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的阳谋:低调的鸿蒙正在架空安卓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通信设备制造商华为公司的鸿蒙操作系统(Harmony OS)自2019年公开以来就成为媒体的焦点,舆论纷纷攘攘好不热闹——看好者以为取代安卓指日可待,看衰者以为又是一个安卓换皮。搭载鸿蒙操作系统的华为智慧屏发布后,业内人士发现智慧屏系统底层仍是安卓,质疑、看衰华为鸿蒙操作系统的声音更大。

距2019年6月华为高管首次证实鸿蒙操作系统存在已经过去一年,距离华为消费者业务首席执行官(CEO)余承东在2019年华为开发者大会上宣称“鸿蒙手机版已经做好了上市的准备”即将满一年,关于鸿蒙操作系统的新闻虽仍不时见诸媒体,但相比去年的喧嚣已经平静了许多,华为公司自身也平静了许多。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也是时候复盘华为鸿蒙操作系统了。

2019年8月9日华为消费者业务首席执行官余承东在华为开发者大会上正式发布鸿蒙操作系统。(视觉中国)

要复盘华为鸿蒙操作系统,首先要搞清楚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操作系统,也就是华为公司对鸿蒙操作系统的定位是什么。2019年6日华为高管首次证实鸿蒙操作系统存在时,就指出主要是用于物联网。8月华为开发者大会上正式发布鸿蒙操作系统时,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虽表示“鸿蒙手机版已经做好了上市的准备”,表明鸿蒙操作系统可以应用于手机,但鸿蒙“全场景分布式OS”的定位以及“除了手机还支持平板、手表、智能生态硬件、大屏和汽车等其他硬件终端”的应用场景,都表明鸿蒙操作系统是华为为了5G万物互联时代研发的物联网操作系统的身份。

据公开资料披露,早在2012年华为就开始研发一款可兼容安卓APP的跨平台操作系统,这就是鸿蒙操作系统。2012年正是4G网络开始在全球大规模部署的年份,在4G标准已经确定并开始大规模商用后,启动下一代移动通信标准5G技术研发只是时间问题,此时华为凭借自身通信设备行业领军者的身份敏锐地预见到5G时代万物互联的美好愿景与商机,启动以万物互联为目标的物联网操作系统研发顺理成章。更何况现有操作系统大多基于宏内核比如安卓,其庞大的体积并不适合作为物联网系统,物联网操作系统市场还是一片空白。事实上,作为互联网行业领军企业的谷歌也发现了这一点,谷歌研发新操作系统代替安卓的声音不时传出。

正是鸿蒙这样一个物联网操作系统,在华为被美国制裁后被外界一厢情愿地视为替代安卓操作系统的“备胎”,舆论场高潮不断。也正因为鸿蒙是物联网操作系统,其首先应用于华为智慧屏,而不是大家所期待的手机。那么,鸿蒙操作系统能否应用于手机呢?

从华为公司对鸿蒙的定位来看,就算是支持手机但其优先级应该很靠后,毕竟物联网操作系统是空白需要快马加鞭以便跑马圈地,手机操作系统却是安卓与苹果双峰并立,就连电脑操作系统霸主微软的Windows phone都黯然退场,如非迫不得已没人会研发新的手机操作系统,如果没有绝佳的机会就算研发了也注定失败。

美国谷歌主导的安卓OS与美国苹果公司的IOS垄断了手机操作系统市场,就连电脑操作系统霸主微软的Windows phone都黯然退场。图中左为谷歌设计的安卓手机Pixel,右为世界上第一款安卓手机台湾宏达电(HTC )G1。(微博@中关村在线)

然而,美国对中国发起的贸易战以及对华为穷追猛打的制裁,似乎给华为研发手机操作系统提供了机会。手机作为万物互联时代人机交互的核心之一,在物联网时代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如果说以前鸿蒙应用于手机的优先级靠后的话,那么现在至少位次提前了很多。当然,以手机系统的复杂性,代码数以亿计,研发很难一蹴而就,就算是华为这样以奋斗、加班著称的公司也不行。毕竟当前安卓系统还能用,至少可保国内市场无虞。

尽管鸿蒙操作系统短时间内应用于手机不现实,但华为作为全球仅有的几家能够对安卓系统底层进行优化的公司、安卓系统最大的贡献者之一,一直以来对于安卓系统的改造从未停止,以至于外界猜测华为在“架空”安卓系统,即通过持续替换安卓系统组件最终实现脱离安卓系统。

华为消费者业务软件部总裁王成录2019年发表于华为心声社区的《华为手机操作系统往事》一文似乎为这一观点提供了佐证。文中王成录谈及华为EMUI软件团队有别于其他安卓厂商的三大硬核能力:“代码共主干、全栈架构解耦、版本自动化生成”。所谓的“代码共主干”,即一套代码同时匹配海思麒麟、高通骁龙、联发科三大硬件平台;所谓的“全栈架构解耦”,即对EMUI进行解耦与重构,通俗地说就是“解构”。通过构建“一个清晰可解耦的架构”,“让我们‘抽屉式’替换相应的安卓组件成为可能。这也是过去几年,EMUI可以快速实现替换文件系统、智能调度系统、实现全栈补丁的基础。”

用F2FS文件系统替换安卓文件系统可谓华为解构安卓系统的得意之举。F2FS文件系统由韩国三星研发并开源,但“因为文件系统决定存储上所有文件的存储与访问方式,好比器官移植手术,替换文件系统的复杂度和风险”太大,三星放弃了。华为成功实现了F2FS文件系统替换安卓文件系统,一举解决了安卓系统因存储碎片累积效应导致的系统卡顿问题。最终,F2FS文件系统被谷歌吸收到安卓系统中,造福所有安卓手机用户。

而所谓“版本自动化生成”,即是系统软件“需要出版本的时候,根据目标市场的需求,选定和修改相应的配置后,一键配置下发,即可生成对应的版本”,听起是不是有些方舟编译器的意味?只不过方舟编译器针对的是APP,这里针对的是华为EMUI系统,很难说方舟编译器与所谓的“版本自动化生成”没有关系。

从解构安卓系统到版本自动化生成,再到方舟编译器,华为似乎一直都在对安卓系统动“手术”。加之最近一两年华为手机系统更新动辄就是几个G,手机操作系统简介从最初的“基于安卓”变为“兼容安卓”,以及频繁更新的华为移动服务(HMS),似乎也印证了外界的猜测——华为“架空”安卓系统。然而,无论华为是否在“架空”安卓,华为对安卓系统是有想法的这一点确定无疑,通过F2FS文件系统的替换也验证了解构安卓的可行性,至于能否通过解构实现安卓向鸿蒙平滑过渡目前不得而知。

再回到鸿蒙系统,按照2019年发布会上公开的路线图“鸿蒙历程及路标”,华为智慧屏搭载的是鸿蒙1.0版本,底层仍是安卓的Linux内核,只是加入了鸿蒙微内核以及分布式软总线,也就难怪有人认为华为智慧屏搭载的鸿蒙操作系统是安卓换皮,但华为独有的低时延多屏互动证明了分布式微内核绝非虚言。

2019年华为开发者大会上公开的鸿蒙操作系统发展路线图。(华为视频截图)

根据这份路线图,2020年将是鸿蒙操作系统发展的关键一年,由1.0版本进化到2.0版本,即由1.0的基于开源架构、关键模块自研进化到内核及应用框架自研,也就是由基于宏内核的安卓系统加入鸿蒙内核进化到通用微内核架构,可以说由1.0进化到2.0是鸿蒙操作系统的一次裂变。应用场景也将由智慧屏拓展到创新国产PC、手表、手环、车机,有些遗憾的是手机并未包含其中。

华为本质上是一家极为低调的公司,2019年鸿蒙的喧嚣更多的是“民气可鼓不可泄”,喧嚣过后的低调才是华为的常态,埋头奋斗一年华为鸿蒙憋了什么“大招”很快就将揭晓。华为官方微博近日披露,EMUI 11将于今年第三季度面世,按惯例将由华为旗舰手机mate 40首先搭载。而据王成录披露“华为EMUI 11准备了许多大招”,这些大招大概率与鸿蒙有关。

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曾因经常在媒体上“吹牛”,被中国网友戏称为“余大嘴”,但余承东曾吹过的牛一个一个的都变成了现实,比如手机销量超越苹果,因而由“余大嘴”升级为“余诚实”。鸿蒙操作系统应用于手机,是余承东在2019年华为开发者大会上吹的“牛”,这个“牛”如果能够实现,那是真的“牛”。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