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泛起新麦卡锡主义 中美新冷战非危言耸听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历史上的麦卡锡主义(McCarthyism),指的是美苏冷战期间,在参议员麦卡锡(Joseph McCarthy)的带动和影响下,美国政府在没有足够证据的情况下,以国家安全名义指控他人和企业不忠、颠覆、叛国等罪,这被称之为“麦卡锡主义”。

而从1950年代中期起,麦卡锡主义逐渐衰败。但60多年后的今天,兴盛于美国的“第二次红色恐慌”时期(1940年代末至1950年代)的麦卡锡主义,似乎在中美之间的对抗和博弈中重新走上舞台。

中国外长王毅说:“中国不会也不可能变成另一个美国。”图为5月22日,王毅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主持新闻发布会。(AP)

北京时间7月9日,中国国务委员、外交部部长王毅向中美智库媒体视频论坛——中国公共外交协会联合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主办的视频方式进行的论坛——发表致辞时表示,中美关系面临建交以来最严重的挑战。美方一些人出于意识形态偏见,正不遗余力把中国渲染成对手甚至敌人。【相关新闻:较量日渐白热化 王毅抛中美最大危机论

他在致辞中称:“当前美国的对华政策基于缺乏事实依据的战略误判,充满情绪化的宣泄和麦卡锡式的偏执。美方对中国的无端猜忌已经到了杯弓蛇影、草木皆兵的地步。似乎每一项中国投资都包含政治目的,每一位留学人员都带有间谍背景,每一项合作倡议都别有所图。”

王毅话音刚落,美国联邦司法部当地时间7月9日宣布,俄亥俄州立大学风湿病学教授和研究学者郑颂国(Song Guo Zheng,也有译作郑宋国),被控利用美国的研究资金帮助中国从事科研,当日出庭受审,法官拒绝保释。

美国联邦司法部表示,郑颂国是中国政府“千人计划”成员。他有意隐瞒与中国一所大学的合作关系,隐瞒从中国政府那里拿到的研究经费,“在一项复杂的阴谋中”利用美国国家卫生院(NIH)大约410万美元的研究经费帮助中国从事风湿病和免疫学领域的研究。

“千人计划”又称“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中国在2008年12月起组织实施该计划,由中共组织部、中国人社部等机构负责推动。在2018年6月之后,多位申报或被招揽的“海外高层次人才”被美国相关机构调查,甚至遭到“间谍罪”起诉。在此之后,“千人计划”消失于中国官方公开文件和官方报道之中。

美国司法部指出,郑颂国2013年参加了中国政府的“千人计划”,以后就利用在美国的研究去为中国服务。郑被控没有向美方的雇主和国家卫生院报告自己存在的利益冲突和他对外国的承诺。

尽管旨在引进“海外高层次人才”的“千人计划”已在中国国内悄然消失,但是美国似乎并未因此停止调查。最近两年,曾有多位“千人计划”科学家被捕,郑颂国只是其中的一位。

2020年6月,因被指隐瞒参与中国“千人计划”,美国哈佛大学化学和生化系前主任、知名纳米研究学者利伯(Charles Lieber)被美司法部起诉,他于2020年1月被捕,原因是他被指控隐瞒自己参与了中国的“千人计划”。

2020年5月13日,美国克利夫兰诊所前雇员、“千人计划”学者王擎在家中被捕。他被控电信诈骗和未告知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参与“千人计划”。

2020年5月8日,美国阿肯色大学电机系高密度电子中心主任、华裔教授洪思忠也被捕,他被司法部指控电信欺诈。法庭文件显示,他曾鼓励同事从“千人计划”那里获得资助。

另外,美国司法部5月的另一份声明称,执教于亚特兰大埃默里大学的李晓江博士承认提交虚假纳税申报单的重罪指控,在申报单中抹去了从“千人计划”获得的约50万美元。他被判缓刑一年,并支付3.5万美元的赔偿。

2018年7月5日,中国“千人计划”专家,通用电气工程师郑小清被FBI逮捕,他被指控涉嫌窃取蒸汽涡轮制造流程图等技术机密转移。

2017年9月20日,“千人计划”专家、前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教授张以恒被捕,2019年2月24日已被判处欺诈罪等三项罪名。

以上这些,还只是不完全统计。

2018年9月,美国网络传出联邦调查局已将“千人计划”学者列为调查重点,并按名单一个一个查,并指“千人计划”恐将沦为“入狱计划”。一位美国知名大学华人教授曾媒体透露说,仍留在美国的千人学者,有一些已经被FBI约谈,有些地方甚至连警察局也在参与排查。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之前甚至宣称,美国大学当时共计约36万名的中国留学生中,“几乎每一个”都是间谍。甚至,连美国自己的教授,仅仅因为同中国的院校有过正常的学术交流,就被解聘甚至被捕入狱。这让人不得不怀疑,已经被扔进历史垃圾堆的麦卡锡主义,是不是又回来了?

当然,目前为止,与麦卡锡时代“不少美国人被指为共产党人或同情共产主义者,被迫在政府或私营部门、委员会等地接受不恰当的调查和审问”相比,现时美国的动作还停留在针对中国的“千人计划”参与者层面。未来会否扩大化,还需观察。

但美国政府的上述行为,无疑就是王毅批判的“麦卡锡式的偏执”典型。或者,我们可以称之为针对中国的“新麦卡锡主义”。就像美国前参议员、前驻华大使马克斯•鲍克斯(Max Baucus)在接受采访时所说的,美国实际上已经出现了新的麦卡锡主义。这种情况,历史上只见于上世纪的美苏“冷战”时期和战争年代。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当年美苏之间长达半世纪的、被称为“冷战”的政治对抗。中美已经陷入“新冷战”,是很多观察家的共识。特朗普政府5月20日发布的向国会递交的《美国对华战略方针》,就被认为是美国的“新冷战宣言”。

挟民粹主义入主白宫的特朗普,将中国作为最大战略竞争对手甚至敌人,在政治、经贸、金融、科技、安全等所有领域,遏制中国的发展和崛起。图为2020年7月4日,特朗普在白宮演讲。(Reuters)

该报告字里行间透露出白宫对中国未能按照其设想完成国内政治经济转型的失望与不满,不加掩饰其对华的强硬与遏华的急迫。而所谓“政治经济转型”,在对美国抱有警惕的中国人看来,实际上就是对中国的“和平演变”,是当年和平演变苏联的翻版。

正如多维新闻此前文章《中美关系会走向更坏吗? 从北京前高官的警示谈起》所指出的,事实上,中美正在进行一场“非常规战争”——世界老大美国针对追赶者中国的全方位遏制战争。

不过,这场战争有别于美苏之间全然没有经济联系,以及两大阵营意识形态激烈对抗,甚至不惜一切代价摧毁对方的争霸。目前为止,与当年美苏两国之间的争锋相对不同,中国没有要和美国争霸的意图。王毅在上述场合中说:“这个世界不应非黑即白,制度差异也不应导致零和。中国不会也不可能变成另一个美国。”“中美虽然社会制度不同,但完全可以并行不悖,和平共存。”

北京方面强调“和平共存”,并不意味着对中美关系滑向“新冷战”没有警惕。2020年5月24日,在中国的两会记者会上,王毅24日在北京就中美关系表示,美国一些政治势力正在绑架中美关系,试图将中美关系推向所谓“新冷战”,这种危险的做法是在开历史倒车。

2020年5月中国两会记者会上,有记者提问:近年来,美国连续向中国发起贸易战、科技战,以及调兵遣将对中国实施军事极限施压,加上中国实施的反制,外界多认为中美恐不可避免陷入“新冷战”,加速双方“脱钩”。中国总理李克强在回答这一问题时说,中国一直摒弃冷战思维,脱钩对谁都没好处。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