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下八上”开场 中国南方洪灾会比1998年更严重吗

撰写:
撰写:

2020年是中国的多灾之年。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尚未完全停歇,一场年度性洪水突发而至,其所导致的灾情明显甚于过去多年。

中国减灾委员会秘书长、应急管理部副部长郑国光在7月13日的举行政策吹风会表示,洪涝灾害已经造成了全国27个省区市3,873万人次受灾,141人死亡失踪,倒塌房屋2.9万间,造成直接经济损失861.6亿元(1元人民币约合0.1429美元)。

中国水文水利学界一直有一个所谓“七下八上”的说法,指7月16日至8月15日是一个防汛关键期。中国的灾情可能会在这段时间里继续加重,与1998年洪灾相比如何,还需进一步观察。

长江告急鄱阳湖预警

7月12日,中国水利部将水旱灾害防御Ⅲ级应急响应提升至Ⅱ级,这是该部门自7月4日将应急响应提升Ⅲ级之后再次上调。

水利部副部长叶建春称,中国共有433条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其中109条河流发生超保洪水,33条河流发生超历史洪水;长江、黄河上游、珠江流域西江和北江、太湖先后发生1号洪水。目前,长江干流监利以下河段及洞庭湖、鄱阳湖和太湖水位仍处于超警状态。

所谓“超警”,是指超过警戒水位,有可能出现险情要加以警惕戒备。“超保”则是指超过保证水位,说明工程已处于安全防御的上限,不能保证安全运行,防汛形势已十分严峻。

其中,鄱阳湖的水势尤其令人揪心。

+5
+4
+3

鄱阳湖位于长江中下游交界处的江西省,江西诸水汇于鄱阳。长江下游支流很少,作为长江进入下游之前的最后一个蓄水池,经鄱阳湖调蓄注入长江的多年平均水量有1,457亿立方米,占长江总水量的15.5%,超过黄河、淮河和海河三河每年水量的总和。

6月29日以来,长江中下游流域受连日暴雨影响,鄱阳湖水位不断上涨,连续8日涨幅在0.4米以上,单日最大涨幅0.65米,历史罕见。卫星遥感监测显示,7月8日18时,鄱阳湖主体及附近水域面积达到4,206平方公里,创十年来历史同期新高。

7月10日13时,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水文局升级发布鄱阳湖湖口附近江段、鄱阳湖湖区洪水红色预警,这是洪水预警信号的最高等级。截至7月14日,江西省水文局连续6天发布洪水红色预警。

不过,近几日鄱阳湖湖区已出峰缓退,目前水位仍超警戒3.45米,修河永修河段已出峰回落,目前水位仍超警戒3.01米。

江西省气候中心高级工程师、首席预报员张超美分析,受2019年秋季起发生的弱的中部型厄尔尼诺事件和北印度洋持续偏暖的共同影响,西太平洋副热带高压持续偏强、偏西、偏南,向中国大陆输送了充足的水汽。与此同时,中高纬度经向环流发展、冷涡活跃,冷空气南下势力偏强,导致冷暖空气在长江中下游及江南北部不断交汇,造成江西省北部降水明显偏多。

中国气候中心主任宋连春则称,全球气候变暖导致极端天气气候事件频繁发生,中国处于气候变化的敏感区,近几十年来,暴雨日数明显增加,降水极端性明显增加,今年长江中下游降雨偏多就是发生在气候变暖导致极端天气事件增多的背景之下。

另外,也有许多人认为此次洪灾也存在一定的人为因素。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每年春天对堤坝等水利工程的例行维修工作暂停,对洪灾防范能力有所降低。

1998年洪灾阴影浮现

在2020年这个灾难不断的年份出现的这次大洪水,让很多联想到了1998年夏天发生的那场特大洪灾。

+4
+3
+2

就目前来看,尽管2020年洪水也造成了比较严重的灾情,与1998年那场相比,仍然稍显逊色。

1998年夏天,中国的长江、松花江、嫩江等主要河流干支流均发生洪水,造成4,150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2,551亿元。

目前中国的洪水主要发生在南方,长江流域为重灾区,珠江与淮河流域稍次之,尚未在北方形成严重灾情。而且,人口伤亡也明显小于1998年。

即使就长江流域来看,1998年是全流域的暴雨,2020年的强降水主要集中在长江中下游和沿江地区,范围更小一些。而且,当年该流域主雨带降水量超过700毫米,2020年的降水量尚在600毫米线附近。

宋连春认为,从暴雨持续时间、强度和影响范围来看,今年长江流域持续性暴雨灾害比1998年偏弱。宋连春还提到,两者的致灾原因相似,即副高(副热带高压)北抬后南落且维持,但今年的影响时间没有1998年长。

根据中国水利部编写的《中国'98大洪水》的分析,1998年洪水成因主要是赤道东太平洋附近水温异常升高现象,也即厄尔尼诺现象,使得中国北方和长江一带形成了两个大的降雨区。另外其他原因还有青藏高原积雪较多、西太平洋副热带高压突然南退且位置偏南偏西等等。

不过,中国的降水一般集中在每年的夏秋两季。从2020年6月至今仅过一个半月时间,还有充足的时间带来更多的降水。7月16日后,中国将进入“七下八上”的降水期,届时中国主要强降水区域将会移至北方地区,松花江流域、辽河、海河、淮河、黄河中下游将会增多。

因此,2020年度的这场洪水,会否形成1998年那样的灾情,甚至犹有过之,现在下结论还为时尚早。

三峡大坝受质疑

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工程(简称三峡工程)是当今全球最大的水利发电工程,耗资260亿美元。当长江中下游发生如此大的洪灾后,又一次出现了对三峡工程防洪能力的质疑。

就防洪方面来说,该工程的设计标准可正常应对“千年一遇”的洪水,校核标准则可抵御“万年一遇”的洪水再加10%。也就是在11万立方米/秒再加10%的特大洪水情况下,水库大坝可以“非常运用”泄洪,大坝主体不会受到破坏。

据中国气象局近期介绍,长江流域6月以来降雨量410.4毫米,仅为1961年以来历史同期最多。而按照这种防备“千年一遇”,甚至“万年一遇”洪水的高标准,应付一般的洪水应该绰绰有余,但是为什么中国长江流域今年仍然出现了这么大的洪灾呢?而且令人不解的是,就在中下游持续强降水之际,三峡工程进行了一次泄洪,岂不是又加重了中下游的洪灾?

+8
+7
+6

清华大学土木水利学院河流与生态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周建军解释称,三峡(工程)在一定程度内拦洪与放洪,对下流影响不大。根据三峡的调度规程,三峡(工程)不应该多管下流,而是只拦截大洪水,主要保荆江安全。

荆江河道特别弯曲,有“九曲回肠”之称,历来是长江洪灾的重灾区,因此又有“千里长江,险在荆江”的说法。

“全流域洪水是否会到来,谁也说不准。如果真的遇到1954年那种大洪水,以三峡如今的防洪库容,非常捉襟见肘。”周建军甚至认为,三峡工程在6月29日的放水,“无谓浪费了防洪库容”,“虽然目前洪水主要集中在长江以南的中下游地区,但8月上旬一般会转移到长江以北以及上游,长江上游仍可能汛情加重,发生大洪水。”

那么,如果千年或万年一遇的洪水果真到来,三峡工程又能否保障中下游的安全呢?

“三峡坝体本身的安全性没有任何问题。”中国工程院院士、水文学与水资源学家王浩提出两点论据:第一,大坝本身是按照能抵御“万年一遇”的超大洪水而设计,即使是有记录的长江历史最大洪水洪峰10.5万立方米/秒基础上再提高10%至12.43万立方米/秒也不在话下;第二,三峡大坝是混凝土重力坝,是最结实的坝型,不仅不怕长期浸水,其抗压能力反而会在100年内水越泡越结实。

洪峰是指一次洪水或整个汛期水位或流量过程中的最高点。在某种意义上讲,洪峰就是一道大波浪。

至于近年网络舆论中频频传出的所谓“三峡大坝已经变形”“三峡大坝已平移4米”等说法,也遭到否认。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称,“退一万步说,假如原子弹直接命中大坝,其后果只是把大坝炸出一个大缺口,相当于几个关不上的大闸门而已,不可能发生整个水库瞬间滔天倾泻的毁灭性溃坝。”

就目前来看,只有在长江上游出现大量降水和险情之后,三峡工程才能发挥一定防洪作用。而且由于三峡工程建成后从未经历过千年或万年一遇的洪水,该工程实际防洪效果尚未得到印证。这与人们的期待难免有些差距,或许也是网络和坊间怨气产生的原因所在。

不过,尽管近年洪水灾情不断,中国整体受灾情况却呈现下降趋势。2011年以来,中国因洪涝灾害死亡的人口数都在1,000人以下。其原因或许在于,洪水的威胁不减当年,但中国的防洪抗洪能力也在提高。1998年洪水决堤之时,中国解放军用人墙堵决口的艰难场面,可以肯定再也不会出现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