界点。在此背景下,措辞严厉却“恩威并施”的港版国安法于6月30日出笼并立即付诸实施,有其必然性。

然而,“一法”能否定局,成为香港社会“定海神针”,同时又不会激起大的社会波动?这要取决于两点:第一,借用北京的一套话术,从北京派驻机构到香港管治团队本身是否有足够的政治觉悟和站位,在大是大非的重要关头“讲政治”,不折不扣地实施港版国安法;第二,负责具体执行港版国安法的各方是否有足够耐心和能力平衡好国家安全和社会活力之间的关系,避免大的社会动乱。

这是问题的“一体两面”。

对于前者,我们知道,香港回归23年以来,与国安相关的香港《基本法》第23条立法迟迟未能实现,个中原因虽然由香港社会本身的特征所决定,但另一方面香港中联办等北京派驻机构的争议角色,以及历届港府本身的能力和姿态问题恐怕也难逃干系。

比如事态演变,至2019年形成声势浩大的修例风波,直接暴露了港府的弱点,导致了北京的出手。在港版国安法制定的消息于2020年中国全国“两会”成为热门时,香港特首林郑月娥甚至一度泪洒记者会现场并坦言处境艰困,“香港特别行政区面临的国家安全局势日趋严峻,而特区行政、立法机关难以在一段可见时间内自行完成维护国家安全有关的立法”。

而更令北京难以容忍和放心的是,在反修例风波中,香港公职人员甚至有参与到抗议运动中,秘密或者公开与警方为敌。这已经不是“政治中立”原则的问题了,所以不能不让北京怀疑香港整个管治团队的政治忠心。对于其中个别人,借用中国大陆官场的一句话,这就有点不讲政治了。

“讲政治”看似空泛,但在大陆政治生活中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核心词”。它意味着“要把扯客观、讲价钱、讲条件、讲困难等推托、拖延之辞,可能导致命令和意图不被执行的情形排除在外,不打折扣地如实执行命令或指示”,所以它又是十分现实和具体的。

此次香港国安法落地,各方能否站在应有的高度去看待这部香港回归23年极其重要的法条,充分意识到其在稳定香港局势的重要性,乃是摆在其面前的政治忠心“大考验”。

人们看到后续香港原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聂德权突然在2020年4月份调任公务员事务局局长,以整顿公务员队伍。人们已经看到香港政府的努力,目前,港府(包括香港警务处)已迅速动作,无缝衔接港版国安法的实施。尤其是在7月1日国安法宣布实施的第二天,香港警方便以涉嫌违反国安法等罪名逮捕300多上街示威者;同时,对香港教育界以及公共图书馆和“黄店”中的涉嫌“港独”文宣的内容则展开清理。

至于北京,港版国安法出笼后,更是应声而动,不仅即时调兵遣将成立中央政府驻港国安公署,由曾经处理过乌坎事件的广东省委常委郑雁雄领衔,而且在驻港公署中扮演重要角色内地公安部、国安部以及其他涉港派驻机构亦同步表态,“坚决配合驻港国家安全公署依法履行职权,坚决支持香港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香港警务处、警务处维护国家安全部门的各项工作,坚决保障香港国安法有效实施,坚决打击外部势力和敌对势力‘反中乱港’的一切图谋”。

对于后者,必须承认“冲击”是肯定存在的,而短时期内内外部的激烈反弹也是必然的。尤其是对于香港普通市民来说,港版国安法所形成的心理威慑都是难以回避的。所以,香港管治团队需要全面、准确去理解“一国两制”在今天的实施重心和港版国安法的北京初衷,既要解决迫在眉睫的动乱风险问题,又要避免用力过猛导致适得其反人心离散,以普通市民心理承受为念探寻真正让香港社会陷入动乱的深层次原因,耐心解释沟通。

北京则亦需要对香港当前的大局转变保持足够的“关怀”,在必要的时候 “恩威并施”,以切实的实惠展现出“怀柔”的诚意来。早前北京曾有意让香港借地大湾区将公屋,以缓解香港本土严重的住房危机。此类直接关注香港底层人群民生的措施其实同样才是北京接下来要强力推动的。唯有如此予香港以可期的未来,方有可能消解香港社会在当前的迷惘、困顿、无力感和被冲击感。

当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香港的社会问题、民意的转变,最根本得还是要香港自己来扮演主要角色,北京不可能事必躬亲,件件为港府代劳。

目前看来,表面上尽管港版国安法遭遇了主要以欧美等西方阵营的激烈反弹,但事实上,港版国安法落锤之前,香港激进反对派已预感到形势的变化——其中想必也包括普通港人“久乱思治”的心理,陆续宣布退出政治。

作为亚洲金融中心,7月2日港版国安法生效第一日,香港市场的反馈颇为抢眼。在南下资金的推高下,恒指当天收报25,124点,大涨697点,涨幅接近2.9%,成交额1,759亿港币(1元港币约合0.13美元)。这从一定意义上反映了人们对国安法事实后香港前途命运的信心,投资者并没有因为国安法落地而发生崩溃。

但是,这不代表港版国安法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让港府高枕而卧,恰恰相反,这正是港府需要为香港“二次回归”出力之开始。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