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交恶与大疫冲击 习近平借企业家会议释放“重商”信号

撰寫:
撰寫:

互关对方领事馆的外交风波让北京与华盛顿持续交恶,也让中国政府进一步意识到,面对外部环境的急剧恶化,中国必须寻求新的自我解救方案。7月22日,在美国宣布关闭中国驻休斯敦总领事馆当日,习近平动身前往吉林考察。而此前一天,他还在北京召集了一次不同寻常的企业家座谈会,对外传达了重要信号。

会议规模不似2月末的17万人经济重启动员大会那样盛况空前,除了中国党政官员,更主要的参会对象是数十家中国以及海外企业代表。这让人很自然地联想到2018年11月那场同样由习近平主持的民营企业座谈会。不过,时移事异,这次会议远不如当时的民营企业座谈会开得那么从容。在当下新冠疫情持续、中美关系大倒退的背景下,中共要面对的经济发展问题可能要复杂得多。那么,中南海究竟找到方案了吗?

从民营企业座谈会到企业家座谈会

7月21日,习近平在北京主持召开一场企业家座谈会。从参会名单来看,中共四常委——习近平、汪洋(中国全国政协主席)、王沪宁(主管意识形态和党建的中央政治局常委)和韩正(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四常委以下还有主管金融、科技、工业等工作的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中国国家发改委主任何立峰等中央高层出席。此外,中共中央党内部门和“半个国务院”部委都有参与。可见,这场会议的规模和级别之高。

而就在一年多前的同一个地点,也即2018年11月1日,习近平召开的那次民营企业座谈会上出席会议的都是民营企业代表。刘积仁(东软集团董事长)、鲁伟鼎(万向集团总裁、浙江省工商联副主席)、王小兰(时代集团公司总裁)、汤晓鸥(商汤科技创始人)等均就当时如何支持民营企业发展提出意见和建议。

这份名单涵盖了中国在信息安全、汽车、能源、医药、人工智能等领域的重磅民营企业代表。事实上,当时出席会议的还包括外界耳熟能详的寒武纪、娃哈哈、腾讯、百度、小米、高德红外、苏宁、飞鹤、红豆等民营企业“掌门人”。

而到这次企业家座谈会,习近平所对话的对象已经不局限于民营企业的代表。据新华社报道,在这次座谈会上,海康威视数字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陈宗年,中国中化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宁高宁,武汉高德红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黄立,歌尔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姜滨,上海品海饭店总经理赵宪珍,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主席洪小文,松下电器(中国)有限公司总裁赵炳弟等7人分别进行了发言,既有国企,也有民企和外企。

从在视频监控领域做强的中国科技公司海康威视到以声学起家并在人工智能领域在国际声名鹊起的歌尔股份有限公司,从业务涉及农业、能源、金融等多个领域的央企中国中化集团到代表中国到8,200多万个体工商户的上海品海饭店,此次中国疫情“震中”的武汉企业武汉高德红外股份有限公司,以及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与松下电器(中国)有限公司。

中共会议安排领域代表的7位企业家发言人,想必考虑到了诸如海康威视这般在中美对抗下的企业的困境,诸如中国中化集团这类央企、国企应在特殊时期承担的社会、政治责任,诸如对武汉企业的慰问与关注,诸如对上海品海饭店这样个体工商户经营现状的了解。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诸如微软和松下,在中美贸易战和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冲击下,这些外企是对中国投资环境的最可感知的“晴雨表”。而作为最早进入大陆的这两家外国企业,他们在华商业布局之庞大,扎根之深厚,远非谷歌、特斯拉等后起之秀可比肩。这两家企业的研发链条与产业链重心有很大比重放在中国大陆。

虽然以上七家企业性质各异,但是中办在选取参加此次会议企业时,重科技含量,重产业链条是极为重要的参考指标。

北戴河前的“吹风会”

毫无疑问,两次座谈会召开的背景完全不同。2018年11月1日召开民营企业家座谈会时,尽管中美贸易战已经开始,但是会议的直接导火索则是在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的背景下,诸如“民营经济退场论”等否定民营企业的“左”的思想沉渣泛起,裹挟社会舆论,并令整个民营企业群体感受到敌意。

作为回应,习近平在那次会议上彻底否定了“民营企业退场论”以安抚民营企业,并公开肯定“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是我们自己人”,“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而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征程中,我国民营经济只能壮大、不能弱化,不仅不能‘离场’,而且要走向更加广阔的舞台。”

所以说,这是一次解决当时中国国内思想混乱和安抚民营企业的“内部会议”。

然而,2020年7月21日的这次企业家座谈会所面对的问题或者说召开的背景却全然不同。首先,中国的内外部环境尤其是经济环境发生了剧烈的变化,再加上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中国经济和社会危机在过去的半年中雪上加霜。

全球经济不确定性有增无减,中国经济将面临长期性挑战。(新华社)

最近,中美互相关闭对方的驻外总领事馆堪称中美关系恶化的又一阶段性标志事件。从2018年中美爆发贸易争端以来,中国经济在关税大战、全球产业链大调整的背景下艰难转型。到今天,中美在几乎所有领域爆发了危机,表明这场贸易战危机不可能在短期内结束,它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将可能是永久性的。

同时,糟糕的情况还包括2019年底开始的新冠肺炎重创了中国经济。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20年上半年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经济一季度大幅下滑,二季度由负转正,增长3.2%。整体看,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下降1.6%。这显示中国经济成为首个遭遇新冠肺炎后经济触底反弹的国家。但是,与新冠肺炎的斗争看起来将是一种长期性的行为,中国经济远没有满负荷运行。

所以,在谈到此次会议的初衷时,习近平坦言,在后疫情时代,面对外界狂风暴雨,同科技和制造业等企业家“谈谈心”、“鼓鼓劲”。他重申了市场主体和市场的重要作用,要求“千方百计把市场主体保护好,为经济发展积蓄基本力量”,为此承诺下一步要“落实好纾困惠企政策”。通过积极有为的财政政策、更加稳健灵活的货币政策,以及减税降费、减租降息,发展普惠金融等措施,确保各项纾困措施直达基层、直接惠及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的发展。

当然,这次企业家座谈会召开的时间节点正值一年一度的年中中央政治局会议研讨定调下半年经济工作前夕,一般而言紧接着8月初中共高层还要到北戴河进行一次“休假式工作”。路透社的报道称,这次座谈会也被视为是对中国后续经济政策的“吹风会”。

自中国2020年全国两会以来,中共高层一直在强调“内循环”。 (新华社)

面对形势的变化,习近平重申自力更生的重要意义。他说,“在当前保护主义上升、世界经济低迷、全球市场萎缩的外部环境下,我们必须集中力量办好自己的事”,要“充分发挥国内超大规模市场优势,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这很可能成为中国2020年下半年经济工作的基本思路,鉴于内外部形势已经不可逆转地发生改变,甚至可能是习近平所说整个“十四五规划”(2021年至2025年)的思路。自力更生虽然是毛泽东时代中共应对外部封锁时的应对方式,被赋予很浓的保守和闭关锁国意味,但是很显然今时不同往日,中共显然并不像外界担忧的那样重新关闭对外开放的大门——事实恰恰相反。

(文章原载于香港01,略有编辑。)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