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权力孕育的《平安经》 何以搅动中共神经

撰寫:
撰寫:

+3
+2

令很多人中国人感到沮丧的是,尽管今天中国最高的领导人习近平将“构建官员能力现代化”视为自己政治理念的核心之一,但时至今日,这个政治理想仍未实现。中共庞大的官僚群体,在中国人面前仍然展现出臃肿、浮躁的一面。日前,一则被总结为“《平安经》事件”的新闻,再度把中国官员的弱点赤裸裸地剖开放到太阳之下。

吉林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厅长贺电,在2019年3月出版了一本名为《平安经》的书籍,在这本售价299元人民币(约合43美元)的“奇书”中,这名中共高级官员给世间万物都施以“平安”的祝福,从人类器官,到山川万物,祝福了一遍。

有中国网友梳理了《平安经》作者,吉林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贺电的履历。1989年,四平师范学院(吉林师范大学前身)的政治系教师贺电开始了自己的仕途生涯,一路进入了吉林省委组织部。1999年,还在组织部任职的他,进入吉林大学攻读世界经济硕士学位。几个月后,他就从组织部转任省公安厅交警队副队长,这一年,连硕士尚未毕业的贺电又去吉林大学报了个法学博士。一边读经济学硕士,一边读法学博士,还能兼顾自己在吉林省公安厅和通化市公安局副局长的工作,贺电最终成为了中国官方口中“学术型官员的代表”。2003年和2017年,贺电分别拿到了法学和历史学双料博士学位,答辩论文分别是:《法治政府理论研究》和《清代书法与政治》。

贺电履历及其《平安经》事件在网络爆火后令中国舆论感到惊诧可笑。惊诧可笑之一在于“贺电”这位官员能力之低下。用中国官方媒体“侠客岛”的说法,这种内容他们一晚可以写十万字。一个写出此书的官员,何以被视为“学者型”官员,何以高居厅局级之位?

惊诧可笑之二在于这本书如“皇帝的新衣”,相信略有常识者必可看出此书荒诞可笑之处。但是从其创作到出版、宣传至今舆情发酵的整个过程中,不仅没有人向这位厅局级干部“谏言”,反而在权力背后极尽阿谀奉承之能事。

吉林省应急管理厅微信公号曾于2020年5月9日推介过此书。同年5月16日《吉林日报》发表称赞此书的书评,评论者张咏形容该书为“跨国传世的经类大作力作,是历代和当代仅见的首部平安经书”内容“字字珠玑,句句精妙;涤荡灵魂,惺惜共鸣;浓缩理念,参悟极深。”“官员阅读此书,领悟初心使命。学者阅读此书,顿悟平安哲理。商贾阅读此书,企业平安无虞。民众阅读此书,安享世间太平”。

为什么这位“贺电”厅长,要出一本《平安经》,因为他是向佛之人吗?这一点是中国大陆媒体一直含蓄、难以点破的。

中国作家冯骥才曾在中纪委宣传平台上称,尽管中国反腐取得成绩,但官场风气仍未扭转过来。图为冯骥才书写的“扬清扶正 人人给力”。(中纪委官网)

不妨直说,贺电之所以要写《平安经》,因为在2019年后中国公安体系的宣传语境中,“平安”已经变成了一个带有极强政治符号的主题词。例如2020年4月,中共成立了由政法委书记兼任组长的“平安中国建设协调小组”,取代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的社会治安综合治理职能。

在“新时代,习时代”中,中国社会治理的新主题已经调整为“平安”。而这位“贺电”副厅长,就跟随这股大势,尾随权力背后,奉上了《平安经》这本书。只是或是能力所限,或是傲慢至此,这位“学者型”官员都未好好打磨这本“经”。但即使这样,这本因为“奉承权力”而诞生的经书,仍然受到了例如《吉林日报》、吉林大学等机构负责人的“奉承”,如同一幕官场滑稽剧,一幕权力下行的现实映射。

翻开一本《平安经》,满纸写着“权力”。

有中国网民评论治理能力低下的特征通常表现为两个,一是把管得严、管得“死”当作管得好。二是该讲规矩的时候特事特办,该特事特办的时候讲规矩。仔细观察一下目视可及的落后地区,不难发现这种通病。

不禁要问,在《吉林日报》、吉林大学、吉林公安系统、吉林官场乃至中国官场,究竟还有多少“贺电”,还有多少本《平安经》?“官员能力现代化”的口号已经被中共第五代领导者提出了7年,时至今日,为何仍有如贺电一类的官员大行其道?中共的领导者既然有改革的意图,但是若不下定改革的决心,仅仅通过提出“新口号”,裁撤旧机构成立新机构这一类“换汤不换药”的做法,结果就是“贺电”还将以另外的名字,出现在中国官场的各个地方,第五个现代化最终难免折戟沉沙。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