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孙春兰三度出山 新冠病毒因何能重创乌鲁木齐

撰写:
撰写:

武汉新冠疫情期间,孙春兰曾奉命南下督战“扑火”,在其停留期间,采取建立方舱医院等措施稳定了局面。这是孙春兰3月17日到武汉方舱医院视察。(新华社)

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7月23日至25日又出现在新疆督战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防控。在此之前,孙春兰率领的中央指导组不断扮演着“扑火”者角色,先是湖北,然后是黑龙江。如今,孙春兰的出现,透露了乌鲁木齐疫情的严重性。

自7月15日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市天山区爆发疫情,结束新疆长达近5个月的无新增局面后,外界对于乌鲁木齐市乃至新疆会否成为下一个“北京”充满疑虑。事实上,7月15日至25日,新疆在过去的11天内已累计确诊137例(危重症2例、重症14例),其中乌鲁木齐市135例,新疆生产建设兵团1例,喀什也出现了一例来自乌鲁木齐的输入型病例。

目前,这一数字仍然在逐日增加。7月25日乌鲁木齐单日猛增22例确诊病例。

在北京疫情刚刚趋于稳定,乌鲁木齐因何突然成为再度引爆疫情的中心呢?风险源头究竟在哪里?谁是引起这场乱局的“凶手”?

答案不外乎两种:区内未发现的源头和外来输入型病源。然而,事实上,对于这两者,连武汉和北京至今都无法在溯源上寻找到突破,更别说刚刚开始蔓延并显现传染效应的乌鲁木齐了。

对于前者,新疆曾在过去将近5个月的时间内没有出现病例,也就是说,应该可以据此推断,新冠病毒应该不会在失去人体寄居的情况下存活如此长时间。

那么,答案似乎只有另外一种可能了,即输入型病源。

不过,7月20日,新疆官方否认了乌鲁木齐新冠疫情是由某女从哈萨克斯坦入境未经核酸检测和隔离措施而引起的传言,并称未发现此次乌鲁木齐新发疫情首例指证病例在发病前有过境外旅居史,且2020年以来所有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均无境外旅居史。

也即是说,由国外入境的新冠病毒(COVID-19)感染者引发这场疫情爆发的可能性应该也不太可能,除非新疆在执行入境人员防疫政策上有漏洞。

事实上,地处亚洲腹心地带的新疆边境线长达5,600公里左右,与蒙古、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等多国拥有众多陆上和空中交通通道,人员货物来往密切。包括中欧班列途经的阿拉山口在内,新疆对外交通其实一直在开放。

但是,整体而言,除俄罗斯、巴基斯坦、印度疫情较为严重外,其他各国整体疫情并不严重,而且邻近边界线地带人口密度较小,不具备大规模扩散的条件。

比如,蒙古国公布了不到300例确诊病例,迄今无一人死亡。俄罗斯方面,已经在放松管控措施,甚至莫斯科在6月份就不再强制人们在户外佩戴口罩。印度与新疆的联系更是不密切。

乌鲁木齐市天山区等发现越来越多的新冠病毒感染者后,地方快速提高检测能力,图为护士采集咽拭子。(新华社)

那么,接下来输入型风险只能有两种可能,其一外省区新冠病毒携带者入疆导致,直到目前新疆官方没有排除这种可能。事实上,3月份新疆与内地其他省份交通和区内的交通早已全部恢复,尤其是疆内旅游业3月12日全面恢复。随后,新疆对外交通联系也全面恢复。这是否为新冠肺炎输入创造了机会?

事实上,值得注意的是,第一例通报的新疆籍感染者出现在浙江。7月16日早晨,浙江省卫健委通报,浙江省15日新增无症状感染者1例,由新疆输入。这位50岁的库某某户籍是新疆乌鲁木齐人,在绍兴经商。7月10日乘航班由乌鲁木齐至萧山机场后,由朋友自驾接回绍兴。7月14日接到新疆当地疾控中心通知要求进行核酸检测;7月15日自驾前往绍兴市人民医院采样检测。

但是,这只能推断该无症状感染者可能早已在乌鲁木齐便已经接触并感染病毒。

另外的可能,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北京新发地市场,甚至与刚刚曝光但不确定的辽宁大连海产品加工企业环境污染类似。其中,目前无法确定北京新发地聚集性疫情的确切来源,但是环境受到境外输入病毒感染几乎是确定的。

那么,对于乌鲁木齐来说,海鲜产品污染究竟是如何产生的呢?

事实上,此次爆发疫情的乌鲁木齐天山区、沙依巴克区、水磨沟区等也存在着多个海鲜市场。尽管新疆距离海洋遥远,但是当地汉族人对海鲜的需求量颇为惊人,而这些海鲜除来自中国沿海海鲜产区外,相当一部分来自印度洋海域。2019年中国官方媒体发表报道称,新疆的“菜篮子”升级,其中的变化之一就是海鲜产品登堂入室,“社区生鲜店买海鲜还能当场做成菜”。

巨大的消费需求意味着要满足物流、仓储等硬件设施建设,尤其是新疆海鲜产品消费要大量依靠冷链运输。中国行业杂志《中国储运》2019年曾刊文《新疆生鲜产品冷链物流存在的问题与对策》,称自2008年开始,冷链物流行业才进入了快速发展期。经过10年的发展,新疆的冷链物流业已经初具雏形。截至2016年底,新疆冷藏、冷冻库容量约210万吨,189个农产品批发市场中有68个建设了配套冷库,冷链物流企业9家,其中全国百强冷链物流业企业1家。

而按照新疆的规划,2022年全区初步建成全程控温、标准规范、运行高效、安全绿色的冷链物流服务体系。

2020年7月份,中国交通运输部《关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开展交通运输高水平对外开放等交通强国建设试点工作的意见》曾明确提出要完善冷链物流基地、开行冷链班列。

同月,山东省2020年援疆重点项目——10万吨农副产品加工储备及冷链物流基地在喀什地区疏勒县开工建设。采招网2月份曾发布招标公告,新疆投资约42,500万元(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仓储冷链物流基地建设项目。

新冠病毒的再次爆发是否由货物在冷链运输过程中遭到污染引起,目前不得而知。但是,现实疫情的发展可以说完全支撑这一推断。在北京和新疆疫情期间,多个批次的厄瓜多尔白虾被中国海关检测出新冠病毒污染。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