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提“中国威胁” 美国或立法升级封杀TikTok

撰写:
撰写:

中国视频应用抖音海外版TikTok近期接连被美国、澳大利亚、印度,以及欧盟等以“数据安全”为由发难,美国对TikTok的关注,甚至已经上升到要国会立法的程度。

抖音海外版TikTok风靡全球,但在美国已面临被立法封杀的危险。(视觉中国)

美国科罗拉多州共和党籍议员肯•巴克(Ken Buck)提出了一项法案,该法案作为价值7,410亿美元国防授权法案的一部分,禁止联邦雇员在政府设备上使用TikTok,受影响人群包括美国政府官员、国会议员、国会雇员,以及政府公司的官员或雇员。

来自美国政客新闻网(Politico)7月20日的报道显示,美国众议院以336比71票通过了该法案。

与此同时,美国参议院亦有一份禁止在联邦设备上使用TikTok的类似提案。该提案由密苏里州共和党籍议员乔希•霍利(Josh Hawley)和佛罗里达州共和党籍议员里克•斯科特(Rick Scott)提出。

美国参议院国土安全和政府事务委员会将于7月22日对其进行审议。政客新闻网表示,一旦这项禁令在众议院和参议院通过,相关议案可能很快就会成为美国法律。

成为“政治皮球”的TikTok

作为一款移动端短视频社群应用程序,字节跳动旗下产品抖音自2016年9月在中国孵化上线后,全球用户规模逐年攀升。其海外版TikTok的下载和安装量一度在美国市场跃居第一位,并在日本、泰国、印尼、德国、法国和俄罗斯等地,多次登上当地App Store或Google Play总榜的首位。

至2019年底,字节跳动业务覆盖150个国家和地区、75个语种;至2020年4月,其旗下TikTok全球总下载量已突破20亿次。市场研究机构Sensor Tower发布的数据显示,TikTok 5月在全球App Store和Google Play的下载量超1.19亿次,是2019年同期的两倍;当月营收超9,570万美元,是2019年5月的10.6倍:斩获全球非游戏类APP下载量和营收的双冠军。

一方面是在全球市场广受用户欢迎,但另一方面,TikTok也已多次陷入“数据安全”指责漩涡,被披上“中国威胁”的外衣。

TikTok澳大利亚总经理亨特(Lee Hunter)在给澳大利亚国会议员的信中曾表示,TikTok已经被某些国家和政客当成了一个“政治皮球”。

6月29日,印度官方以“有损印度的主权和完整、印度国防、国家安全和公共秩序”为由,宣布封禁包括TikTok在内的59款中国APP,这些应用将陆续从印度应用商店下架,已下载的应用也将停止服务,TikTok因此在印度的损失超过60亿美元。

为“推广陆军和征兵信息”,美陆军征兵司令部在2019年曾尝试将TikTok作为征兵官方宣传平台之一,但此举招致了一些美国政客的不满,接连发声直指“中国软件威胁国家安全”。

美国参议院民主党领袖、纽约州参议员舒默(Chuck Schumer)致信陆军部长麦卡锡(Ryan McCarthy),对军队使用TikTok和其他中国社交媒体提出了警告,认为抖音等社交媒体可能与中国情报部门合作。其后,美国海军、陆军先后以“安全威胁”为由,禁止在政府移动设备安装该应用。

2020年7月6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表示,出于安全原因,美国正考虑封禁该应用。7月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称自己正考虑在美国禁用TikTok。7月17日,英国《金融时报》发文称美国政府可能考虑将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列入“实体清单”。

试图与政治“脱钩”的TikTok

在美国政客一再发难下,TikTok方面一直试图与政治“脱钩”。

它向外界表示,其所有数据都存储在美国弗吉尼亚州的服务器上,备份数据库位于新加坡,并未在中国境内保存数据。

字节跳动公司强调,TikTok在中国不可用——它在中国提供的是一个名为抖音的类似应用,TikTok的内容审查政策不受到任何外国政府的影响,并且中国政府也从未要求TikTok提供审查及删除内容。

TikTok公司副总裁、美国公共政策负责人迈克尔•贝克曼(Michael Beckerman)向外界介绍,“TikTok由一名美国首席执行官领导,在美国有数百名员工和主要领导岗位,他们遍及安全、安保、产品和公共政策等领域。”

《纽约时报》7月16日报道称,TikTok已请来一个至少由35名游说者组成的团队(包括一名与特朗普有密切联系的人士)为其效力,以说服美国政府相信“它效忠于美国而不是中国”。

有消息人士称,在过去3个月内,代表TikTok的游说者与美国国会工作人员和议员举行了至少50次会议,其中包括商业、司法和情报等高层委员会的成员。

或有更多中国企业面临同样“窘境”

但是,无论字节跳动方面采取何种“去中国(或中共)化”的自保举措,比如任用美国人当CEO,将总部迁至海外乃至出售部分股权……这些都并未能消除西方的疑虑。

在中美两国竞争的大背景之下,中国已有不少企业不可避免地受到波及。TikTok在国际市场所遭遇到的困境,让人很容易联想起另一家中国科技巨头企业华为。

注册成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的华为,经过多年积累,从一个小公司发展为中国国际化科技龙头企业,从2012年起成为全球最大电信设备制造商后。长期以来,美国时常以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的军人经历揣测华为有官方背景。

一些美国政客公开声称华为是“中国政府的一部分”,进而以维护国家安全为由,限制华为参与项目建设,并一直以“威胁国家安全”为由,多方游说各国将华为排除在5G建设之外。

与遏制华为类似,美国反对抖音的观点很多也在谈及“中国政府根据当地法律强迫字节跳动移交外国用户数据”,所以必须“封杀”。

进入21世纪以来,中美两国在科技及意识形态等领域的博弈已愈来愈是一场持久战。美国对中国的遏制是战略性的、长期的,在中美关系结构性变化外溢作用深刻影响世界的当下,美方在5G技术上警惕华为,在社交网络上警惕TikTok……这些博弈实际上都已不可避免地融入到了时代的宏观叙事场景中。

基于意识形态的不同,美国政府对不断崛起的中国科技企业及产品“天然不信任”,而伴随着中国的崛起、中国更多企业“走出去”,除了华为、TikTok,或许还会有更多中国企业将面临同样的窘境。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