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布局二十大京畿安全 “枪杆子”“刀把子”大换将

撰写:
撰写:

日前,驻守京畿要地,有“御林军”之称的北京卫戍区部队更换司令员,由“少壮派”原解放军北部战区81集团军参谋长付文化接任。在2020年初解放军例行人事调整中,原中部战区陆军第83集团军政治工作部主任张凡迪升任北京卫戍区政委。半年之间,这一拱卫中国政治中心的“枪杆子”两大职位全面换新。

而与此同时,同为北京重要安全屏障的公安系统亦进行了更大规模的人事变动。4月24日,中国首都警界重要人事调整,至少涉及7人。当天,除了外界关注的“70后”副部杨晋伯从广西北上北京任副市长,成为这个直辖市四套领导班子中最年轻成员外,另一位同样以北京副市长身份亮相的还有亓延军。亓延军以北京市副市长兼市公安局局长的身份进入市政府领导班子。

随着亓延军的补位,王小洪在北京市政府党组、市公安局党委的职务完全被免。如果留意,北京市公安局局长这一职位已由中国公安部副部长王小洪兼任5年。2015年3月,王小洪从河南省副省长、省公安厅厅长、省政法委副书记一职调任北京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而在一年之后王即转入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到2018年3月其升任公安部党委副书记、常务副部长(正部级)一职后仍然兼任该职务。

事实上,北京市公安局局长除了在中共建政初期由开国将领罗瑞卿以公安部部长的身份兼任该职,使得这一职位达到权力顶峰外,在过去数十年由中国公安部领导层直接担任北京公安局局长的现象并不多见。直到中共十八大前的2010年,时任北京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副局长傅政华更进一步任北京公安局局长,并在2013年8月进入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后仍然身兼北京市委常委、政法委副书记、市公安局局长。这一有别于过去数十年的任职规律延续到其继任者王小洪身上。

2015年3月,王小洪从河南入京接过傅政华的北京市公安局局长一职仅一年时间就进入中国公安部,以副部长身份位列中国公安部党委一栏。但与其前任傅政华不同的是,傅政华在2015年再添公安部党委副书记进阶正部级之后便卸任了北京市公安局局长,而王小洪在2018年3月便以公安部常务副部长(正部级)的身份跻身为仅次于公安部部长赵克志的公安高层,即使如此,其身兼北京市公安局局长直到数月前的2020年4月24日。

对于北京市公安局局长一职而言,正部级官员出任可谓是较为罕见的高配,个中缘由引发外界不少猜测,但终归是因为京城“刀把子”的重要性。

也正因于此,拥有福建官场经历且仕途一路高升的王小洪以及刚刚就任的亓延军也就更为瞩目。

除亓延军之外,北京东城区、朝阳区公安分局局长也纷纷换人,北京公安局一口气公布三名副局长人选,分别是原朝阳分局局长牛国泉、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局长杨雄华、北京市公安局法制总队总队长华列兵,同时北京市公安局政治部主任也更换,由北京市公安局天安门地区分局政治委员田峡接棒。

短短半年之内,北京卫戍区、北京市公安局作为守卫这一政治重地的“枪杆子”与“刀把子”,两个系统前后进行规模不小的人员调动难免引发想象。若在人事换届或是北京出现严重的治安问题,此举恐怕引发不小轰动,而承平时期的人事调整,其调动幅度之大令人好奇。

实际上,就在北京卫戍区与公安系统的人事调动之后,整个中共政法系统开启了一场新时代延安整风的教育整顿活动。

7月8日,中共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宣称中央政法队伍要进行一次全国范围内的教育整顿,目的是清除害群之马,确保政法队伍绝对忠诚可靠,并明确整顿时间表到2022年一季度前完成这项任务。由此,多维新闻在《【政法整顿】中共政法“大扫除”是一次对人的“斗争”》一文中判断,这次的中共政法队伍整顿更多的是针对人的政治性运动。而从前负责该项政治运动的“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试点办公室”的架构来看也符合此种逻辑。

根据官方公布,担任办公室主任的是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担任副主任的至少有三人,分别是:最高人民检察院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潘毅琴、最高人民法院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马世忠与司法部副部长刘志强。而在中国政治机构中,非军队机构的政治部主任负责思想政治工作和对外宣传、公共关系。

可以这样看,包括北京卫戍区与公安系统的人事变动是此轮中共政法政治运动的一部分,但北京这两大强力部门的变动又是极具信号意义的。在2022年也即中共二十大到来之前,这轮政治整顿会掀起什么样的风波值得观察。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