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母攻略】不顾疫情双航母南海军演背后 美国航母危险了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7月初解放军南海军演,美国派出史所罕见的2个航母战斗群于该地对峙。于此同时,大陆自制的第三艘航母建造过程、以及新式舰载机(J31)是否选定,已经成为目前热搜的题目,本次军事专题,我们以【航母攻略】为题,讲解航空母舰发展、攻击、防御的历史、装备以及技术、趋势等概念。

受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影响,2020年上半年美军在西太平洋地区前所未地出现了“航母真空期”,并且长达三个月之久。就在美国竭尽全力终于摆脱尴尬的“航母真空期”后不久,“里根”号航母(CVN-76)就与“尼米兹”号航母(CVN-68)在7月初进入中国南海进行军演,颇有与前后脚在南海举行军演的中国海军叫阵的意味。

而自美国军事战略调整重新聚焦大国对抗,建军思路由“基于能力”转向“基于威胁”以来,中国与俄罗斯尤其是中国就被美国视为头号威胁。作为美国军力象征的航空母舰,常态化巡航中国周边海域,展示实力的同时向盟友打气大刷存在感。然而,面对中国的“区域拒止/反介入”战略及由此发展的非对称威慑能力,美国航母胜算几何?“航母依赖症”严重的美海军又将何去何从?

美国的“航母依赖症”

自珍珠港事件以来,航空母舰就埋葬了大炮巨舰时代,取代战列舰成为海上作战的绝对核心。但二战后至今大规模海战从未发生,航母由海战核心转向“由海向陆”、“由海制陆”的核心,成为大国军事干涉的急先锋,尤其是苏联解体所谓的“历史终结”以后。

从朝鲜战争、古巴导弹危机、越南战争到海湾战争、阿富汗战争,美国航母都冲锋在前。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1990年第一次海湾战争中,美国甚至出动了前所未有的8艘航母。美国航母的卓越战绩,一方面使其成为美国霸权的象征,总统们在有事时总喜欢第一时间问“我们的航母在哪里”,一方面也使美国患上了“航母依赖症”。

与此同时,美国现役服役时间最长的尼米兹级核动力航母一号舰“尼米兹”号,1975年服役时造价仅10亿美元,2009年服役的十号舰“乔治·H·W·布什”号造价已经高达62亿美元,最新的福特级核动力航母一号舰“福特”号造价更是高达约130亿美元。美国军费虽从1991年的2,732.92亿美元增长到2019年7,160亿美元,但其增速已经被航母造价远远抛开。受制于捉襟见肘的经费,美国航母从1990年的16艘减少到2020年的11艘。

按照美国航母的使用规则,通常三分之一处于部署状态、三分之一处于训练状态、三分之一进入船厂大修,美国同时处于部署状态的航母约为3到4艘。通常情况下,西太平洋与中东两大热点地区美国必须保证有航母部署,4艘航母部署也就是刚刚够用——西太平洋两艘、中东一艘、一艘机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爆发时,美国5艘航母在船厂大修、两艘部署在中东、两艘部署在西太平洋、两艘处于训练状态,当部署在西太平洋地区的两艘航母被新冠肺炎“击沉”,原本就捉襟见肘的美国航母成了“无米之炊”,出现了尴尬的“航母真空”。

在美国军费增长远远赶不上武器造价增长的同时,中国GDP从1990年3,608亿美元增加到2019年的14.36万亿美元,军费则从1990年的210亿美元增加到2019年的1,776亿美元,从不到美国军费的10%增加到24.8%。中国军费虽与美国差距仍然很大,但其导致的中国军力的快速提升仍给予美国很大压力,美国航母首当其冲。

中国军力的不断增强给美国造成很大的压力。图为2019年中国海军建军70周年阅兵。(新华社)

中俄的非对称威胁

冷战时期,苏联为了对抗美国航母发明了“饱和攻击”,即水面舰只、作战飞机、潜艇等平台向航母一次齐射数百枚反舰导弹,导弹数量远超航母编队防空系统所能应付的数量,从而击沉航母。但首先要发现并确认美国航母编队,进而水面舰只、作战飞机、潜艇要冒着航母舰载机攻击的风险突入反舰导弹射程内发射导弹,战时可操作性并不强。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后,苏联开始发展航母,以航母反航母倒也不错,但直到苏联解体其航母与美国无论是数量还是性能都有天壤之别。

苏联的“饱和攻击”在冷战时期可操作性不强,却因技术的进步在21世纪的今天变成了现实——天基高分辨侦察系统对航母的跟踪与定位,使找到并确认航母目标成为可能;远程隐身反舰导弹、高超音速反舰导弹、反舰弹道导弹的出现,使在美国航母舰载机防御范围外发射导弹攻击航母成为现实。

2019年2月爆光的俄罗斯“锆石”高超音速导弹,其射程超过1,000公里,飞行速度可达9马赫,可由水面舰艇、潜艇搭载和发射。2020年1月,俄海军在巴伦支海首次试射了“锆石”导弹,准确命中了500多公里外的岸上目标。此外,俄罗斯还研制了空射版伊斯坎德尔弹道导弹——“匕首”导弹系统,最大射程2,000公里,最高飞行速度10马赫,俄罗斯军方宣称“匕首”导弹系统能反航母、巡洋舰甚至驱逐舰。

高超音速反舰导弹不仅飞行速度快,极大地压缩了防守方反应的时间,其超过1,000公里的射程也超出了航母舰载机通常五六百公里的防空作战半径。使用高超音速反舰导弹进行“饱和攻击”,一次攻击所需导弹数量相比普通反舰导弹也降低了很多,费效比极大提升。

中国在发展航母的同时,也与俄罗斯一样选择了高超音速反舰导弹作为突破口,只不过中国更专注于反舰弹道导弹,所取得成果也非俄罗斯可比。从2010年爆光的东风-21D反舰弹道导弹,到2015年纪念中国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中亮相的东风-26反舰弹道导弹,中国反舰弹道导弹已经发展到第二代,射程覆盖第二岛链。2019年中国建国70周年阅兵亮相的东风-17高超音速弹道导弹,是世界首款服役的高超音速弹道导弹,具备改装成反舰弹道导弹的潜力。

也正是因为中国在临近海域兵力投送能力的不断增强,尤其是上述颠覆传统海战规则的反舰弹道导弹的出现,给予美国极大的压力。美国智库兰德公司的报告就指出,美国在第一岛链与中国开战已经没有胜算。航母作为美国海军作战的核心,正是反舰弹道导弹最好的目标。

有“关岛快递”之初的中国第二代反舰弹道导弹东风26亮相2019年中国建国70周年阅兵。(央视新闻截图)

美国航母危险了

面对反舰弹道导弹的非对称威胁,美国航母事实上无能为力,需要整个军事体制的变革来应对。2020年4月美国防务新闻网站的一篇报道就称,美国国防部长办公室的一项内部评估报告要求美国海军削减两艘航空母舰,未来5年将投入27亿美元打造一支由10艘大型无人水面舰艇组成的无人舰队。“美国海军兵力结构将从以传统大型有人主力舰艇为主的力量集中型,向以大中型无人水面舰艇为主的分布式节点型转变。”

2020年5月,美国海军战争学院学报刊文分析了美海军“航母依赖症”的症结,畅想摆脱“航母依赖症”的可能方式:自上而下改革,美海军高层或将以“大国战略竞争”为噱头,推动相关改革;自下而上推动,在“有识之士”推动下逐步改变以航母为中心的舰队力量格局,转而发展更为实用高效的武器平台;内部力量促成,即通过削减预算迫使美海军改革;外部力量助推,主要实现形式是美国与主要作战对手爆发激烈海战,但文章也认为这种方式概率极低。

美国海军为对抗来自中国的非对称威胁,选择了隐身反舰导弹技术路线,美军现役的AGM-158C远程反舰导弹就是美国隐身反舰导弹的代表,射程接近1,000公里,可由战机、军舰、潜艇搭载。与隐身反舰导弹搭配的是“分布式杀伤”战略,即在联合作战中心指挥下,分散部署的水面舰只、战机、潜艇等作战平台集火目标,核心是“统一指挥、分布控制、分散实施、集中火力”。2017年发布的美海军《水面部队战略》中将“分布式杀伤”作战概念上升为“夺回海洋控制权”的核心作战理论,在这一理论中相比其他作战平台航母并占优势,反而因为力量的集中容易沦为打击目标。

最近,美国国防部指派陆军财务系统出身的负责预算的副部长诺奎斯特(David Norquist)负责海军未来规划,如此安排不排除“自上而下”改革海军的可能性,造价昂贵却又无法应对高超音速反舰导弹、反舰弹道导弹等非对称武器的航母恐怕危险了,难逃诺奎斯特这位“老会计”的大刀。因此,中国军事专家宋晓军认为,美国航母不顾疫情进入中国南海举行军演,正是“演”给美国国内看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