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广东近岸博弈 暴露解放军不改“内线作战”劣势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0年7月初,美国双航母编队进入南海演习,B-52H从美国本土起飞长途奔袭。(美国海军官网)

7月8日早上5时,美军侦察机再度对中国大陆广东沿海进行抵近侦查。这是继7月7日晚22时、7月8日凌晨3时之后,美军不到24小时内第三次做出这一动作。事实上,自6月21日开始,美军侦察机持续近一个月密集出现在中国东南沿海,尤其是南海上空。

根据中国智库机构北京大学海洋研究院“南海态势感知计划”(SCS Probing Initiative)披露的信息,7月8日早上5时最新的一次抵近侦查是美军一架EP-3侦察机。当时,这架电子侦察机穿过台湾南部与菲律宾巴丹群岛之间的巴士海峡,然后自南向北沿着台海中线飞行,然后折向西南,抵近广东沿海,而且距离比7月7日的60海里(约111公里)更近,仅有51.68海里(约95.7公里);当然,较2018年4月24日美军两架重型轰炸机B-52H对广东沿海的抵近距离(250公里)相比,可见美军在区域遏制上的“步步紧逼”姿态。

美军近期在西太平洋的军事动作不止这些。

当中国海军南海舰队在7月1日至5日于西沙海域展开军事训练之时,美军双航母编队“里根”号和“尼米兹”号在7月3日前后在结束菲律宾海的演习后纷纷进入南海,进行了包括舰载机起降等内容在内的科目演练。据称,4月16日飞离关岛安德森空军基地结束10余年常态部署的B-52H在演习期间从美国本土重返印太,参与南海演习,其目的即在于演练在第一第二岛链的美军基地遭遇破坏后,B-52H的临战状态、快速反应和奔袭能力。

对于南海的动作,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声明称,演习是为了“在一个迅速发展变化的作战区域”加强防空和远程导弹打击能力。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发言人乔•杰利(Joe Jeiley)中校甚至还以炫耀的口吻介绍了双航母编队7月4日当天的南海演习,“以无与伦比的海上力量”庆祝美国独立日,挑衅意味十足。

美军频繁的军事动作固然与中美关系的持续恶化和全面“冷战”走势有关。在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台后,美国白宫和国防部的几份报告已明确将中国列为军事上的挑战者。2018年5月30日,成立71年的美国太平洋司令部突然更名为“美国印度洋-太平洋司令部”。而仅仅在宣布这一消息的一周前,中国被美国以中国在南海搞军事扩张为由将中国排除出当年由美国主导的2018年环太平洋军演。亚太军事态势已发生质变。

事实上,经过十余年美国在环太平洋地区的军事部署和战略策略调整,美军的确在克服军费不足的困难后将战略的天平移至这一地区。

而中国军方在反思1980年代至1990年代所遭军事耻辱,并痛定思痛在军事现代化尤其是武器装备现代化持续发力,如今已经建立相当完备的战备能力建设,近年中国军事的成长和中国解放军迈向深蓝的大胆动作在以前可能是完全无法想象的。在强大的军事后盾支撑下,2013年中国划定东海防空识别区,2015年华阳、赤瓜、渚碧、永暑和美济灯塔陆续建成发光并投入使用,2017年首个海外军事基地驻吉布提保障基地成立……中国不断通过军事动作“恢复”其传统的版图甚至生存的控制力或者影响力,且范围已经不再局限于四个近海。

但是,这就造成了一个直接的结果——中美必然发生战略冲撞。美国试图对中国进行有效遏制,最好是迫使中国将活动范围收缩在近海一线;而中国则要向打开通往广阔世界的大门并发挥影响力,就必须要冲出这一“封锁”,不管是宗谷海峡、宫古海峡、对马海峡还是今天中美博弈的巴士海峡方向。

但是,现实是无论中国当下如何努力去寻求突破,甚至可以穿过一系列黄金水道进入东印度洋、西北太平洋甚至地中海等水域,总体而言,在尚未恢复国家统一、边境争夺战不断的背景下,中国必然陷入一种尴尬的不利境地——一方面无法有效拒止域外国家比如美国的军事抵近挑衅,另一方面却又要在南海、台湾等“后方隐患”重重之下深入远海水域。这就造成了一个现实,其实中国仍然难以摆脱“内线作战”,与“入侵者”较劲的被动局面。

中国的“敌人”虽然在远海,但“攘外必先安内”还是“安内必先攘外”?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