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税政策落地 “社会主义”标签下海南自贸港到底什么样?

最后更新日期:
最后更新日期:

“苹果来海南免税店了!国行版全国联保免税便宜了1000+。”“集美们,近期飞三亚,卡地亚、宝格丽可以预定起来了”随着海南离岛旅客免税购物新政策7月1日落地,海南自贸港作为中国目前唯一的自贸港也再次成为舆论的关注点。但是自贸港和自贸区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海南自贸港和全球其他自贸港又有什么异同点?从坊间视角来看,这些都还是不够清晰的问题。

随着中国经济逐步走出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的阴影,一场中南海描绘的新的经济蓝图正在重新启动。6月8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就《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举行专门的新闻发布会。中国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商务部、中国人行、海关总署等6个中央部门以及海南地方政府面向媒体,对“方案”进行全面解读。

发布会上,海南省委书记刘赐贵强调海南自贸港,是全球唯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自贸港,有六方面不允许”,让很多原本就看不懂这张“大蓝图”的观察者们,更加迷惑海南自贸港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3
+2

“社会主义”标签下的政治诉求

在中国政府承诺,为了引入国际资本,海南自贸港进行“六项”重大开放,即提供“贸易自由便利、投资自由便利、跨境资金流动自由便利、人员进出自由便利、运输来往自由便利、数据安全有序流动”的同时,刘赐贵的六不许也给出了管控原则:“不允许危害国家安全、不允许在意识形态方面来破坏社会主义制度、不允许通过货物贸易走私、不允许搞黄赌毒、不允许破坏海南良好的生态环境、不允许在海南自贸港建设过程产生腐败,发生不廉洁的行为。”

可见,在海南自贸港的蓝图中,在经济诉求的背后,中共有着更多的政治性诉求,以及对于全球资本体系变革的计划。

首先在意识形态上,中共对国际资本进行筛选,将想借经济行为进行政治投机“赚大钱”的资本势力排除海南自贸港在外。这跟此前诸如深圳特区以及上海自贸区等面对外来资本,简单“在商言商”不谈政治已经全然不同。

其次在资本盈利模式上,中共同样表达了对国际资本进行筛选的姿态。方案称,海南自贸港将实行中共高层一直强调的“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的原则,而非完全为资本收益的最大化服务。而对于太多的投机资金以及地下产业,中国政府似乎并不欢迎。

最后在资本发展的目的上,中共要求国际资本不能违背中国自身发展目标。在保障国际产业资本、真实贸易的自由和利益前提下,整个海南自贸港的开放将依据中国的国家发展目标和改革进程而设定的。对于“腐败经济”“黄赌毒经济”以及“房地产炒作”这种看似能快速拉动国民生产总值(GDP)增长,而实际对民众无益,对长远的国家发展无益的产业和模式将被严格禁止。

中共显然是要正对素有冒险家乐园、资本天堂之称的国际自贸港的已有建设模式进行改变,并认为依托庞大的产能和市场,中国有能力将世界范围内健康的、热衷实业的资本吸引过来,再加以投资开放、关税免除等与国际资本深度结合的尝试,在海南自贸港做出一个“自由而干净”的试点。这也许就是“社会主义”自贸港的深层含义。

+10
+9
+8

中国第一个自贸港的疑惑

但是在具体操作上,“中国开放型经济新高地”和“有较强国际影响力的高水平自由贸易港。”的表述太过抽象,外界的疑惑仍然存在:海南自贸港的在中国的国家发展大局中,定位到底是什么?中国现有的几个国家经济规划方案中,海南自贸港的独特之处在哪里?中国政府又如何用自贸港打开通向国际资本的大门?

首先,作为中央政府规划方案的又一国家工程,海南自贸港的定位到底是什么?

从邓小平开始,中国改革开放至今,似乎每一代中共中央领导集体都会推出一个区域经济国家发展大战略,或者说国家“一号工程”。

在公众的概念里,创建深圳经济特区,是当年邓小平经济改革的“一号工程”;上海浦东新区开发,是时任中共总书记江泽民承继老市长汪道涵改革思路的“一号工程”;胡锦涛时代的西部大开发,虽然从江泽民时代就开始策划,但是具体规划建设主要在胡锦涛时代,所以它被视为胡锦涛经济改革的“一号工程”。这些都被列为中南海的国家发展大战略。

中共十八大之后,习近平推动京津冀一体化战略并由此建立有“千年大计”之称的雄安新区,曾被视为是习近平的“一号工程”。那么,海南自贸港在习时代的定位是什么?

其次,中共十八大之后,由中央政府规划蓝图、可以被视为中国国家经济发展战略的不仅有海南自贸港、还有雄安新区和以上海自贸区为代表的诸多自贸区,乃至被重新定位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深圳,以及2019年2月才出台发展规划纲要的粤港澳大湾区。

和这些同样属于中国国家经济发展规划战略相比,都是坚持“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原则,和各个自贸区相比,都是“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导向、支持“符合条件的境外证券基金期货经营机构”开展跨境业务,那么作为中国第一个自贸港的海南,其发展形态独特之处在哪里?即便现在只有在海南自贸港的规划方案中“零关税、低税率、简税制”,但是这些如果要在上海等自贸区推行,也只是一个政策出台与否,并无质的差别。

第三,官方文件的出台,表示海南自贸区地位确立,但是海南目前又并不具备其他成熟自贸港如香港、新加坡或者迪拜等地具有的必需元素——人才,法律体系,国际化的配备等。中国政府又如何用“海南自贸港”打开通向国际资本的大门?

官方公布的方案显示,从2020年到2025年再到2035年,中国政府给海南自贸港的第一阶段、二阶段共预留了15年的建设时间。在这15年的时间里,海南自贸港不仅无法与香港、新加坡等已经成熟的国际金融中心相提并论,甚至简直就像一个区域性经济规划——还是中国地方政府惯用那一套已有“招商引资”的套路。

与此同时,此前中国为了保障自身产业安全和国内城市资源的高效利用,对进口产品和企业投资,以及人口流动都已经设置了太多的管制。海南自贸港为了吸引国际资本和国际游客,也必然需要在贸易、投资、人员流动的自由便利上“开放”管制。

可以说相比之前中国政府提出的雄安新城建设“千年大计”,以及将深圳建设成为“新时代社会主义示范区”的这种带有深远地缘和政治布局的理想,此次海南自贸港除了刘赐贵的“六不许”,方案内容显得更加“现实”,中国政府或希望通过海南的试点来观察放开诸多管制和产业保护后对于地区经济、国家产业,以及国际资本的影响。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