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建华案】3万亿金融帝国肢解 北京接管“明天系”的逻辑

撰写:
撰写:

中国金融监管机构7月17日接管中国神秘富豪肖建华曾掌舵的“明天系”四家保险公司、两家信托公司和三家证券公司——银保监会对天安财险、华夏人寿、天安人寿、易安财险、新时代信托及新华信托等实施接管,证监会也接管新时代、国盛证券和国盛期货。这意味着“明天系”旗下的核心金融机构,都已正式被接管。在此之前,同属“明天系”的包商银行早在2019年5月就被监管机构接管。肖建华本人从2017年1月27日被带走调查,至今下落不明。

这是中国金融监管机构接管安邦集团后,又一次接管的威胁国家金融安全的“金融帝国”。现年49岁的肖建华出身农家,15岁考上北大法律系,18岁成为北大学生会主席。据说,他以300元起家创业,经过20年的资本运作悄然建立起一个3万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的“金融帝国”,也成为中国最为神秘的富豪之一。但这些于肖建华而言都将成为过眼云烟。

“明天系”掌门人肖建华,自2017年1月27日被带走调查至今仍未有消息。(VCG)

肖建华与“明天系”的落幕

中国银保监会称,此次接管,源于这些机构触发了对应法律的接管条件。其中天安财险、华夏人寿、天安人寿、易安财险四家保险机构存在违反保险法规定的经营行为;新时代信托、新华信托两家信托机构存在违法违规经营行为。中国证监会接管新时代、国盛证券和国盛期货,原因是隐瞒实际控制人或持股比例,公司治理失衡。

“这些公司都与“明天系”有关,就是一次清理行为。”北京一家大型券商的高层表示,清理“明天系”一直都在进行,包括上次的包商银行。接管这些金融机构对个人投资者而言没有影响,但对机构投资人意味着资产打折,会有一些损失。但对金融市场影响不大。路透社报道,“‘明天系’成了昨天系”,业内人士如此点评。

据称,神秘的肖建华不断透过与政府官员建立关系,把公司不断转移到更赚钱的地方,在中国资本市场刚起步的时候,他成为第一批与政界关系密切的金融圈高层人士之一。肖也因此被媒体指为“政商白手套”。资料显示,在“明天系”最盛的时候,肖建华手中掌控了3万亿元人民币资产。这个数字与2008年金融危机时温家宝政府投入的4万亿元人民币救市的金额不相上下。

肖建华于1999年成立的明天控股有限公司,控股、参股及曲线持有几十家上市公司,股权结构复杂,业务涵盖证券、银行、保险、信托、期货、PE、基金等,这也让“明天系”成为中国国内唯一持有金融全牌照的民营资本集团。关于“明天系”的资产版图,中国媒体曾做过详细拆解——“明天系”掌控九家上市公司,其通过所控制的上市公司及大量的中间影子持股公司,所持股的金融机构达44家。其中,银行17家、保险9家、证券8家、信托4家、基金3家、期货2家、金融租赁1家。截至2016年末,“明天系”所控股的金融机构资产规模合计已超过3万亿元。

“明天系”曾掌控或持股的部分中国金融机构,详情请浏览图集:

+16
+15
+14

不过,这一切在“明天系”控股的金融机构被接管后,也都将成为“镜花水月”。中国证监会和银保监会均提到,接管后上述公司经营正常,客户交易不受影响,资金转入转出等均正常进行。但这一切已经跟肖建华,以及他一手打造的“明天系”脱离关系。“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从肖建华用20年建立的3万亿“金融帝国”,可以说一朝倾覆。

2018年2月,与肖建华命运相似的吴小晖掌控的安邦集团,被中国的金融监管机构接管,2019年7月,安邦保险被更名为大家保险。吴小晖于2019年8月被上海两级法院以集资诈骗罪、职务侵占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8年,没收财产105亿元还被追缴违法所得752.4851亿元。有理由相信,“明天系”与肖建华的结局,与安邦集团和吴小晖大概率将如出一辙。

“明天系”被全面接管的逻辑

吴小晖掌控的安邦集团以及肖建华掌控“明天系”金融机构为何被接管,普遍认为,可以从时任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郭树清2018年1月17日在中共党报《人民日报》上发表的谈话看出端倪。郭树清现任合并后的中国银保监会主席、党委书记,中国央行党委书记、副行长。

郭树清说,“有少数股东乱越位、胡作为,随意干预银行正常经营;少数不法分子通过复杂架构,虚假出资,循环注资,违规构建庞大的金融集团。”“这已成为深化金融改革和维护银行体系安全的严重障碍,必须予以严肃处理。”危及国家金融安全,无疑是金融监管机构接管上述企业背后的逻辑。

中国安邦集团以及“明天系”控股的金融机构面对被接管,均自我辩护不存在流动性以及破产风险。“明天系”控股公司——明天控股有限公司在一份声明中称,自2017年初肖建华被返回大陆后,截至目前,在没有动用国家一分钱的情况下,没有发生一起涉及老百姓的违约事件,没有任何机构出现流动性风险,无群体事件。当然,这只是“明天系”的自我辩护。

有分析指,无论是安邦集团还是“明天系”,它们违规构建庞大的金融集团,疯狂进行资本腾挪甚至海外资本输出,这些对中国金融稳定和金融安全构成威胁。“明天系”大到足以威胁中国金融体系稳定的程度。最突出的例子是它在包商银行的持股,集团曾用这家银行帮助数十家公司融资。北京媒体财新网报道,1999年明天控股集团正式成立以来,非法占有或控制大量金融牌照,长期占用大量金融机构资金,形成大股东逾期占款无法归还,最终无力自救,偿付危机不断,最终不得不由监管部门依法委托机构接管。

香港英文报纸《南华早报》在肖建华被带走调查之后的报道说,肖建华和“明天系”涉及2015年有人操控中国股市,上海证券交易所指数大跌40%,最终导致市场崩溃。

可以说,中国金融监管机构接管上述存在违规的金融机构,是主动防御性地接管,防患于未然。“明天系”旗下资产大部分都属于金融资产,中国金融监管部门一直希望更多的资金能够流向实体经济领域。中国政府的监管部门接管上述“金融帝国”,某种意义上可以说还诠释了社会主义中国资本与国家的关系——那就是资本是国家经济发展的重要工具和推手,而不能成为利益集团为所欲为“帮凶”,更不能成为左右甚至控制国家权力的“隐形的手”。这是北京高层所不能容忍的。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