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李子柒能否和“国之重士”袁隆平平起平坐

撰寫:
撰寫:

近日,网红李子柒再度成为中国网民的热议话题。北京时间7月5日,“网红李子柒能否被写入小学语文考卷”引发热议,起因是中国浙江省宁波市海曙区一位小学生家长在网上发帖称其孩子的语文考试试卷上提供了袁隆平、李子柒、雷海为(2018年第三季中国诗词大会总冠军)三人的材料,让学生任选一个为“心目中的风云人物”写推荐表,该家长认为李子柒作为网红不该出现在试卷中,更不能与袁隆平相提并论,因为这会带偏孩子的价值观,更是对袁隆平院士的不敬。

+5
+4
+3

“世界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出生于1930年,是中国杂交水稻育种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共和国勋章”获得者,在中国流行这样的一句话:“吃饭靠两平,一靠邓小平,二靠袁隆平。”但是遭到了袁隆平的谢绝。

李子柒生于1990年的中国大陆四川某农村,未完成中学学业即前往都市打工,度过一段惨淡岁月。自2016年开始,李子柒返回家乡,拍摄一系列“农村生活”影片——做果酱、擀面团、酿酱油——结果一炮而红,如今在微博上已有超过2,598万粉丝,YouTube粉丝超过1,120万,曾被誉为“2017年最强网红”。

自2017年李子柒在中国网络大火后,关于李子柒的讨论就没有中断过,从李子柒缘何能从众网红中脱颖而出,到李子柒能不能代表中国传统文化,再到此次的李子柒能否与国之重士袁隆平相提并论,每次都能引发网友巨大争议。

一题多面 各执一词

一个是功在千秋的水稻专家,一个是以传播传统文化见长的视频博主,两相对比,无论是身份、年龄、个人建树,抑或是贡献都难以相提并论,但仍有教师将二者作为对比写进考题,对此出题者表示,三个人物都是为理想不畏艰难、克服重重困难圆梦的典型,对孩子来说,是正能量的鼓励。对于为何选择李子柒?出题人解释道,“我们出题时考虑到李子柒这个人物,各大媒体都做过正面报道。她对传统文化的贡献及认真做事的精神,确实值得大家学习。”

尽管出于善意,但该事件引发的舆论震荡却持续了数日。

有人从二人对社会的贡献度做分析,认为李子柒作为一个视频博主,难以跟养活了数十亿人口的袁隆平对比。网友“彼岸花之梦”认为,“有考虑过袁隆平的感受吗?袁老爷子为社会贡献了一辈子,却被你们拿去跟网红比,你们是想告诉学生,科学院士和网红是一个等级的?”

还有网友认为出题老师带偏了孩子的价值观,网友“戒定生慧”认为,李子柒视频里的生活不切实际,其镜头下的“诗情画意”不只浅薄而且胡闹。教育是国之大计,小孩子没有辨别能力,不能对网红和专家有一个全面理性的认知,考卷中出现类似问题,是教师的不负责和无知。甚至网友直接质疑为何网红会出现在考卷中。

这样的质疑也不是第一次,在5月19日李子柒和袁隆平一块获聘“中国农民丰收节推广大使”时也出现过,彼时就有对李子柒的质疑,“袁隆平是杂交水稻之父,而李子柒只是一个拍视频的网红。一个科学家,一个网红,李子柒怎么有资格和备受尊敬的袁隆平比肩?”

当然除了质疑声,还有很多声音表示赞同,有人认为,“一个社会现象成为考题,这是与时俱进,小学生也不能只是学习书本上的知识,必须与社会接轨。”还有网友从李子柒的自身经历出发为她辩护,认为她受尽苦难,立志向上,感动无数人,完全有资格与袁隆平同台。某网友认为,“互联网时代人们应该正视网红的存在,李子柒作为一个农村姑娘,通过自己的勤劳智慧把中国的特色美食推向国际,这难道不是一个励志的正面人物吗”?

更多网友,包括本文开篇所述的试卷出题人,对李子柒的赞赏集中在她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播上,网友“夏天了哦”表示,“李子柒的视频在国外都有很大影响力,记录生活的同时宣扬中国传统文化,一箭双雕”。

还有人持中立观点:“这道题与‘网红’无关,考点是语文技巧,只是举了个例子。”

赞扬声和质疑声不绝于耳,各有说辞。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局面,与李子柒本身的“网红”身份不无关系。

褒贬不一的职业——网红

“网红”,作为新兴行业,从出现之日起就伴随着大众异样的眼光。从早期以中国作家韩寒为代表的文字时代网红,到中期以芙蓉姐姐、犀利哥、凤姐等为代表的图文时代网红,再到如今以雪梨、papi酱、李子柒为代表的宽频时代网红,网红这一职业经历了从个性化到“普遍化”的过程。所谓个性化,是指早、中期的网红个性鲜明、言辞犀利、行为叛逆,外界对其往往持贬义态度,如早期网民认为韩寒“叛逆”、“犀利”;认为凤姐、芙蓉姐姐等人“以丑为美、行为乖张”。而所谓“普遍化”是指,随着互联网普及,越来越多人接受网红这一身份,并将其作为一种职业,如本文主角李子柒、美妆达人雪梨、以搞笑视频走红的papi酱。

在当今眼球经济时代,网红作为一种新兴产业,为文化传播、经济发展提供了新思路。在文化领域,李子柒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在经济领域,时下中国最火的“带货女王”薇娅曾在5个小时的视频直播间卖出1.5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的商品,单件商品最高销售额达到2,700万元,足见网红经济的巨大潜力。

然而作为历史大国、文化大国,“网红”作为一个新兴职业,且是充满“铜臭味”、几无创新力的职业,它也被中国社会上一些人所鄙视。很多人认为,“网红”就是代表了无下限、挣快钱、卖假货、过度整容等等,这些代表了庸俗的价值观,给孩子们带来许多不好的影响,很容易刺激孩子产生不劳而获的想法。

他们表示:“孩子羡慕那些不用学习,只要在网上发个图片,或者怪言怪语就可以让自己成明星,可以赚很多钱的人。这是一种不劳而获的价值观。这会让孩子被社会追逐名利所影响,眼中只有利益。”

而这样的案例在中国互联网也有很多,网红韩安冉,出生于1999年,因参加中国媒体湖南卫视的综艺节目《变形计》而出名,之后便以网红身份活跃在互联网上,经历整容、怀孕、结婚、出轨、离婚、复婚等系列事件,每一次都能在中国网络上掀起不小的风波。

正因为民众对“网红”这一职业的先天认知加上一些网红的离经叛道,让大多数民众始终不能对“网红”有一个重新的客观定位。这样的一份在民众心中不怎么样的职业,和袁隆平为代表的科研事业相比,才有了开篇所述家长的态度。

而这种态度也确确实实存在于中国多数家长的心中,他们希望他们的孩子工作体面,受社会敬畏,他们害怕他们的孩子在没有能力正确看待两种职业时,就被“五彩缤纷”的网红文化所“带坏了”。在网红成为潮流的当下, 60后、70后、甚至80后家长对以李子柒为代表的网红的这种心态其实占多数。

作为一份刚刚兴起的职业,网红与其他行业的碰撞才刚刚开始,如何看待这份职业,或许仍需要时间去帮我们寻找答案。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