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岛之争背后的变局 中国进据上风日本处境不妙

撰写:
撰写:

截至2020年7月5日,中国海警已连续83天在钓鱼岛附近海域巡航,刷新在该区域的连续巡航天数。在此期间,日本冲绳县石垣市议会于6月22日通过文案,将钓鱼岛(日本称尖阁诸岛)的行政区划名称从“登野城”变更为“登野城尖阁”。中国自然资源部次日即发布公告,制定中国钓鱼岛所在的东海部分海底地理实体共50处的标准名称。

在钓鱼岛归属的问题上,中日两国的纷争又有升温之势。对于当前的中国,西部与印度的边境纠纷尚未平息,南方遭受美军双航母与战机的连番示威,此时与日本陷入钓鱼岛争端似乎有些不合时宜。

而对于当前日本,也正在国际局势中陷入比较困难的处境,夹在中美两强之间难以准确定位或取舍,与邻国韩国的冲突不断,在钓鱼岛问题上则是已经明显落于下风,如果此时操作不慎导致中日关系横生波折,可能会导致难以收拾的结果。

在地缘政治复杂的东亚区域,中日韩三国关系演变对于该区域,乃至全球局势都会造成举足轻重的影响力,而今似乎正处于一个关键的转折点。

日本的危机与纠结

事实上,日本2012年9月11日对钓鱼岛实行“国有化”后不久,中国就逐渐实现了对钓鱼岛海域的常态化巡航。如2012年驶入20次,2013年52次,此后每年都未低于20次。2020年中国在钓鱼岛问题上的姿态依然强硬,不仅连续83天巡航钓鱼岛,而且在日方对钓鱼岛行政区划改名后立即推出附近海域地理实体标准名称。

以此来看,中国方面对于日本的举动早有预案,而且相比于日本的更名行为,中国对钓鱼岛周边海底实体命名的做法,是一种更为实质性的进展。可以推测,如果日本方面采取某种后续动作,中国很有可能会随之做出强烈反应,进一步强化对钓鱼岛的控制。

+2

进入21世纪第2个10年后,中国国民生产总值(GDP)总量反超日本,并迅速拉开差距。2019年中国GDP约有14.36万亿美元,日本约为5万亿美元,仅占中国的35.4%左右。在这些年里,中国推出“一带一路”、亚投行等规划,遭到美国“亚太再平衡”、贸易战等针对性施压,成为全球瞩目的焦点。与此同时,日本的存在感则迅速降低,在中美博弈的全球性议题中被边缘化。

而且,日本的外交状况也有些麻烦,几乎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日本与邻国中国有钓鱼岛之争,与俄罗斯有北方四岛之争,与韩国有独岛之争,与中国、朝鲜和韩国均未结清历史恩怨。当美国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举起“美国优先”大旗,作为日本外交主轴的美日关系随之动摇,美国驻军的经费、与当地民众关系,以及汽车关税问题,都在考验着日本国内对美日关系的容忍度。

近年日本与韩国之间的争执尤其引人注目。2019年日韩之间发生一次小型“贸易战”,导致两国经贸均受打击。2020年7月,日本明确反对韩国加入七国集团(G7),已在韩国引起激烈反应,甚至有官员怒斥“无耻至极”。就目前来看,对韩外交是日本周边外交最大麻烦之所在。令人不解的是,日本近年对韩国的姿态明显趋于强硬,两国关系陷入了难以转圜的低谷。

另外,日本还面临着一种两难选择。一方面,美国要求日本配合美国对中国的施压,甚至可能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提出的帮助在华日企迁出中国的激励计划中有所动作,也就是可能会暗中施压中日“脱钩”;另一方面,中国市场规模与前景依然可观,与日本产业结构互补性高,并且展示了加强中日经济合作的姿态,对于日本近乎停滞的经济增长形势颇有吸引力。

事实上,中日经济合作,或者说中国方面一直着力推进的中日韩经济合作,是日本正在面临的一个巨大机会。

中国角色凸显

中日关系曾被形容为“政冷经热”,即政治方面关系冷淡僵硬,经济方面互动热络。也可以说,两国之间是既有斗争,又有合作。而中国在斗争、合作两个方面都采取了积极进取的姿态。在钓鱼岛和历史问题上积极斗争、维护本国主权的同时,又积极推进中日经济合作,做大经济发展的蛋糕。

这可以说是一种比较奇怪的景象,因为“合作”与“斗争”本来是难以同时施行的两套方案,而中国同时在这两个领域取得积极进展。

就经济合作方面来说,在不久前的6月29日,中日韩三方通过视频进行的“第八届中日韩运输与物流部长会议”发布了共同宣言,提出“为顺利促进国际物流运输和贸易,在国际机构范围内加强合作”等4项宣言。

2019年12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与韩国总统文在寅飞往中国成都,与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一道参加了“第八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这也是日韩两国领导人在其“贸易战”期间难得坐在一起缓和矛盾、推进合作的一个机会。

+3
+2

以消除关税壁垒,加强贸易、投资、金融、货币交流为目标的中日韩自贸区,已经在磕磕绊绊中走了18年后终于有望落定。如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2020年5月4日催促称,应该加快中日韩自贸谈判,力争年内能够签署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深化经济融合。

整体来看,均在东亚区域且有共同文化氛围的中日韩三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占世界经济的20%至25%,市场广阔、互补性强、潜力巨大,三国高层也都有意推进合作。不过,政治方面的分歧,是三国始终绕不开的障碍。

其中,中国作为东亚地区经济体量最大的国家,逐渐在经济合作领域发挥主导性作用。尽管在韩国部署美国萨德反导系统、钓鱼岛主权归属等问题上的姿态积极且强势,仍然大体维持住了与日韩两国的关系。在未来东亚区域的秩序演变过程中,中国或将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不过,中日韩三国之间的主权与历史方面的问题并不容易解开,这将持续考验三国领导层的智慧。另外,美国作为日韩两国共同的盟国,可以轻易搅局中日韩三国的经济合作与政治和解。事实上,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事件、日本反对韩国加入G7事件,都与美国存在直接联系。在这种情况下,三国如何摒除美国的负面影响,日韩两国是否以及如何在中美之间做出某种平衡或选择,也是不得不慎重对待的难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