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场|念平安经的,何止一个副厅长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对于童话《皇帝的新衣》,一直有一种成人向的解读:看似是被两个外来“裁缝”骗了的皇帝,根本不是愚蠢的受害者,而是有意利用“新衣”指鹿为马,测试自己的权威。

而现实中“副厅长的新衣”根本不用借助外来的裁缝,自己写一本《平安经》就好了,那些把人类器官、机场码头、山川万物后面都加上“平安”二字的写作手法,不仅借鉴了后现代波普艺术中复制黏贴的创作理念,而且效率极高,按《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微信公众号“侠客岛”的说法,是个人半天就能写十万字。

吉林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厅长贺电,是要写一本类似于满纸“阿弥陀佛”那样的佛经吗?当然不是,贺电作为中共党员,而且官居高位,不可能有马列之外的信仰。所以《平安经》只可能对标的是中国古代“经史子集”的那个“经”,作者的野心是要把这本奇书写成“儒家经典”。

吉林省应急管理厅的微信公众号“吉林应急管理”就非常能读懂领导的远大志向,5月9号曾发文《拜读“平安经”感言》,里面用“儒林巨制”来形容《平安经》,并官方盖章“值得一读”。吉林省当地公安系统的官方公众号也曾发表赞扬此书的书评,“官员阅读此书,领悟初心使命。学者阅读此书,顿悟平安哲理。商贾阅读此书,企业平安无虞。民众阅读此书,安享世间太平。”只不过这一番高调赞扬就不如前一个的段位高,万一领导觉得评论的文采盖过原书,心生不悦,岂不得不偿失?

真正的高潮发生在6月7日,吉林长春市举办了《平安经》公益朗诵活动研讨会。根据当地官方媒体的报道,吉林省朗诵艺术协会邀请吉林省“十余位知名专家、学者、诗人”参加研讨会,共同创作原创诗歌、撰写《平安经》读后感。

知名专家学者们对着“1岁平安、2岁平安、3岁平安”写读后感,想必又让自己的笔力突破了生涯原有的天花板,再创新高度。

但肯定高不过当地媒体的描述:《平安经》内容丰富,包罗万象,“亦可作为一部小百科词典,方便读者查阅相关知识。”

只不过“愚钝”的民众不买账,连中纪委官网都发表指出,网上对该书的评价完全一边倒,说明群众心中已经秤出了这本书的“斤两”。

其实按照吉林公安厅最初的回应,贺电利用“业余时间”写本书,并没有什么可指摘的,即便大众认为此书“斤两”不足,那也是人家的“个人行为”。一些评论声音追问出版此书的群众出版社,为什么要在这样的书上“浪费书号”(编者注:中国大陆的正规出版物必须取得ISBN书号)。这就有点心态太狭隘了,出版社出书有严格的流程,选择出什么书,除了有“社会效益”的考量,不是还有“经济效益”嘛,现在可是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时代,《平安经》的定价接近300元人民币(约合42.84美元),陆媒《新京报》的报道中提到“已出库6,000册”,要知道大陆出版行业印刷数达到10,000册的就属于畅销书了,而且一般畅销书的定价顶多是《平安经》的四分之一,所以出版《平安经》,应该不会是亏本的生意。《新京报》的评论文章说“如果贺电本人不是依然身居要职,这本书恐怕连问世都困难”,简直是以啥啥之心度啥啥之腹。

《平安经》事件发酵以来,很多评论声音在追责出版社。(微博@当红炸子鸡小陈)

如果没有后面那些官媒推举、朗诵研讨会之类的“官场现形记”,还真应该把这个案例给美国那些民主党人看看——中国怎么就没有言论自由、出版自由了?自由得很!

所以,7月30日发通告做自我批评,声称“暴露了我社政治意识不强、管理责任缺失、审核把关不严、出版流程不规范等严重问题”的群众出版社,你要是被舆论绑架了就眨眨眼。

群众出版社唯一需要具体说明一下的是,为什么网友晒出的《平安经》封面上,除了群众出版社,还印着人民出版社的名字。人民出版社可是已经在事件发酵后第一时间发声明说,从未出版过《平安经》。

至于这本书是怎么卖出6,000册的,都被什么人买走了,那就需要吉林省委官方专门成立的联合调查组来搞清楚了。毕竟北京大学教授曹和平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说得很严重,“如果是下属或者相关机构买了,这就可能有‘雅贿’的嫌疑”。

是不是“雅贿”还得靠证据说话,本文也不能一直阴阳怪气的反讽,还是要回到正常的说话状态。细看之下便可发现,几乎所有的大陆官媒,乃至一些西方媒体,都从这本《平安经》以及后续的推广活动中,读出了“权力”二字。

仅大陆官媒央视就在不同平台上至少发声三次,称《平安经》是个“让人笑不出来的笑话”:那些拍马屁的人不知道如此吹捧会让自己很掉价吗?“他们当然知道!只不过他们更加知道:自己吹捧后会得到什么,如果不吹捧,可能失去什么。” 《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发微博直指吉林当地官媒,认为给这部《平安经》提供传播舞台的有关机构应当对舆论的质疑给予回应。中纪委官网的评论文章也表示,这样一部“水货”,当地多家媒体居然刊登了读后感言,甚至还有官方媒体组织了研讨会并朗诵,一些领导干部、学者大肆吹捧,实在是“荒唐”,“这背后是不是‘阿谀之风’、‘拍马之风’使然,也需要认真调查”,因为“关系到党员干部队伍的形象”。

其实在很多人眼里,不用调查也能看得出来,新加坡《联合早报》就对《平安经》事件做了连续的跟踪报道,直言此书不仅没有学术或阅读价值,还“可能拉低人们的智商”。就因为作者执掌当地公安大权,不仅能出版,还能招来各方热捧,反映出“权力边界模糊且得不到有效监督。”《星岛日报》等香港媒体也关注了《平安经》背后浓厚的“马屁文化”,法国广播电台等西方媒体又抓住机会对中国官场毫不客气地冷嘲热讽一番。

相比一家大陆国家级官媒“追求个人爱好,也别忘了主动避嫌”的谨慎措辞,《南方日报》要直接的多:用权力为自己“带货”,很容易在“赞扬声”中迷失自我、贻笑大方;更可怕的是,领导干部有爱好,也有可能成为弱点,被一些人投其所好,产生腐败现象。

这种腐败,就是《新京报》所说的溜须拍马拍出了“一条龙服务”,官员很容易收获一堆谀词,在一片吹捧声的“温室环境”中,变得忘乎所以。

官媒的表达止步于“看上去不是大恶,却是腐蚀风气、败坏政风的政治顽疾”,实际上想说而没说出来的是,自中共十八大后的反腐风暴以来,上至副国级下至村官,查处的官员不计其数,中共高层亦把“不能腐、不敢腐、不想腐”的政治生态作为努力目标,但时至今日,与封建糟粕高度结合的媚上拍马的“酱缸文化”,依然于无声之处“滋养”着深层次的腐败土壤,民众期待中的官场作风转变,依然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中国的反腐工作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视觉中国)

更有观点指出,贺电能写出《平安经》,本身就是“跪舔”权力的一次投机。2019年后中国公安体系的宣传语境中,“平安”已经变成了一个带有极强政治符号的主题词。例如2020年4月,中共成立了由政法委书记兼任组长的“平安中国建设协调小组”,取代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的社会治安综合治理职能。这意味着在“新时代”的中国,社会治理的新主题已经调整为“平安”。而这位吉林公安厅副厅长,就跟随这股大势,尾随权力背后,奉上了《平安经》这本书。

只是“或许因能力所限,或许是傲慢至此”,这位“学者型”官员都未好好打磨这本“经”。有网友梳理了贺电的履历,1989年他从四平师范学院(吉林师范大学前身)政治系教师开始,一步步开启了自己的仕途生涯。1999年,还在吉林省委组织部任职的他,进入吉林大学攻读世界经济硕士学位。几个月后,他就从组织部转任省公安厅交警队副队长,这一年,连硕士尚未毕业的贺电又去吉林大学报了个法学博士。

一边读经济学硕士,一边读法学博士,还能兼顾自己在吉林省公安厅和通化市公安局副局长的工作,贺电最终成为了中国官方口中“学术型官员的代表”。2003年和2017年,贺电分别拿到了法学和历史学双料博士学位,答辩论文分别是:《法治政府理论研究》和《清代书法与政治》。

在法学领域,他更是创造性地提出了“平衡法理论”,认为平衡法会“遏制战争,带来和平”。但有自媒体作者评价,“把平衡法翻来覆去看了几遍,没看到它解决了任何实际问题。”不过这不影响平衡法课题被选入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吉林大学甚至专门为这一理论成立了平衡法学研究会,经过选举,贺电成为首任会长。

上述种种无疑击中了中国公众的另一大痛点:现实中可能还有无数个贺副厅长,用手中的权力与学术媾和,拿文凭当自己晋升之路上的垫脚石与敲门砖。而如此炮制出的“学者型官员”的真实水平,就是写出一部《平安经》这样的“奇书”,同时不忘了在书的结尾认认真真地列出了参考文献——如果那些被提到的参考文献有感知能力,应该会感到倒霉吧。

官衔加持、文人互捧,多种因素共同催化下,无下限吹捧《平安经》,隐约成了一个小圈子里的投名状。如《华西都市报》的评论文章所说,“当不学无术遇上奴颜媚骨,谁也不比谁更无辜。”

拍马屁者自始至终都围绕“权力”二字展开,“当有的人已经忘了自己手中权力的来处,自然也就找不到将要去往的方向”,最终的结果只能是中共第五代领导已提出7年有余的“官员能力现代化”被消解于无形。不过贺副厅长最新保佑平安的举动不是“念经”,而是在吉林省公安厅党委的民主生活会上作“深刻检查”。根据30日的官方通报,吉林省公安厅厅党委成员一致表示“全力配合调查组工作,尽快查清事实”,并表示“要以此次事件为警醒,深刻汲取教训,认真反思问题”。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大陆媒体在此次事件中表现的格外“亢奋”,几乎每一家有影响力的媒体都在痛批《平安经》。有观点认为,在当前中国大陆越收越窄的舆论环境下,说什么都有风险的官媒,每天的工作无异于在念另一种千篇一律的“平安经”。贺副厅长带来的可笑与荒谬之外,或许让大陆官媒别有一番触景生情,于是抓住机会“到水面上透口气”。怒人不争,何尝不是在哀己不幸。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