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庭审,一地鸡毛

撰写:
撰写:

发生在中国内蒙古包头市稀土高新区法院的一场庭审风波,过去一段时间掀起不小的风波。

具体的经过是这样的:2019年4月,包头警方以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等13个罪名,对王永明等人移送起诉。王永明的女儿则称他是被人陷害,一直通过多个渠道为父申冤。这原本应该是在“扫黑除恶”专项行动下再平常不过的一起案件,却因庭审过程中暴露出的各种问题,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当事律师、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教授徐昕与法警对峙的一张照片,更是在坊间热传。

十八大之后,中共明显加快了司法改革的步伐,力度更是空前。(VCG)

7月17日,徐昕在接受中国媒体专访时,直接道出了令外界匪夷所思的“庭审现场”——“我跟被告人王永明提出解除合同事由,问他是否同意,这个是完全许可、法庭应该保障的,但是突然围上来一群法警,不让我说话,法警队队长用手指着骂我,说我不懂规矩,其他的法警也大声的喝止。”“我们提出的任何有法律根据的申请、要求,都是不(被)同意,就是不让说话,举手要求发言的话,就不让你说。在这个过程中还发生了法官限制发言时间的问题,说一个人只能说20分钟。”

此外,当播放公诉人涉嫌索贿的录音时,又是一起冲突。“部分律师申请公诉人回避,因为他涉嫌索贿30万元,录音内容是律师作为中间人和家属的通话,通过律师,暗示家属送钱。当时我们要播放这个录音,刚开始审判长是同意的,但旁边的两个审判员制止,后来王振江律师就想趁着他们不注意悄悄地放,当法庭响起录音内容时,法官非常紧张,就让法警紧急上来抢他的电脑和麦克风,整个电源都拔掉。”

徐昕就此总结道,“这样的违法行为不胜枚举”,甚至还“出现了男法警打女被告人的情况”,而“到了中度激烈的时候,法院一宣布休庭,一个检察官助理就当庭骂律师法盲、文盲、流氓,检察长也骂,这在以往的任何辩护中都没有出现过,这都是有录像的。” 临末,徐昕坦言,“我们所有的律师都经历过很多的庭审,从来没见过这么随心所欲的法庭。”

自十八大之后,中共高层明显加快了司法改革的步伐,废除劳教制度、收回死刑复核制度、推动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等等,都收获了不少好评。但今次发生在包头一地鸡毛的庭审风波,再次敲响警钟,因为蓝图与现实的距离,并不止一步之遥。

2016年10月10日,中国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联合印发《关于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意见》(简称《意见》),对外界普遍关注的强化疑罪从无、限制刑讯逼供以及被告人合法权利等作出了二十一条规定。从《意见》来看,完善讯问制度,防止刑讯逼供,不得强迫任何人证实自己有罪、规范法庭调查程序,确保诉讼证据出示在法庭,案件事实查明在法庭、完善法庭辩论规则,确保控辩意见发表在法庭、严格依法判决、健全非法证据排除。凡此种种表述显示,当局认识到了以往司法活动中的乱象,而且也准备痛定思痛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废除劳教制度、废除死刑等改革举措,都被认为是中共司法改革的巨大进步。

但改革向来不是一帆风顺,情况往往是“摁倒葫芦起来瓢”,最近包头市稀土高新区法院发生的庭审风波,似乎更直接印证了这一点。何况,即便有了司法权力结构的变革,实施以审判为中心,但能否重构公检法三方的关系,能否切实发挥辩护律师在其中的作用,能否实现司法思维方式和司法价值观念的重大变革,这才是检验变革成败的试金石。甚至可以说,这是一场观念的拨乱反正,居于审判中心的各方,在思维方式和价值观念上能否摆脱沉疴,也将决定此次改革的成败。

习近平上台后的八年时间里,已经不单单局限于对司法系统的改革,而是扩展到对于政法领域的全面深化改革,从法院、检察院集中改革向政法委、公安、国家安全、司法行政等部门全方位改革拓展。7月初,中共中央政法委宣布启动一项为期两年的内部教育整顿,并将其与延安“整风运动”进行类比,足见重视程度。这是高层改革的蓝图,而具体到现实,可能又是一个个包头市稀土高新区法院那样的庭审风波。如何最大限度拉近蓝图与现实的距离,考验着整个政法系统,也考验着中共。

“包头案即将有重磅消息,坚决支持中央政法委整顿司法。”这是徐昕7月22日在个人社交平台所发消息。后续具体如何,还有待进一步官方消息。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