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前海军参谋长爆美台军售黑幕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

撰写:
撰写:

美国对台军售再次爆出弊案,台空军防空飞弹指挥部耗资182亿新台币(1新台币约合0.034美元)采购爱国者三型重鉴测案被爆出未经首长核定的程序漏洞,事后台空军虽宣称将处分失职将领,并强调此案与明年“爱国者二型性能提升及采购爱国者三型”结案的结余款无关,也无“外力”介入,却引出了前台海军参谋长、后备役中将李皓爆出猛料:他本人曾因影响美国对台军售系统利益被美国国防部国防安全合作局(DSCA)副局长召见当面问询,并且是由台国防部指令前往。

2018年1月30日,美国美台商业协会与台湾对外贸易发展协会签署合作备忘录。美台商业协会正是每年“美台国防工业会议”的举办者,名为“国防工业会议”实为美台军售利益集团的聚会,推动对台军售是会议的主要目的。(中央社)

据李皓披露,2011年他之所以选择退役,除了反对将台海军美制P-3C反潜巡逻机划归台空军外,还在于台湾军售长年积累的所谓“在途物资”额度已经高到令人咋舌。所谓的“在途物资”包括,军售已交货未结案的付款余额,或正在执行交易并依期程交付的款项,以及未执行但已立案的特例,按照正常程序这些款项在结案后余额将交还国库。但如果未结案,又预计在军售武器全寿命过程中需要采购一些零部件,以提升系统功能或防止零部件供应商破产消失,就可以在军种同意下在未结案项目下“便宜行事”。

在李皓看来,这种做法并不合法,在其退役前台三军所谓“便宜行事”的余额已经超过700亿新台币,作为台湾最大的军售来源国美国是这一潜规则的最大受益者。李皓曾试图改变这一潜规则,并向国防部反映却被认为“多事”,并因影响美国对台军售系统的利益招致美国国防部国防安全合作局副局长的新加坡面询邀约。当时李皓还认为“我不相信一个中将的非计划出国,可由美方破例”,却很快收到台国防部的指令,前往新加坡出席海事年会,与美国副局长面谈。可能因为心灰意冷,李皓选择了退役,不再成为“阻碍”。

事实上,美国对台军售一向是无所不用,早已形成了庞大的利益集团,台湾稍有懈怠或不满即是“大棒”相加公然威吓。2002年美国批准高达180亿美元的对台军售后,却迟迟未获得台立法院批准,美国政府、国会轮番向台湾施压。2003年,前美国国防部长科恩(William Cohen)在台湾发表演讲称,“如果对方在自卫方面不作响应努力,你们不要期待着美国人民会为了别国的安全去承担义务”。2005年,33位美国众议员联名致信国民党主席连战,要求连战“为了强化台湾军力和台美关系让你的政党支持军购案”。最终,台立法院不得不在2007年通过了军购案。

每年由美国美台商业协会(U.S.-Taiwan Business Council)举办的“美台国防工业会议”(U.S.-Taiwan Defense Industry Conference)则是美国台湾军售利益集团的大联欢,美国国防部均派代表出席,并极力怂恿台湾购买武器。2002年,时任台湾国防部长汤耀明就曾受邀出席当年的美台国防工业会议并致开幕词,这是台国防部长1979年后第一次入境美国,一同出席的还包括时任美国国防部副部长保罗·沃尔福威茨(Paul Wolfowitz)和美国负责东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凯利(James Kelly)。2008年,时任台国防部长陈肇敏也受邀入境美国参会。美台国防工业会议不仅成为美台军售利益集团的聚会,似乎还成了台湾军事外交的舞台。

当然,所谓的军事外交是次要的、是面子问题,推销武器才是主要的、是里子。2003年第二届美台国防工业会议上,时任美国国防部中国科科长石明凯就极力渲染中国大陆导弹威胁,称中国大陆部署了450枚瞄准台湾的导弹,为此台湾必须加大对爱国者三型导弹系统的采购力度以抵御大陆的导弹威胁。2005年第四届美台国防工业会议上,美国国防部国防安全合作局东亚处处长爱德华·罗斯(Edward Ross)向台方暗示,如果台湾不掏钱买武器,美方将不再继续保护台湾。

此外,为了推动对台军售,美国国防部在例行军售程序之外,每年都会组织1到2次对台军的秘密评估,以“考证”台湾的武器需求。如2000年9月,美国国防部在对台海军的防御需求进行评估后,在报告中指出台海军应向美国采购潜艇、基德级驱逐舰、宙斯盾雷达系统等武器。为了促使台湾继续购买P-3C反潜巡逻机,2003年11月美国国防部在对台军反潜作战能力进行评估时,就先入为主地做出了“比较糟糕”的结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