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长江不炸堤内情 温家宝说:如果决堤 我就跳江[图]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0年6月以来,中国南方地区暴雨洪水集中频繁发生,部分地区洪涝灾害严重。据悉,共有433条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其中109条河流发生超保洪水,33条河流发生超历史洪水;长江、黄河上游、珠江流域西江和北江、太湖先后发生1号洪水。

+4
+3
+2

今年洪灾为何格外迅猛,灾情是否将比1998年大洪水更加严峻?中国国家减灾委专家委员会委员程晓陶认为,“长江这次到现在为止,还相当于1998年的第一次洪峰和第二次洪峰之间,灾情情况应该比当时要轻。”他预计,7月中旬以后,若降雨带略向北抬,安徽南部、鄱阳湖区与洞庭湖区的抗洪压力有望减轻,但如果雨带南移,则灾情有恶化可能。

1998年那次令人迄今记忆犹新的全流域型的特大洪水。据统计,1998年受灾面积3.18亿亩,受灾人口2.23亿人,死亡3,004人,倒塌房屋685万间。那时的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站在堤岸,举起喇叭,发出决战决胜的总动员令,声嘶力竭,一句一顿:我们要坚决地坚持到底!坚持战!坚持再坚持!

大堤垮如命塌,对于当时的江泽民和其他中共领导,每一次决断都异常重要。

1998年大洪水,温家宝说:如果荆江决堤,我就跳下去。请点击高清大图预览:

+2

在江泽民举拳挥指间,一句一顿的话语,都伴随巨大的压力和使命。

1998年,7月22日,江泽民打电话给时任中国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总指挥的温家宝,要求沿长江各省市特别是武汉市作好迎战洪峰的准备。

万里长江,险在荆江。

紧接着,温家宝收到一纸湖北省委发来的汛情报告。面对荆江洪灾,“是否分洪”成为摆在中央领导们的一次重大抉择。

出发前,江泽民、朱镕基交代温家宝:分洪的批准权限在中央,是否分洪必须经中央讨论决定。而这一决策,落在了温家宝身上。

面对荆江决堤危险,人心动荡,温家宝称救人要紧,但分洪的事一定要慎重!

温家宝认为:

省里提出分洪,具体决策需要3个条件,一是要长江沙市超分洪水位45米;二是要水位仍在上涨;三是要长江上游、四川东部、清江流域继续下雨,发生大洪水。出现这三条,在这个情况下,他则向中央汇报,经过中央批准,下达分洪命令。(国务院1985年6月25日下发的国发79 号文件称:当水位达到44.67米(争取45米),预报将继续上涨时,即开荆江分洪区北闸,进行分洪...)

就在荆江分洪区群众撤离转移之时,中共在北戴河紧急召开了一次极其重要的会议。沙市水位不断上涨的消息令朱镕基不安,8月6日晚19时,他与时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的曾庆红通了电话。第二天清晨6点, 他就打电话找温家宝等人。秘书称他刚睡下,等到7点时,朱镕基等不住了,打电话叫醒温家宝。温家宝汇报说, 守堤军民情绪高,决心死守长江大堤。

1998年8月7日。江西九江长江城防堤西段发生决口,解放军等先后共出动101万人次,九江市民也自发加入抗洪抢险之中。

到下午1时, 另一处九江大堤突然溃口决堤。

1998年8月7日下午1时45分,九江大堤决口。下午3时12分,洪水冲进了九江市西城区。

一周后,长江九江段4号闸与5号闸之间决堤30米左右。洪水滔滔,局面一时无法控制。洪水正向九江市区蔓延。市区内满街都是人。靠近决堤口的市民被迫向楼房转移。遇难官兵群众数量不可考,举国震动。而此时荆江段沙市水位还在不断上涨,很快就要突破45米。

1998年8月8日,时任总理的朱镕基赶到九江决堤现场,站在洪水滔滔的堤口举着喇叭怒吼:“这是豆腐渣工程!王八蛋工程!”。

其后陆续110名将军,5,000多名干部,27.85万部队士兵和武警奔赴现场进行救灾。

当时所有上前线的士兵都需签下“生死状”。

荆江水位下降,而九江段经过军民三昼夜的奋战,10日堵口围堰合龙,通过险情。

朱镕基亲临九江城防堤4-5号闸决口处,登上沉船船舷,一再对解放军和武警官兵说“拜托同志们,谢谢同志们。”

当时的总参谋长傅全有下令,要求被指定参加抗洪抢险的部队在接到命令后2个小时内,必须无条件地执行命令,迅速开往前线。千里铁路线上,一切为运兵军列让路。8月8日这一天,武汉流芳、江岸西站每隔10分钟不到就有一辆军列驶入,行车密度为建国以来所罕见。到了8月16日,荆江段沙市水位再次超历史水位,当日16时已达44.88米...预计20时将超过45米大关。一旦水位超45米,则到了1985 年国务院“钦定”的荆江分洪争取水位。

当晚,温家宝坐镇布好炸药的荆江大堤,随时准备炸堤分洪。而此前一天,江泽民已经命令解放军官兵全部上堤奋战两天,迎战洪峰。湖北方面也紧急动员沿江群众全部上堤,严防死守。

当时的口号是“人在堤在”,而堤亡,人则亡。

千钧一发之际,温家宝找来专家组会商,专家们科学分析后认为分洪作用不大,不合算,划不来。温家宝顶着巨大压力下定决心:死守大堤!

8月17日9时,温家宝一行来到沙市,此时沙市水位45.22米,高出分洪争取水位0.22米。他对江陵县委书记等人说:“一定要严防死守,再顶一顶,水位就会下去,顶过这两天,就好了。我相信这个水位是今年的最高水位了。”

不久,雨停了,水位缓慢下降,沙市水位降至45.17米。

荆江分洪区终究没有炸堤,历史最高洪峰慢慢回落,长江大堤安然无恙。

8月25日,江泽民打电话给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的张万年,就迎战长江第七次洪峰向抗洪抢险部队发出指示,要求抗洪抢险部队高度警惕,充分准备,全力以赴,严防死守。当晚,长江抗洪一线部队17.8万人全部上堤防守。

江泽民在其后抗洪抢险表彰大会中这样形容当时抗洪的人民群众和武警官兵:儿子牺牲了,父亲冲上来;丈夫殉职了,妻子顶上去。

而在当时,中央领导几乎全部奔赴最前线进行指挥。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