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争锋西太平洋 被推上火线的中国海军航空兵

撰写:
撰写:

北京时间7月29日,美军一架P-8A海上巡逻机从台湾南部海域进入中国南海地区后折返,距离中国广东海岸最近仅有52.11海里(约96.5公里)。当天还有一架KC-135R空中加油机现身此地,向西飞行一段距离后折返。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7月28日表示,根据公开报道,今年上半年,美军机在南海活动多达2,000多次。本月15日至28日,美国军机已连续12天的近南海侦查。如果再加上7月29日,则是连续13天。另有“南海战略态势感知”7月27日提供的数据显示,当月进入南海上空的大型侦察机已超过60架次。

与此同时,中国军机在其周边区域的飞行频率也不容低估。其中相当一部分是为应对美军机而起飞警告、监视或驱离,还有一部分是作为中国国防实力提升之后拿得出手的武装力量,正在积极展现和拓展中国的军事张力。如7月30日中国国防部透露,南部战区海军航空兵近期组织轰-6G、轰-6J等新型战机在南海有关海域开展昼夜间高强度训练。

在中国庞大军事体系里人数、装备并不显山露水的海军航空兵,正在中美两军角力前沿的西太平洋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其与中国空军共同构成的空中军事力量,成为中国拓展军事张力的重要支撑。

引人瞩目的中国海军航空兵

除了中美军机频频争锋的南海之外,中国东部也是一片地缘政治复杂且敏感的海域,位于中国大陆、台湾地区、日本和美国势力之间,其间有中日相争的钓鱼岛(日称尖阁诸岛)。日本冲绳县部署的美国空军嘉手纳基地,被美军称为“太平洋的基石”。中国军机在该区域的存在感近年明显增强。

+2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近期报道,从2019年3月到2020年3月,日本航空自卫队总共紧急出动947次,其中大多数情况是为应对中国战机。现任日本航空自卫队第204战术飞行中队指挥官的城田孝道透露,“在过去十年,航空自卫队针对侵犯领空事件的紧急行动迅速增加,尤其是在日本西南方向空域”,“日本自卫队每年大约70%的紧急出动都是在这一区域进行的。”

2020年3月,日本防卫省公布的一张中俄战机飞行路线图显示,用红色标出的中国战机航线轨迹铺满了东海上空。

就职于格里菲斯亚洲研究所的分析师彼得·莱顿(Peter Layton)曾是澳大利亚皇家空军飞行员,他在2019年曾发布一篇评论文章称,“自2016年以来,日本自卫队通常在每次紧急起飞时出动4架战斗机。”“这些日常频繁的紧急起飞任务正在逐渐耗尽日本的F-15J机群,令人担忧的是中国拥有的战斗机数量是日本自卫队的6倍,只要中国认为合适,就可能进一步加大飞行力度。日本F-15J机队的服役年限现在几乎取决于中国。”

相比于美国军机主动趋近巡视和侦察时的被动应对,中国军机在面向日本方面的主动而为,更能展现当前中国空中军事力量的实力。

这些飞临海上的中国军机,其中大部分应该是属于海军航空兵。据悉,海军航空兵隶属于中国海军,现有人员约25,000名、各种飞机近600架,例如歼击机、歼击轰炸机、轰炸机、反潜机、预警机、电战机、直升机等多种机型。其规模已然十分可观,但是在中国军事体系里却并不显山露水。

据悉,截至2020年,中国空军共有398,000多名人员与5,200多架军用飞机。在近年一些公开排名中,美国空军无一例外位居第一,而长期被置于俄罗斯空军之下的中国空军渐有“坐三望二”之势。随着中国第五代战斗机歼-20从2017年开始入列,以及中国空军装备快节奏的迭代更新,中国空军未来发展形势更显可观。

由于歼-20数量较少,仍以本土防御为主,目前似乎尚未列装海军航空兵。但在海军航空兵任务越发吃重的时代背景下,歼-20的列装和战斗力投注料将是大势所趋。如中国航空母舰的相继投入,就将大幅抬升海军航空兵的整体实力。

海军航空兵角色吃重

由于中美战略关系越发紧张,两国在西太平洋区域的军事较量也正趋于频繁,海军航空兵在中国军事体系中正在扮演起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以目前形势来看,中美两国在军事层面较量的烈度有明显增加,但仍然在相对可控的范围之内。自朝鲜战争后,中美两国陆军再未发生过直接军事冲突。中美两国均是大国,各自陆军进入对方国土进行战斗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虽然都是拥核国家,但使用核武器的可能性也几乎为零。

中国海军尽管如“下饺子”般入列了大批现代军舰,新近更添加了两艘航空母舰,整体实力仍然远逊于美国。军舰、潜艇贸然出港可能不仅无利于展示国威,反而可能使得自身陷于尴尬危险的境地。在这种情况下,海军航空兵将当仁不让地承担起警戒、监视、驱逐,甚至“短兵相接”的主要角色。这应该也是近期中美两国军机在中国近海都明显趋于活跃的原因所在。

这也意味着,中美两国军机对峙交锋,甚至擦枪走火的风险大增。事实上,两国历史上发生过一次军机相撞事件。

2001年4月1日,美国海军EP-3型侦察机从日本嘉手纳空军基地起飞后,进入中国海南岛专属经济区上空。中国海军航空兵派出两架歼-8II升空监视和拦截。在海南岛东南70海里(约130公里)上空,中国一架军机与美军侦察机相撞。中国飞行员王伟跳伞后下落不明,后被确认牺牲。美军机因受损严重,在未得到中国许可的情况下降落于海南岛陵水机场。被中方俘虏的美军飞行员沙恩·奥斯本(Shane Osborn)事后被美军以“精湛的飞行技巧和勇气”授予飞行优异十字勋章。

+3
+2

此事导致中美之间出现一场严重的外交风波。时至今日,中国社会上仍有对飞行员王伟的非官方纪念和缅怀活动。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中国军改后,在“军种主建,战区主战”的新模式下,空军与海军航空兵的区隔被打通,都将在本部战区的统一指挥下参与军事行动,双方合作有望进一步提升中国对空域的掌握力度。

中国沿海四个战区的空军机关都驻扎在内陆近海位置。其中,北部战区空军机关驻扎沈阳,中部战区空军机关驻扎北京,东部战区空军机关驻扎南京,南部战区空军机关驻扎广州。如此布局进退有据,可守可攻,既有助于拱卫中国近海安全,拒止外部侵入,也有助于拓展中国军事张力,维护海上权益。

2020年7月23日,也即当年中国“八一建军节”前,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吉林省视察时,特意前往空军航空航天大学。这所学校的前身是1946年中共创办的第一所航空学校——东北民主联军航空学校。习近平表示,“要着眼空军转型建设全局”,“紧跟世界新军事革命发展趋势”。引起注意的还有习近平在视察无人机实验室时所称,“无人作战正在深刻改变战争面貌”,“要加强无人作战研究”。

2018年6月,习近平视察北部战区时,还曾提出“推进海军航空兵转型建设”。这些迹象显示出中国高层对空中军事力量的重视和倚重,并且习近平这些指示可能在中国空军和海军航空兵发展历史上有节点性意义。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