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大坝又被传变形溃坝 台湾替大陆算了一笔账

撰寫:
撰寫:

中国长江三峡大坝又要“崩溃”了!就如同“中国崩溃论”一样,每年中国雨季来临发生洪水时,长江三峡大坝将要崩溃的论调都会甚嚣尘上。俗话说“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一个人偶尔说说三峡大坝崩溃不难,难的是几十年如一日地鼓吹三峡大坝崩溃。

2019年三峡大坝“严重变形”的谷歌卫星图片曝光后,“中国著名旅德水利专家”王维洛接受美国之音(VOC)采访。(YouTube视频截图)

在台湾媒体界,每年中国大陆雨季炒作三峡大坝崩溃,可谓是常规动作,年复一年,乐此不疲。有细心的网友发现,台湾媒体固然每年炒作三峡大坝崩溃,还有一位名叫王维洛被冠以“中国著名旅德水利专家”的人,一直在大肆鼓吹三峡大坝崩溃,成为台湾媒体的座上宾。

2011年,中国政府发布《三峡后续工作规划》,首次将三峡工程存在的一些问题摆上台面时,王维洛就以“德国工程博士”的身份在英国广播公司(BBC)发文“三峡大坝早拆比晚拆好,晚拆就拆不了”。声称“三峡工程面临的问题比黄河三门峡工程更加严重”,“三峡工程并无什么防洪、发电、航运等综合效益,真正实现的只有发电这一块”,而发电收益早已被一个公司私有化,“三峡工程的一些决策者、中央部委和地方的一些官员以及主要工程技术人员则是这个股份公司的原始股持有者”。

同年,德国之声(DW)专访了“旅居德国的水利专家王维洛”,其标题比BBC更加耸动——《三峡工程是中国政府摁住的火药桶》。王维洛声称“三峡工程是弊大于利,而且随着三峡水库运行时间的增长,弊病会越来越大”。2014年,王维洛也曾撰文称,“三峡大坝的几个功能非常矛盾,如果顾及发电就顾不了防旱”。直到2016年接受法国广播电台(RFI)采访时,王维洛对三峡工程虽持反对态度,但仍是从专业角度去解读——“王维洛:三峡大坝的防洪功效真的有效吗?”

而随着台湾媒体的加入,三峡大坝突然变得即将“溃坝”了,王维洛仍是以“旅德水利专家”的身份进行专业解读,但一切都变了——三峡大坝不仅是无用的,还是悬在下游人民头顶的定时炸弹,随时会崩溃。

2019年,一张三峡大坝严重变形的谷歌卫星图片现身网络,虽有专业人士指出只不过是卫星图片拼接问题,三峡大坝实际并未变形,台湾媒体却掀起了“狂欢”。王维洛在不断接受台湾媒体采访,以专业人士身份为“溃坝”论背书的同时,还写了一篇万字长文揭秘“三峡大坝安全问题远超估计”。王维洛声称,他虽“对三峡工程的质量持有怀疑和批判的态度,但认为三峡是由专业队伍建设,质量应该不会太差”,但仔细调查发现“三峡大坝存在的严重安全技术问题,其严重程度远远超出他原来的估计”。

2020年雨季,中国南方长江、淮河流域发生洪水灾害,台湾又一次热炒三峡大坝“溃坝”。诸如三峡大坝放水导致下游洪灾、三峡大坝放水导致淮河洪灾等罔顾事实、常识的报道层不出穷,三峡大坝几十米上百米的宽度在一些台湾媒体报道中缩水为16.5厘米,以至于一些不明真相的台湾人真的担心“溃坝”。

王维洛也以其专家身份为“溃坝”背书,“导致溃坝的三大因素,三峡基本全占”。当然,他也“及时”发出了警告,“三峡大坝的防洪功能根本没用,长江中下游居民应尽早准备救生装备、拟定逃跑路线,一旦溃堤,洪水将一路冲到上海”。既然洪水都冲到上海了,那么中国大陆的损失有多大呢?

对于这个问题,也有台湾媒体替大陆算了一算。“在经济方面,恐导致40%的国内生产总值(GDP)都泡在水里;自然灾害部分,造成70万人全都被洪水冲走,近6亿的人口及40%GDP全都会不见;军事部分,恐让90%空降兵全部死亡,100%的陆军空降师全部灭顶,45%集团军、28%步兵团、20%装甲师全不见。由此可知三峡大坝溃堤对大陆影响有多严重,万一台海两岸打仗,会面临无兵可打的局面。由于整个后备军团全泡在水里,根本无法跟台湾打仗。”

长江流域是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之一,一旦三峡大坝崩溃确实对中国影响极大。比如正在建造003型航母的江南造船厂就位于长江入海口附近的崇明岛上。图为江南造船厂正在建造中的055型导弹驱逐舰。(微博@捣蛋补队)

对于台湾而言,大陆经济损失恐怕还在其次,“无法与台湾打仗”的自我安慰才是重点,也就不难理解台湾所谓攻击三峡大坝反制大陆武统的声音。但那些主张攻击三峡大坝的人从未想过,攻击三峡大坝之类的水利设施不仅属于国际法明文禁止的非人道行为构成战争罪,更将熄灭大陆对台湾的最后一丝情谊。正如一些专家所说,台湾的安全事实上系于大陆民意,而当大陆对台湾最后一点情谊都没了,台湾会怎样?

王维洛1951年出生于中国大陆浙江温州,系恢复高考后第一届大学生,就读于南京大学地理系,在南京大学读书与工作期间曾参与三峡工程前期论证的国土空间规划部分,由此与三峡结缘。后前往德国多德蒙德大学学习空间规划,取得博士学位后留校任教。王维洛虽参与三峡前期论证,但从其求学经历来看并非水利专家,单纯地反对三峡工程也不过是一个学术问题。然而,伪装成水利专家身份为台湾媒体的三峡大坝“溃坝”背书,就有些不智了,可谓晚节不保。

台湾也并非没有水利专家驳斥三峡大坝崩溃论,曾任台湾省政府水利处第一任处长、毕业于台湾成功大学水利系的台湾大学土木工程系教授李鸿源曾多次驳斥三峡大坝崩溃论,但在台湾媒体的狂欢中难以成为主流。对于那些先入为主、满脑子意识形态的人,大陆互联网上有一种说法,“不要与‘XX’争论,而要赞同他,把他培养成更大的‘XX’”。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