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五中】观察站:长谋、强硬与隐忍 “2035远景”下的习式风格

撰写:
撰写:

当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经济下滑和种族问题困扰特朗普(Donald Trump)用推特(Twitter)向美国人发出“我们推迟选举如何”的问题时,太平洋彼岸,他的大国对手——曾被奥巴马(Barack Obama)时代的美国副总统拜登(Joe Biden)用“STRONG”一词形容的中国领导者习近平,用着冷静、强硬的语气,说出了“任何国家任何人都不能阻挡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历史步伐”的口号,并要在2个月后的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上,为正在经历美国压制、突然的疫情和经济下滑冲击的中国人,勾勒一幅“2035年的远景规划”,重新唤醒这个国家的信心。

7月末,中国最高领导者习近平在北京召开了两个重要会议,分别是28日与中共党外人士的座谈会,以及30日的中共政治局会议。在新冠疫情肆虐全球,中美关系动荡不稳的大变局下,这两个中国决策层会议,释放了重要且清晰的政治信号,更让人们借此愈加看清了习近平强烈的个人性格。

从2012年开始,多维新闻就认为中共近当代政治应当用“毛邓习”进行断代认识,这一个判断也在此后的八年中得到证实。尽管看似美国正在试图重建一个遏制中国崛起的“新铁幕”,但是在中共党内,许多人认为习近平是党的一个有力支撑与希望,因为他们不愿看到中国走向前苏联那样的命运。

他们希望能有习近平这样一个强势领导人,带领中共内修外攘。这种信任,得益于习近平反腐、改革、外交等领域中展现出的强烈个人性格,中国人认为在动荡的大海中,他们需要一个更加强势的船长,能够带领他们驶出暴风雨。

习式性格标签中的长谋与勾画蓝图

习近平的性格中究竟有哪些特质让很多人愿意相信他是毛泽东和邓小平的继承者?从他近期的治国政策中能够再度得以透露——两个月后的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上,中国政府要推出“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远景目标”。 “五年规划”、“远景目标”这两个主题词,都透露出习近平作为一个符合中国价值观的领袖人物,善于“长谋”的政治性格以及其本人坚定的政治意志。

当下,美国政府在制度和价值观、以5G为代表的高科技、舆论、经济金融以及军事领域对中国施加高压,习近平与他的领导团队遭遇严重的执政挑战时,中央政府不仅没有自乱阵脚,而是仍然坚持2017年中共十九大时定下的“民族复兴”战略,步步推进稳扎稳打,展现了这种战略定力与意志。

因此可以说,一个政府是否具有坚定的战略定力,在乱局中能否拥有“任他风吹浪打,我自岿然不动”的执政意志,是衡量这个政府执政能力的关键指标。

长谋即“有长远谋略规划”,是“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的另一种表述。而习的长谋,其实也是中共这个政党的执政特质,反映了中共历代领导人之间的政策延续性,对于中国乃至世界局势判断一致。放在当下也体现了习近平的“蓝图意识”,从2020到2050,为他之后的中国领导者勾画蓝图。

在中国历来的政治评价中,“有长远谋略规划”通常被视为是一个优秀政治家的基本品格,更是中国共产党这个政党所诞生的领袖普遍具有的性格。在中共71年的治国历史里,某些国家战略能够长久延续,比如新生代的西方汉学家文浩所说,“赶超西方、把中国建成世界强国的目标,像一条红线贯穿着中国共产党从毛泽东到习近平的整个历史”,这种“民族复兴”的战略便可以视为数代领袖勾勒最长久、最具延续性的谋略。

再比如在中共建政之初的中苏关系恶化后,毛泽东即确立中国“自力更生”政策。自此之后虽然中国内外环境经历了美苏争霸、改革开放、苏联解体、中国入世直至今天,几十年里中国、世界局势无论如何变化,无损这个治国核心政策的光辉,反而愈见其价值。再如“我国发展处于战略机遇期”,“和平与发展是时代主题”这个在中国改革开放初期邓小平提出的对于世界局势的判断,也在过去40年被中共高层不断提及,习近平更于7月30日的中共政治局会议中用这两个政治判断,理性地回应了海内外目前高涨的“中美之间必有一战”的鼓噪。

强势和务实

此外,习近平的“强势和务实”的性格,也在压力下更加凸显,这是奥巴马时代美国副总统拜登对习近平的评价。

当前中国对美之策展现出相当强烈的灵活,触及底线的强硬与有事可商量的柔软。(新华社)

“强势和务实”的这一性格在美鹰派势力意图推动对华关系走向全面对抗的时候,显得更为突出。习和他所领导的中共第五代领导团队显然认为,中国已经是一个国际大国,一个更坚定、连贯的政治、经济、外交政策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一部分。 尽管从中美贸易战开始,习近平和他的同僚已经为平缓与美国的关系竭尽所能,但中美态势的紧张与缓和并非中国一边所能决定。当美国愈加咄咄逼人时,习近平在7月28日的党外人士座谈会上说“任何国家任何人都不能阻挡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历史步伐”,这一句表态,为“习式强势”增加新的注脚。

隐忍且灵活

习近平在中美关系特殊局势下展现的第三个性格特质即“隐忍”,他并非一个鲁莽的政治家。无论是毛泽东、邓小平还是习近平,中共的这三位领导者都能够为了实现更大的战略目标而使用柔软的手段,他们擅长拿着一副不好的牌,凭借着相当的技巧以避免更严重的灾难,这是经常被人忽略的一面。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在谈及自己对毛泽东执政的思考时曾说过,“历史上从来没有哪一位中国的统治者像毛泽东一样集历史性、权威、冷酷和全球视野于一身;面对挑战时雷厉风行,而在条件不允许他继续一贯强攻猛打的作风时又能展现灵活的外交手腕。”同样的评价今天完全可以套用在习近平的身上。

当特朗普团队频繁用“脱钩”来阐述未来中美关系时,只要不涉及底线,中国愿意坐下与美国谈判贸易争端。习近平重要的副手刘鹤在2019年频繁奔波于太平洋的两岸,中国的外交系统也一度坦诚今天美国仍然是世界的领袖,就是希望放低姿态,灵活处理与美国人之间的关系。

我们仍然要坦率地承认,摆在习近平和他的执政团队前面的挑战,可能是空前的,或许只有毛泽东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和邓小平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所遇到的困难才能相比。但是这也再度印证了“毛邓习”政治传承的客观性和必要性。而习近平在过去数年间展现的性格特质,也在他的父辈毛、邓身上有过多维度的展现,更是由这些中共领导者再度倒灌至中共这个政党基因中的性格——有着长远的谋划、面对挑战坚定不移以及为了达到目标愿意韬光养晦。如果不能读懂这一点,不能认识到仅仅依靠打压,是难以压垮习以及他的政党和国家这一事实的,注定在毛泽东之后,西方对华对抗政策的再度失败。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