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事观察】习近平因何“破格”授衔解放军上将

撰写:
撰写:

解放军新晋上将徐忠波既不满足晋升中将4年的条件,也不满足晋级正大战区级两年的条件。(微博@新华视点)

北京时间7月29日,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照例”在八一大楼为新晋上将授衔,以完成每年“八一”前的例行动作。据中国官方报道,当天习近平仅为1人授予上将军衔,即刚刚履新火箭军政委的徐忠波。

这一消息透露了至少两点关键信息:

其一,尽管外传徐忠波调任火箭军政委的消息已有时日,不过此次徐忠波首次以新任职务亮相,等于坐实了此前消息,并“披露”了原火箭军政委王家胜(1955年1月出生)退役。

王家胜原在解放军总装备部服役,累迁总装备部副政委兼军纪委副书记,2014年年底接替张海阳,跻身二炮政委,晋级正大军区级将领。2015年年底二炮重建为火箭军,王家胜留任火箭军政委,并先后与魏凤和(现任国防部长)、周亚宁两任火箭军司令员搭班。

年满65周岁的王家胜迄今尚无到全国人大或者全国政协“赋闲”的消息,随着他的离任,料1955年1月出生的西部战区司令员赵宗岐、1955年7月出生的战略支援部队政委郑卫平、1955年8月出生的武警部队司令员王宁3名上将也将在近期(甚至可能已经)退役。这将再次触动解放军高级将领的年轻化进程。

作为新陈代谢的必然结果,“60后”徐忠波的履新,让解放军“60后”现役正大战区上将人数达到3人。除徐忠波外,北部战区司令员李桥铭(1961年4月出生)、军事科学院院长杨学军(1963年4月出生)均在2019年12月的那轮解放军人事调整中晋升为上将,尤其是杨学军年仅31岁时就成为银河-III巨型机总设计师,为解放军内的计算机专家式将领,也是目前解放军最年轻的上将。

其二,徐忠波跻身火箭军政委,几乎同时被授予上将军衔,又创造了一个纪录。这意味着中共“军改”的下一步——军衔制度改革迎来大变。

按照近年解放军惯例,解放军晋升上将要满足“4+2”两个条件,即晋升中将满4年,且履新正大战区职级满两年,然后再综合评估现实各军兵种比例确定晋升上将员额。特殊地,新晋中央军委成员则不拘泥于上述条件,将旋即被晋升为上将,比如中共十八大后新晋军委委员魏凤和(时任二炮司令员)、十九大后新晋军委委员张升民(中央军委纪委书记)即为此情形。

而徐忠波的晋升则打破了这一“惯例”,事实上,徐忠波被授予上将军衔既不满足晋升中将满4年的条件(2017年7月担任西部战区陆军政委),更不满足履职正大战区级满两年的条件。为什么“破格”提拔?

2015年底中共启动之军改即包括军衔制度改革,彼时外界争议的焦点在于:解放军军衔分3级10等,而职级则从中央军委副主席到排共计15级,实际上军衔与职级非但无法一一对应,而且时常出现一级军衔对应大约三个职级的情形,不对应甚至“倒挂”经常发生,对特别注重上下级关系的军队来说势必影响指挥的权责。

军改期间,中国全国最高立法机关曾在2016年年底发布《关于军官制度改革期间暂时调整适用相关法律规定的决定》,称军官制度改革期间,暂时调整适用《现役军官法》《军官军衔条例》中军官职务等级、军衔、职务任免、教育培训、待遇保障、退役安置有关规定。具体办法和试行范围,由中央军事委员会组织制定和予以明确。改革措施成熟后,及时修改完善有关法律。2019年12月8日,中央军委办公厅印发《关于先行调整军级以上军官军衔晋升有关政策的通知》,少将以上将领军衔制度开始。

事实上,2018年夏罕见地未晋升上将后,习近平也同样罕见地在2019年夏、冬两季两次晋升了17名上将,而打破常规之处更在于17名新晋上将几乎很少完全满足“条件”的。相反,它已开始展露迹象,即上将军衔将是正大战区以上将领“标配”,军衔随着职级调整而跟上的迹象。

目前,中央军委委员及主要组成“大部门”、五大战区军政主官、五大军兵种及武警部队军政主官以及部分军事院校主官共计32位正大战区级以上将领,均已晋升上将军衔。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