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法整顿】人事异动下再提延安整风 中共政法是否有大震动

撰寫:
撰寫:

一方面,从中国公安部部长赵克志在港澳工作领导小组中的新角色到新揭牌的中国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公署中的公安人员任职,以及依据刚出炉的港版国安法,武警出现在香港的可能性,中共政法在其中的角色备受关注。另一方面,尤其以被称为中共“刀把子”的公安、司法系统内部正经历一轮异常频繁的人事调动,从中央到地方,调职、卸任、落马的数十名官员引起舆论的高度警惕,与此同时,中共政法核心官员再宣称,将来一场刀刃向内、刮骨疗毒式的自我革命。

荣光与警示并存,中共政法,这个现在看来权、责加身的强力部门是否也正迎来一场整顿?

政法人事大变动

7月10日,中国国务院任免国家工作人员:任命刘钊为公安部副部长;免去聂福如的公安部部长助理职务。至此,中国公安部这轮人事异动的高调程度已经不能让外界再以常规的职务调整去揣测。

这是3个月内公安系统领导层的第5例人事变动。在聂福如此次去职之前的7月5日,中国公安部官网“领导信息”就曾更新显示,公安部党委委员、部长助理兼办公厅党委书记、主任,一级警监警衔聂福如,已不在领导之列。

1966年9月出生于江西新干的聂福如现年54岁,远未到退役之龄。但至今官方未公布其去向。随着聂福如的调离,中国公安部领导层已锐减近半,现任领导层仅余8人。而此番被任命为公安部副部长的刘钊此前是公安部政治部主任。

公安部的此轮人事变动从4月19日孙力军的落马开始已有征兆。当日,中纪委通报公安部党委委员、副部长孙力军被查令中外舆论大惊,不仅因为孙被查过于突然,就这之前,孙力军还以赴武汉中央指导组成员南下督战,任务还未结束,孙即被查。更是因为这位副部长曾兼任公安部一局(国内安全保卫局)二十六局(反邪教局)局长,中央610办公室副主任,公安部港澳台事务办公室主任,这系列头衔意味着其曾经历过不少敏感案件。

据孙力军简历显示,其早年曾在上海任职,一路由上海市卫生局的副处级官员到上海市政府外事办副主任,而后调入中国公安部任办公厅副主任。中共十八大以来,孙力军是第四位落马的公安部副部长,此前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杨焕宁、孟宏伟已先后被处理。

就在孙力军被查当晚,中国公安部部长赵克志即召开内部会议,称孙被查是其不知敬畏、肆意妄为的结果,此次对孙力军的审查调查非常及时。更值得注意的是,此次通报会将孙与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与公安部前副部长孟宏伟并列为“流毒”。

在孙力军落马后3天,4月21日公安部原常务副部长、司法部长傅政华去职,曾在浙江任职的辽宁省长唐一军接任;紧接着4月24日,曾有福建仕途经历的公安部常务副部长王小洪(正部级)不再兼任北京市公安局局长,由曾与其在河南、北京共事的副手亓延军接手,同时中国首都警界涉及7人职务调整。

此后,6月16日,公安部副部长孟庆丰(1957年6月)被免职,6月28日,副部长级的党委委员、反恐专员刘跃进(1959年1月)去职。而在此期间,6月18日,官方通报,中国司法部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冯力军因病去世。6月14日 曾任中共中央政法委办公室主任的邓恢林在重庆市公安局局长一职被擒,6月25日广东的深圳市副市长、市公安局长徐文海出任湖北省政府党组成员、省公安厅党委书记。这其中,只有傅政华年满65岁,孟庆丰年满63周岁,已到正、副部级退休年龄。

事实上,在孙力军落马之前的一个多月,陕西籍官员孙新阳(1964年6月)接替邓卫平任中纪委驻公安部纪检组组长。目前,其排在公安部常务副部长王小洪之后。

在被查、调职等人事变动之后,目前中国公安部领导层仅剩的8人为中国国务委员兼公安部党委书记、部长赵克志,分管日常工作的副部长王小洪(正部长级),孙新阳,副部长杜航伟、许甘露,政治部主任刘钊,副部长林锐与部长助理陈思源。对比中共十八大后,不仅领导层锐减近半,人员构成也大洗牌,十八大后的公安部领导层目前仅王小洪1人在列,十九大后的领导层除了部长赵克志,仅余王小洪、许甘露。这其中,王小洪从副部长级排名第7升至仅次于赵克志的常务副部长。

而在地方层面尤为引起关注的是上海政坛2、3月份的人事调整,彼时上海市长应勇救火疫情重灾区湖北,外界将关注点集中到从山东南下补位上海市长的浙江派官员龚正身上,其实当时在上海市长悬空时期,在上海市委中排名第2的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廖国勋并未更进一步补位应勇之缺,而是先出任上海市委副书记,再添职上海市政法委书记。而外界认为廖仕途的转折是其在贵州省期间,先后与两届贵州省委书记的共事经历。廖的履历显示,其在2010年至2015年期间从贵州省铜仁地委副书记升至贵州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

陈一新再提“延安整风”

在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与香港国安问题的话题覆盖下,中国公安系统领导层新一轮的人事调整似乎仅是其内部整顿的一个开始。7月8日,中共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在中央政法委第27次全体会议上称中央政法队伍要进行一次全国范围内的教育整顿,此次整顿是刮骨疗毒式的自我革命,清除害群之马,确保政法队伍绝对忠诚可靠。更将其称为是新时代的“延安整风”。

延安整风是中国抗日战争时期,处于敌后方的中共在延安发起的一场政治运动,其通过内部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方式实现了以毛泽东本土路线对国际共产主义路线的夺权,此次运动正式确立了毛泽东在党内的绝对领导地位,经此,中共党内思想高度统一。

因此,整风多是针对内部思想不统一进行的整顿,而中共政法将试点的这次整风运动虽不会再重复过往年代的那种斗争形式,但政法系统内部料将少不了一场整顿。

在此次会议之前的7月4日,中国公安部召开的党委扩大会议上其实已经先行透露了该次整风运动。当日,中国公安部官网除了公安部关于香港国安问题的表态,还称公安部将开展“坚持政治建警全面从严治警”教育整顿。该篇报道称,此次会议是传达6月29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举行的集体学习会议上的讲话。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