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兵六代机】更强大的歼20B出世 将击坠美军的空优神话

撰写:
撰写:

第六代战机要符合什么样的条件?世界各国依据该国的需要以及技术的发展,定义有所不同。但是基本上,需要更先进的隐身设计(战机尾翼更加倾斜甚至取消)、更强大的可变循环发动机(可以在不同飞行动作中,切换发动机运作模式)、更先进的AESA主动电子扫描阵列雷达(用GaN氮化镓材料的射频组件)、更强大的计算机智能以及无人机操控伴飞等条件,基本上都是各强国目前对于第六代战机的共同要求。

日前由于中印边境冲突之故,印度紧急向外采买武器,其中便包含了向法国购置的五架阵风战斗机。而当这五架阵风抵达印度后,印媒《今日印度》(India Today)竟于当地时间2020年7月28日刊发了令人啼笑皆非的报道替自身壮威,内容不仅引述前印度西部空军司令南比亚(Raghunath Nambiar)的说法、声称“阵风远胜于中国的歼-20。虽然它据信被当作五代机,但充其量只是3.5代机”,甚至还夸称毫无隐身能力的阵风战斗机性能更优越。

印度向法国采购阵风战斗机后,宣称该机足以战胜中国歼-20隐身战斗机。(Twitter@India in France)

不过印度媒体虽夸夸其谈,但一直视中国为战略竞争对手的美国恐怕不会如此掉以轻心,毕竟中美可是当前全球列装隐身战斗机的唯二国家。尤其是不久前美国媒体福布斯(Forbes)与港媒《南华早报》相继发布歼-20B量产的消息,更是令美军寝食难安。根据前述媒体的消息,这回歼-20B的改进涵盖推力矢量发动机的安装、航电与雷达的改进等等,而且新发动机很可能是中国自制的涡扇-10发动机。这不仅代表解放军的战力将更加强悍,还意味中国又攻克了发动机等核心军事科技的研发难关,并将带动其他武器的进一步改良。

此前,歼-20一直使用俄制AL-31F发动机。当2018年安装自制推力矢量发动机的歼-10B在珠海航展以一连串过失速机动飞行表演惊艳全场后,有媒体询问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总设计师杨伟歼-20何时也会换装,杨伟当时表示“你的问题是什么时候可以用上,但你怎么知道没有用上呢”,暗示歼-20一直有换装推力矢量发动机的计划。毕竟隐身战机虽具备远程打击战力,但不能排除与同具匿踪功能的敌机遭遇的可能性。而且机动性加强后,还能更敏捷地闪避来袭的导弹与扩展雷达探测范围;且起降可用迎角更大,可降低跑道起降距离,令战斗机的部署更灵活,故美军F-22战斗机与俄罗斯苏-57战斗机皆装上了推力矢量发动机,歼-20自然也不能落于人后。

发动机的完全自制一直是中国航空工业的“心脏病”,难度更高的推力矢量发动机亦不例外。因为在大迎角失速飞行时,进气道的出口畸变会增大,必须让发动机具备抗畸变能力以免喘振停车;加上推力转向后,发动机部件的热分布与载荷也会随之变动,更会牵动全机的飞行控制安全,故对结构强度的设计要求颇严格。还有为了兼顾气动与隐身性能,发动机喷管必须与战斗机一体化设计,而矢量喷管的偏转性能、承力结构、控制方法等关键技术亦十分复杂。更麻烦的是,风洞试验与理论计算都无法可信地完整验证过失速飞行的特性。因此开发推力矢量发动机的难度,绝非一般人所能想象。

而当中国克服先进发动机国产化的问题后,推力矢量发动机又将替正在研究中的六代机带来革命性的战法。尽管目前各国对六代机的定义尚不明确与统一,但智能作战无疑是下个世代的军事重点。杨伟于今年6月《航空学报》上发表了一篇《关于未来战斗机发展的若干讨论》,便论及自主系统与人机协同的研发方向;而同属成飞研究所的学者王海峰,亦在同刊物上的《战斗机推力矢量关键技术及应用展望》,更详细地探讨推力矢量技术提升战斗机的近距空战性能,并主张为了让飞行员更专注在作战任务上,“推力矢量能力的控制,更多应当交由系统自主完成。将推力矢量控制与机载任务系统实现深度关联……人工智能可以与推力矢量控制进行有机结合……最终使战斗机始终在对抗中发挥最优与极限的性能”。而根据中国“装备一代,研发一代,预研一代”的军事传统,王海峰的倡议极可能正是解放军六代机的探索方向,甚至是五代机的改良项目也指不定。

除了更高超的机动性与可能出现的智能系统之外,歼-20配备的武器更让美军不敢小觑。虽然依据2018年珠海航展曝光的画面,歼-20的机腹弹舱仅容得下四枚霹雳-15中远距空空导弹、侧弹舱再多带两枚霹雳-10格斗弹,似乎不如可带八枚导弹的F-22。然而霹雳-15的射程可达200公里,且解放军正在研制的霹雳-21超远距空空导弹更可能远达300公里以上,可有效击毁空中预警机与加油机,令美军的全球作战能力大打折扣。

美军最新改良的现役AIM-120D中程空空导弹,与霹雳-15俱采用双脉冲火箭发动机技术,这能有效延长射程与弹道末端追踪目标能力,不过射程才约180公里左右,略逊于霹雳-15。再加上F-22的设计年代颇早,航电与雷达科技落后于后发的歼-20,因此歼-20很可能在F-22还来不及捕捉到对方的时候,已先行一步凭恃更优异的探测性能与飞得更远的导弹将之摧毁。且除了歼-20之外,歼-10C与歼-16亦挂载霹雳-15导弹,这对其他同样配备AIM-120导弹的F/A-18、F-15、F-16等非隐身战斗机构成强烈威慑,因此美军十分焦急。

自2017年起,急于保持绝对优势的美军与洛克希德‧马丁(Lockheed Martin)公司合作投入编号为AIM-260的“联合空中战术导弹”项目,射程预估要与霹雳-15相颉颃,计划于2022年形成初始作战能力。此外,美军还着手改进AIM-9X响尾蛇导弹的发动机,以对抗霹雳-10。而这些举措,俱在显露美国对解放军日新月异的军事科技的戒心,亦从侧面证实了歼-20的列装的确撼动了美军。

美军F-22战斗机因设计与列装过早,升级空间相对有限,照片为2017年前往韩国参与演习的F-22战机。(韩联社)

尽管美军自认F-22在隐身与发动机性能上更具优势,但倘使中国的涡扇-15量产成功,那将使航电与武器方面略胜一筹的歼-20更如虎添翼,令最早列装的F-22屈居下风,毕竟F-22数量少、造价又太高,又早在2011年便宣告停产,故能升级改良的空间实在不如歼-20,习惯“小步快跑”的解放军迟早会追上。因此,2016年美国空军发布《2030年空中优势飞行规划》(Air Superiority 2030 Flight Plan),便打定主意要扬弃过去一味追求最高性能的高成本采购与研究风格,以免“传统的方式将使对手的发展周期胜过美国,导致我军的关键战斗能力交付落后于需要,导致敌人的科技胜过我军”。

该计划强调美军“空军必须有效利用实验和原型制造,更快地将先进技术投入部队”,其实说穿了,便是参照解放军边小批量生产边埋头改进的作风,以免重蹈花下大笔银子开发F-22的覆辙。值得关注的是,为了应对解放军,日本还大手笔在今年7月以230亿美元的天价添购105架F-35战斗机,令自身成为亚洲最大的隐身战机拥有国。而美国亦于2018年时,被揭露仿造歼-20模型作为假想敌。然而美国与日本不明白的是,解放军奉行的是防御性国防政策,歼-20等新锐武器的开发都是为了防卫国土,并非像美军般强调要“全球部署”的穿透性打击,因此美军何苦处处对标歼-20、担忧自己的绝对空优被粉碎呢?况且在经济泡沫大、军工复合体的扭曲结构下,美国若还继续投入重金研发武器意图辗压他国,那不仅无益于国际的安定,获利的更只有军火商,对自家人民绝非福音。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