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观察:“中南海头号要案”落幕

撰写:
撰写:

“骊山四顾,阿房一炬,当时奢侈今何处?”“失踪”整整三年半的中国明天集团掌门人肖建华虽然仍未等来宣判,但是“明天系”结局已定。依据常规逻辑判断,肖建华或将很快迎来官方一审。

2020年7月17日,中国银保监会、证监会同时公布了对明天集团旗下9家金融机构进行接管的決定,加上之前包商银行、哈尔滨银行、泰安银行、潍坊银行的股权清理平稳过渡,金融大鳄肖建华20多年搏杀的“三万亿明天系帝国”不复存在。

类似于2018年2月中国保监会宣布接管吴小晖的安邦集团,近期中共官方宣布对天安财险、华夏人寿、天安人寿、易安财险、新时代信托、新华信托、新时代证券、国盛证券、国盛期货这9家公司的接管,不仅是官方对2015年震惊中外的中国证券市场股灾事件处理的一部分,也是被称为“中南海头号要案”的肖建华一案的落幕。

源起于股灾的“中南海头号要案”

肖建华(中国大陆户籍登记名用简体字“肖建华”,中国境外部分中文网站写作“萧建华”),出生于山东省肥城市安驾庄镇夏辉村,其出生年月有资料显示是1971年,也有报道称其出生于1972年。

肖建华被抓据信与2015年中国股灾有关。当年夏天中国证券市场爆发了罕见的股灾:上证综指于当年6月12日一度到达5178.19点高位,之后急速下挫并于8月26日低见2850.71点;沪深300指数亦由2015年6月9日5380.43点高位,下跌至8月26日低见2952.01点。期间A股证券市场超过90%的股票跌幅超过50%,持续性的千股跌停成为千古奇观。

中国政府当时采取了投入超过1万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的资金做多、限制卖出、动用公安机关查处恶意做空等举措“暴力”救市,与空方上演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多空大决战。最终中国股市流动性恢复,但股市20万亿元人民币财富灰飞烟灭。

当时的种种金融乱象被认为是既得利益集团对推进中国改革的中共高层的公然挑衅。2017年起央视开始披露部分股灾期间的高层讯息,其明确定义“此波股市猛升猛降,为一场金融犯罪行为”。以“明天系”为代表的金融大鳄被认为当时隐身股市恶意做空。中共最高领导人的习近平在2017年4月25日公开强调,“加强党对金融工作的领导”,从侧面证明当时的中共领导集体确实在金融监管领域遇到极大的阻力。

有未经证实的说法称,那次股灾令作为幕后推手的金融大鳄们卷走了高达30万亿元人民币的资金,而肖建华是幕后推手之一。一直缺乏官方信息印证,但是坊间普遍流传并被大多数人相信的信息是:2017年1月27日,肖建华被“不明人士”从其所在的香港的四季酒店押解到北京,以配合调查2015年中国股灾内幕。

早于肖建华半年之前,在香港上市的数字王国控股人车峰被中共官方控制。在肖建华之后,中国前保监会主席项俊波落马(2017年4月)、安邦集团原董事长吴小晖被查,并在2018年5月10日一审被判18年,没收财产人民币105亿元人民币。2018年3月,另一家曾驰骋中国资本市场的中国华信董事长叶简明被官方带走……

显然,在2015年年中股灾发生后,中共不再容忍“金融大鳄”们对中国资本市场财富的野蛮掠夺。肖建华的被查标志着中共高层启动了围剿金融系统贪腐高官和资本大鳄的行动,有消息称肖建华的名字列在了资本大鳄名单中的第一位,甚至有说法称其案件为“中南海第一大案”。

中共金融监管数年余震

不仅是涉及2015年中国证券市场股灾,肖建华被官方控制后,有很多消息称他脱离商人本位,触碰了中共政治奶酪。

十四五岁就以当地高考状元身份考入北京大学的肖建华,被坊间视为“神童”。有报道指,“明天系”之所以能成为中国大陆首家有金融全牌照的民营资本集团,与肖建华不断结交政界权贵并成为替权贵家庭牟利的“白手套”高度相关。比如,“明天系”2006年以超低价格收购山东鲁能时,就曾被传出背后存在官商勾结鲸吞国有资产行为。

这一类不正当政商关系,给中共高层十八大之后推动的反腐带来了巨大挑战,同样触怒了中南海高层。在肖建华被官方控制前的2016年年底,时任中国证监会主席刘士余曾公开怒批野蛮人强盗式收购是人性和商业道德的沦丧,甚至脱稿怒斥:这是在挑战国家金融法律法规的底线。

刘士余当时的严监管和中共高层的公开表态指向一致且形成呼应。2017年3月21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第五次廉政工作会议上讲话:“面对金融腐败,对个别监管人员和公司高管监守自盗、与金融大鳄内外勾结等非法行为,必须依法严厉惩处、以儆效尤”。中纪委官网2018年1月30日也刊发署名文章,直指中国金融监管“猫鼠一家”。

梳理中共监管脉络可以发现,早在2014年3月金融监管的部署便已展开。当时中纪委机构调整,纪检监察室的数量增加至12个,其中的第四监察室即负责主导金融系统反腐工作。

具体到人事可以看到,自中共十八大之后,金融监管领域的诸多官员包括原中国保监会原主席项俊波、中国证监会原副主席姚刚、中国证监会原主席助理张育军、中国银监会原党委委员、主席助理杨家才先后落马。当然,“资本大鳄”们同样难逃监管,在香港上市的数字王国实际控股人车峰、“明天系”掌门人肖建华、安邦保险董事长吴小晖等人被查;而曾经叱咤国际资本市场的复星、海航、万达等民营企业也在中国政府监管之下,从2017年年中开始结束疯狂的全球收购模式。

这些反腐以及中资大企业的战略收缩背后,当然是中共高层要从宏观上把控金融风险的意图。在中国,政治稳定的前提首要着重经济安全,对中共而言,经济增长也代表着宣扬政权合法性的基础之一。因此2018年年初的中共党媒称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是“国之重器”。这种定位,并不因为近两年中美贸易战以及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占据舆论焦点而改变。

另一家被官方接管的安邦集团的董事长吴小晖,从被调查(2017年6月)到公审、宣判,前后只有一年时间,2018年5月吴小晖被判刑18年。相较之下,肖建华为何历经时间如此漫长?

其实早在2019年年初就有消息称,之所以如此并不是肖建华案件多复杂,在其本人的积极配合下,案件早已调查完毕,只是“明天系”持有资产的情况错综复杂,资产剥离的过程预计将持续3年以上。如今3年时间已过,“明天系”已被接管,肖建华个人结局或将很快揭晓。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