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博弈】情报战线浮出水面 中国如何抵御“五眼联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自进入21世纪第2个10年后,中美两国关系越发紧张,往常很难见诸于外的情报战线也逐渐浮出水面。

7月15日,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一个官方推特公开使用中国汉字招聘所谓“合约翻译员”,要求是“会读、写、说外国语的美国公民”,并称其“语言和文化专长对FBI的任务至关重要”。在6月16日,该账号也曾以中文招聘合约翻译员,以“协助其调查工作”。

这被视为中美情报体系碰撞和较量的一个迹象。由于与中美情报有关的信息仍然零碎模糊、似是而非,其中正在演绎怎样惊心动魄的景象,局外人只能神驰想象,通过蛛丝马迹来感知两国情报间谍战的大体轮廓。

中美情报系统实力悬殊

不久前,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演讲称,目前在FBI处理的近5,000起反间谍案件中,近半数都与中国有关,并且每隔大约10个小时就会接到一起这样的案件。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赵立坚次日即对此否认称“FBI说的话你也能信?”“他们不要以为中国安全部门是吃素的!”

显然在间谍问题上,中美两方各执一词。不过据此也能有所了解,美国情报系统已将“中国”列为工作重点,甚至可能为此投入了近半精力;中国方面尽管相对克制,仍然采取了强硬的抵制姿态。两国情报界之间或将发生,或者已经发生比以往更激烈的冲突。

众所周知,美国在国内有一套系统的情报体系,在全球也拥有一个巨大的情报网络。

美国的情报体系是由美国政府内16个独立机构组成的联合组织,包括情报机构、军事情报组织和联邦行政机关内的民事情报与调查办公室。这些独立机构进行各类情报活动,隶属于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由国家情报总监领导,并由其向美国总统汇报。

美国《华盛顿邮报》2017年的一篇报道称,美国情报体系在10,000个地区拥有1,271个政府机构与1,931个私营公司。这些组织从事着反恐、国土安全及情报工作,雇佣854,000名持有绝密证件的雇员。

在其布局全球的情报体系里,更有一个如雷贯耳的国际情报分享团体——五眼联盟。这是由5个英语国家组成的情报联盟,成员包括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当然,美国的国外情报体系并不仅限于此,美国与其他北约国家,同盟国日本、韩国,以及其他一些国家,也有不同形式的情报共享合作。

此外,由美国中情局(CIA)前职员斯诺登(Edward Snowden)曝光的“棱镜计划”,则是一个由美国方面秘密实施的全球监控与情报搜集工程。

与美国布局内外、经营多年的情报体系相比,中国方面明显处于劣势。1996年“台海危机”期间中国少将刘连昆泄密事件,2002年中联办原秘书长蔡小洪泄密事件,更是展现了中国情报体系的窘境。

不过,这种窘境近年似乎正在逐渐好转。

北京拓展情报体系

1996年成立的上海合作组织(简称上合组织),其实就有情报共享的机制。据悉,上合组织地区反恐怖机构的职能包括“收集并分析反恐机构从成员国获取的信息”,“协助就打击恐怖主义、分裂主义、极端主义问题交换信息”。2018年俄联邦安全局第一副局长谢尔盖•斯米尔诺夫也曾表示,上合组织地区反恐机构已建立安全通讯通道,用于各国情报机构之间的情报共享。就此来看,上合组织的情报合作主要集中在反恐、反分裂、反极端方面。

上合组织目前共有8个成员国,分别是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巴基斯坦和印度,未来有望继续扩容。此外,中国也在逐步拓展国与国之间更高层级的情报共享。

中俄1996年缔结“战略协作伙伴关系”,2014年5月升级为“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2019年6月进一步升级为“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据了解,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包括涉及情报共享和交流。

中国中央军委原装备发展部副部长钱卫平2019年7月落马前后,多方热传其涉间谍罪。据港媒《明报》报道,“钱卫平涉谍线索来源于俄罗斯”,或是俄方向中方显示其对战略协作伙伴的诚意。不过,中国国防部发言人很快予以否认。此事已同很多扑朔迷离的间谍传闻事件一道陷入了罗生门。

中国与伊朗之间似乎也达成了某种程度的情报合作。

近日,美国媒体《纽约时报》和英国广播公司(BBC)先后报道了一则中国与伊朗正在达成一份长达25年合作协议的传闻。两家媒体皆称获取了一份18页的文本,并称其中涉及情报方面的合作。如《纽约时报》称“协议提出联合训练与演习、联合研究与武器开发,以及情报共享——都是为了应对‘在打击恐怖主义、毒品、人口贩卖和跨境犯罪等问题上的不平衡战争’。”BBC的报道与之大同小异。

如果关于此事的报道属实,中国与伊朗之间的情报共享涉及领域,比上合组织赋予范围更广。事实上,政治领域的情报存在复杂的分类,既有不同的领域,也有不同的层级。这也是美国情报体系由16个独立机构来运作的一个重要原因。而印度既是上合组织成员国,却屡屡陷入与中国的边境冲突事件,可知双方在的情报共享内容应该不会对这些冲突事件有所涉及。

中国迅速扭转劣势

一般认为,情报共享是国际合作的一项重要内容,也是国家间外交关系达到相当亲密程度的一种标志。在全球化和信息时代,情报共享的重要性和作用力尤其不可小觑。而且美国将中国视作“首要战略竞争对手”,越来越加大对中国的施压力度,中美情报系统的料将面临一场硬碰硬的较量。

曾任中情局局长的蓬佩奥(Mike Pompeo)2018年4月获任美国国务卿,一定程度上就显示出情报在美国政治里的分量,以及美国将更加重视情报工作的动向。2018年10月还有报道称“五眼联盟”的情报部门正与德国、日本、法国等国开展情报共享,以应对中国的影响力。

事实上,在美国的国内治理和外交政策中,“间谍”一词出现频率极高,在涉及中国的问题上更是如此。美国中情局前局长迈克尔•海登(Michael Hayden)就曾以“不言而喻”指称中国电信巨头华为公司从事所谓间谍活动,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被报道曾暗指“从这个国家(中国)来的每一个留学生几乎都是间谍”,2015年美国警方曾以“钓鱼执法”的方式将诱捕中国一位大学教授张浩。

不过一些迹象显示,中国正在迅速扭转其在情报领域相对于美国的劣势。其中一个重要事件是2018年1月美国中情局前雇员李振成在入境美国时被捕。《纽约时报》在2017年5月爆出猛料,声称美国中情局在中国各地谍报网于2010年至2012年间迅速瓦解,30多名情报人员被快速准确地清除。其线索指向李振成,并导致了李振成的被捕。

2020年6月末中国“港版国安法”的出台,是美国情报体系的又一次挫折。香港沦为英国殖民地后,拥有了一个所谓“间谍之都”的名号。即使在回归中国后,该名号也未有褪色,而在此地布置间谍最多的国家被认为就是美国。但是由于“港版国安法”的严格规定将极大地压缩间谍活动的空间,香港作为“间谍之都”的历史可能就此终结。

如果再算上2003年至2005年间中国破获台湾方面的在华谍报网,中国情报系统正在迅速地将美国情报势力驱逐到国境之外,令其陷入“不知彼”的状态之中。赵立坚所称的“他们不要以为中国安全部门是吃素的!”看来确实是有一定的底气。

不论如何,美国的情报系统仍然庞大而坚固,远非当下中国可以比肩。但与以往不同的是,尽管双方实力悬殊,由于中国情报能力的提高也令两国情报之间的较量出现了一定的变数。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