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领馆风波】近思录:中美互关领馆 这事究竟多严重

撰写:
撰写:

2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成为中美这次外交博弈的“牺牲品”,目前距离其最后撤离越来越近。(人民视觉)

目前,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正在准备最后的撤离。一些外交人员已经带着行李离开,一部分外交文件则被发现集中粉碎和销毁。作为对美国突然关闭中国驻休斯敦总领事馆的对等反击,7月24日上午10时,中国政府通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关闭,限定外交人员72小时离开。

在外界看来,中美在持续交恶的轨迹上越走越远,终于到了“断交”的边缘。然而,这事究竟有多么严重?或者说,如果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不准备和中国断交,只是因为外传的各种原因,比如怀疑中国驻休斯敦总领事馆总领事蔡伟的行为而警告中国,那么又何必“定点清除”整个中国驻休斯敦总领事馆;而如果准备“断交”,那何必又大费周章?

中美关系交恶,这本是基本事实,也即是说,中美关系再也不会回到当初时而紧张时而友好的历史阶段了,更不要说回到1980年代的超长蜜月期阶段。未来只有一种可能,中美要互相适应一种可能“难受”的交往方式——“斗而不破”甚至近身博弈。

就在中美这次外交危机期间,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7月23日美国前总统尼克松(Richard Milhous Nixon)的故居发表题为《共产主义中国与自由世界的未来》(Communist China and the Free World's Future),声称美国数十年对华接触政策失败,号召包括中国人民在内的民主力量组成新的同盟共同对抗中国共产党。

这一“铁幕演说”延续了当下特朗普政府将中国列为战略竞争对手的一贯态度,也是对这一态度的最新注解。外界不用理会蓬佩奥是否句句在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借着这次机会,特朗普政府已经表明改变对华策略。

中国外交部原副部长傅莹早在6月份的一篇文章《新冠疫情后的中美关系》中说,中美关系在螺旋下降的循环中,步入两国建交以来十分困难的阶段。如果将美国对华战略调整的过程比作一个360度的“圆”,那么前半个180度的“圆”在2018年底就差不多划定了……两国在新冠疫情期间的碰撞明显加快了这个进程,目前的状态恐怕还不是最低谷。

那么,互相关闭对方驻外总领事馆,意味着距离最低谷更近一步,中美失去改善关系最后机会了吗?它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从外交经验看,驱逐对方派驻大使及其外交人员,关闭对方使领馆,当然可能被视为是双方关系出现危机甚至即将爆发冲突、战争的前奏——这在中美此次互关使领馆时,的确有类似的鼓噪。

1970年代,中国曾经历过三次断交风波,其中以1967年印尼排华风波中断交最具有代表性。中国驻印尼大使馆的大门遭冲击,4名中国外交官受伤,馆舍遭纵火焚烧。10月23日,印尼外交部照会,宣布印尼政府决定关闭驻华大使馆,要求中国自1967年10月30日起关闭其驻印尼大使馆、驻雅加达总领事馆、驻棉兰、马辰、望加锡的领事馆,上述机构的中国外交人员最短时期内离境。双方随后断交。

人们认为,自1979年建交以来,中美之间的确从未经历如此严重的外交危机,即便是1989年六四事件发生,因为当时美国驻华大使李洁明等人的努力,中美关系也没有走到切断一切联系和“赶人”的地步。

当下互关对方总领事馆就预示着接下来要走向断交?未必。以美俄当年的互关对方领事馆为例,2017年、2018年双方曾发生过两次严重的外交争端,并对等关闭了两处总领事馆,事情虽然在当时引起外界关注,但最终两国都有所克制,没有彻底撕破脸。

事实上,无论是经济上还是国际政治上,中美脱钩论只是一种想象。

回到中美关系的螺旋式交恶,中国一直不愿意承认中美之间的结构性矛盾是一种修昔底德陷阱式的无解难题,但是不承认又很难独力改变这种结构性矛盾,于是近年来一直在一种特别别扭的状态下与美国相处。当然,经过数年的磨合,中国已经多少适应了一点与美国的相处方式,比如在旷日持久的中美贸易战中,已经完全不像1989年后那样手足无措。

未来,中美可能长期要适应彼此的处事方式,不管是极限施压还是“声东击西”式的软对抗,都将是大概率一定会出现的。重要的是,在对抗中,彼此能否克制住自己的那份冲突,既然是下棋就不要随随便便翻桌子、砸棋盘。

这次关闭领事馆事件可能大大超出北京的预想,但是既然贸易战可以打起来,这一外交操作上的小动作又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呢?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