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纬创跑了?台湾代工厂背后的20年1.56万亿美元对台让利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大陆第一家苹果手机代工厂即将诞生。苹果手机第三大代工厂台湾纬创将以33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5美元)将其位于中国昆山的工厂出售给中国大陆企业立讯精密,收购完成后立讯精密将成为中国大陆第一家苹果手机代工厂,打破台湾企业垄断苹果手机代工的局面。

台湾媒体援引业内人士指出,苹果公司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扶持立讯精密牵制其最大代工厂富士康。富士康创始人郭台铭获悉收购案后大为震惊,担忧台湾优势的代工产业被蚕食。事实上,富士康的担心不无道理,立讯精密创始人王来春正是富士康在大陆招聘的第一批工人。立讯精密能够入局苹果手机代工也许是一个开始,不仅事关台湾引以为豪的电子代工产业,更事关台湾每年从大陆获得的巨额贸易顺差。

台湾电子代工企业进军中国大陆,既成就了台湾电子代工企业的霸主地位,也推动了中国经济产业的发展,实现了双赢。图为2010年5月26日中国工人正在位于广东的富士康工厂工作。(Reuters)

台湾电子代工企业与中国大陆的双赢

某种程度上来说,电子制造服务(EMS)即电子产品代工是世界制造业社会化大生产分工专业化的必然结果,同时不可否认也是台湾电子制造业的一大创举,深刻影响了世界制造业的发展与格局。而台湾企业在世界电子代工领域霸主地位的形成,离不开中国大陆的相辅相成,可以说这是一个双赢的相互成就的发展典范。

1988年,富士康创始人郭台铭在深圳创办其在中国大陆第一个生产基地——深圳海洋精密电脑接插件厂时,做梦也不会想到二十余年后富士康将成为世界第一大电子代工企业,高峰时期仅在中国大陆就拥有44个厂区上百万员工。2019年,富士康母公司鸿海精密更以1,756.17亿美元的营收,位居财富世界500强第23位,中国高科技产业代表华为也不过位居第61位。

富士康只是台湾电子代工产业在大陆发展的一个缩影。在手机代工领域,富士康与同为台资的和硕科技、纬创垄断了利润最高的美国苹果公司的手机代工业务,2019年富士康还首次接到了世界第二大手机厂商中国华为的旗舰手机订单。在电脑代工领域,广达、仁宝、纬创、英业达、和硕等五家台资企业就占据了全球电脑代工市场90%的份额。2020年全球EMS代工厂50强总营收3,510亿美元,包揽前两位的鸿海精密与和硕科技就达2,200.7亿美元,占比超过六成。

在这些台资代工厂的背后,是数以千万计的中国产业工人,坚韧、勤劳而廉价的中国产业工人。正是台湾的资本、技术与大陆廉价劳动力的结合,造就了台湾电子代工产业的辉煌,台资固然赚得盆满钵满,中国经济、产业工人也获益良多,尤其大量农村剩余劳动力的产业工人化深刻改变了中国农村的面貌。尽管富士康多次发生员工因压力太大跳楼的惨剧,但可以这样说,台湾代工企业与中国大陆实现了双赢。

中国大陆产业链的崛起

中国更大的收获则是,由台湾代工企业带来的电子零部件产业链的落地。由外资产业链的落地,到中国企业打入产业链,进而中国企业利用产业链发展自主品牌,这是中国品牌企业最近十几二十年发展的典型路径。以手机行业为例,依托完整的产业链与代工厂,中国山寨手机曾经横扫世界,完成了世界手机市场的洗牌;待到华为、小米、OPPO、vivo等中国品牌打垮山寨机,世界手机市场再次洗牌,中国手机品牌崛起。

中国品牌的发展之路,台湾也曾试图走过,最典型的就是宏达电(HTC)与宏碁(Acer)。作为最早推出安卓手机的厂商宏达电,依托台资电子产业链一度做到世界安卓手机市场第一,却因专利诉讼衰败沦为台湾本地品牌。宏碁系代工企业出身,立讯精密收购的纬创就是由宏碁的代工业务发展而来,通过大手笔收购宏碁一度成为世界第二大电脑厂商,2019年其电脑出货量已经退居世界第五,甚至比专注高端电脑市场的美国苹果公司还低。台湾品牌的失败,使台湾电子产业龟缩于代工与零部件,这是台湾现今仍具世界竞争力的两大行业。

宏达电曾是台湾电子产业的骄傲,一度成为安卓手机之王,却因专利权诉讼衰败。图为2016年5月25日宏达电子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王雪红在“中国大数据产业峰会暨中国电子商务创新发展峰会”上演讲。 (新华社)

与此同时,中国本土电子代工产业开始崛起,这些企业的创办人或多或少都与台湾代工企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立讯精密创办人王来春就曾是富士康在中国大陆招聘的第一批150名员工之一,由一个名普通的流水线工人成长为管理上千人的课长,触碰到了大陆员工在台资代工厂的天花板。因而1999年辞职创立立讯,干起了富士康的老本行——研发、生产、销售各种电子连接线、连接器。2017年,立讯精密取得苹果耳机AirPods的代工资格,苹果新款降噪蓝牙耳机AirPods Pro已经全部由立讯精密代工,当前立讯精密的市值已经超越了同在A股上市的富士康(工业富联)。

相比台湾代工企业专注于OEM代工,中国代工企业在ODM代工领域走得更远。所谓的OEM代工,可以简单理解为来料加工,ODM代工则是由代工企业根据厂家需求设计、制造并交付产品,不仅对企业的生产能力有要求,更要求企业具备一定的产品设计研发能力与成本控制能力。在电子产品代工领域台资企业优势明显,但在手机ODM代工领域中国大陆企业占据绝对优势,世界第一大手机ODM代工企业中国闻泰2019年出货量高达1.25亿部,就连极少参与ODM的世界第一大手机品牌韩国三星也在尝到甜头后预计每年将向中国ODM企业释放8,000万部的订单。

迁出中国或转型

前有电子代工产业低附加值、低利润的天花板,后有中国电子代工企业的追赶,加之中美贸易战的不确定性,台湾电子代工企业普遍利润滑坡甚至亏损,纬创就是因为连年亏损才选择出售昆山工厂的,焦虑情绪在台资代工厂蔓延。

家大业大者如富士康,近年来一方面通过收购日本夏普、投资新能源汽车等谋求转型;一方面出于规避风险考虑,曾高调到美国、印度等地建立工厂,中国媒体也曾喊话“别让郭台铭跑了”,但美国工厂、印度工厂至今仍在纸面上,中国仍是富士康最大的生产基地。家业不够大的如纬创,只能走分散投资的路子,在越南、印度等地建厂。

立讯精密最初的收购案,除了纬创昆山工厂还包括印度工厂,但纬创仍然押宝印度拒绝出售印度工厂。事实上,台湾电子代工厂迁出中国并取得成功的案例,其迁入地大多位于中国周边的东南亚地区尤其是越南,既能利用当地廉价的劳动力又能利用中国完整的电子产业链,中国与东盟贸易额近几年增长迅速很大程度上就源于此。而通过这种产业转移将东南亚纳入中国产业体系,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对于中国都有百利而无一害,在某种程度上迁出的台资代工厂反而成了推行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先行军。

富士康曾试图在印度、美国建立代工厂,中国媒体也曾发出“别让郭台铭跑了”的声音,但至今富士康美国、印度工厂仍在纸面上,中国仍是富士康最大的生产基地。图为富士康创始人郭台铭。(中央社)

代工、让利与对台千亿美元逆差

2019年,台资企业在中国出口企业100强中占据32个席位,几乎全是电子代工企业,富士康更是位居第一。因而有台湾媒体声称,中国大陆外贸出口完全是台湾企业在支撑,事实上32家台资企业总出口额不过1.35万亿元人民币,当年中国总出口额高达17.23万亿元人民币,占比不过7.8%。

台资企业并不是中国对外贸易的支柱,反而是包括电子代工企业在内的台资企业通过大量采购台湾零部件,为台湾带去了巨额的贸易顺差。2000年时两岸贸易逆差首次突破200亿美元,到2018年已突破1,200亿美元。2000年至2019年20年间,台湾从大陆获得的顺差总和高达约1.56万亿美元,马英九执政八年从大陆获取顺差近6,000千亿美元,蔡英文第一个总统任期4年就从大陆获得顺差约4,500亿美元。

台湾对大陆出口商品前五大品类——机械及电机设备,光学及精密仪器、钟表、乐器,化学品,塑料、橡胶及其制品,基本金属及其制品就占其出口的89%,而除了半导体相关产品外大陆不能生产需要从台湾进口地商品恐怕不多,台湾的巨额贸易顺差事实上源于大陆的让利。

2020年5月,台湾对大陆及香港的出口占其总出口的比重已经高达44.9%,对大陆的贸易依存再创新高。2020年上半年尽管有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影响,两岸贸易仍实现了7%以上的增长,台湾获得贸易顺差578.25亿美元。

然而,苹果都知道扶持立讯精密制衡其最大代工厂富士康,更何况中国大陆?台湾液晶面板行业就曾因恩将仇报垄断提价激怒大陆,不仅遭遇大陆反垄断调查,还令大陆认清现实一手扶持起液晶面板产业,最终台湾液晶面板行业首当其冲衰败下去。

无论谁执政都能从大陆获取巨额贸易顺差的日子还能持续多久,大陆对台湾“事小以仁”的让利还能持续多久?大陆代工企业切入台资垄断的苹果手机代工也许是一个开始。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