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鸟生商 原来殷商祖先化身是猫头鹰

撰写:
撰写:

8月4日为一年一度的“国际猫头鹰关注日”(International Owl Awareness Day),目前全世界的猫头鹰约有200种,近年来在大众文化如畅销小说、电影《哈利波特》的影响下,带动起全球把猫头鹰当作宠物的风潮,导致野生猫头鹰被不当捕捉与非法贩卖,更让部分野外猫头鹰族群已濒临灭绝。事实上,外表看似可爱的猫头鹰仍是猛禽、掠食者,并在中西方文明各自拥有不同的文化象征,而在上古时期的中国,也曾为猫头鹰痴迷。

在畅销小说、电影《哈利波特》的影响下,带动猫头鹰宠物风潮。图为哈利波特与他饲养的雪鸮海德薇(Hedwig)。(百度百科)

远古时期的中国人一边努力在自然环境生存,也一边仔细观察天地万物的变化,以此逐渐发展出一套独特的世界观。对于中国人来说,天是要顺应不可违逆的,而能够自由遨翔、又可在树梢停留,在天地间穿梭并来去自如的鸟儿,就被人们视具有神性、能与上天沟通的使者,进而成为天界动物的象征。已故中国上古史学者张光直(1931-2001年)分析“如果树干是巫师通天的通道,那树顶上栖息盘旋的飞鸟可以视作登天阶梯的延伸”。

既是上天使者也是祖先化身

在众多“能与上天沟通”的鸟类中,远古时代的人们最偏爱古称“鸮”(音消)的猫头鹰。在陕西省华县太平庄的仰韶文化(公元前5000-前3000年)墓葬中,考古人员曾发掘出一件陶鸮鼎,且各地的仰韶文化遗址也出土许多类似鸮造型的实用器物。除了仰韶文化外,位在内蒙古的红山文化(公元前4000-前3000年)也有出土大量鸮造型的玉器,但学者推测玉鸮应与其宗教文化较有关连。

此为殷商妇好墓出土的石立枭,背后有竖凹槽,由上至下贯穿背部,器底两足与两侧羽尾着地处之间有不规则形的空槽。推测这件器应当为木构建筑的装饰,背后及底部的空槽可将本器嵌入木结构中。(Facebook@历史文物陈列馆Museum of Institute of History and Philology)

这股对猫头鹰的热爱,也能在殷墟出土的器物中看到。如殷墟妇好墓曾发现多件玉鸮,其造型、雕法与纹样基本一致,整体造型为圆雕、蹲式、头上有两个毛角、圆眼、菱形眼眶、长钩喙下卷至胸前、短翅、短尾触地、短足、双钩阴线刻翅羽纹、勾云纹、尾羽纹。不过商代最多的,还是青铜鸮,不仅造型繁多且制作精致,鸮的特征非常鲜明。

殷商时期鸮类器物如此流行,代表当时人们对于猫头鹰曾有疯狂的崇拜,为何商人对鸮如此钟情呢?从出土青铜鸮判断,其造型与纹样皆带有浓厚的宗教色彩,学者推测其或许是在宗教祭祀场合使用。众所周知,商人特别崇敬鬼神,而祖先是他们主要祭祀的神灵。《礼记.表记》载:“殷人尊神,率民以事神,先鬼而后礼”,道出殷商文化特色-商人把祭祀祖先、神灵列为首要。且祖先与神灵不同,与自身是最为亲近的存在,因此举凡后代子孙与占卜吉凶等问题必定会向祖先请教。更会用丰厚的祭品、隆重的祭典,来取悦祖先,以得到先人的庇佑,这也是为何殷商时期会大量使用礼器的原因。

在商人眼中,猫头鹰为祖先的化身,其鸣叫声等同祖先的呼唤。(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总是在夜晚出没的猫头鹰,则被商人视为背负祖先的灵鸟、祖先的化身,而把鸮当作祖先来崇拜。甲骨文中的“雚”(音贯,观的古字),其来源正是一只瞪大眼睛的猫头鹰。而商族族源神话也与鸟有关,传说来自少昊的有娀氏之女简狄,因吞了玄鸟所产的蛋而生下契,《诗经.商颂.玄鸟》有载:“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宅殷土茫茫。古帝命武汤(商汤,公元前17-前16世纪),正域披四方”。从商人对鸮的重视度,有部份学者认为“玄鸟”可能不是指燕子,而是祖先的化身-鸮。

此为殷商妇好墓出土的石立枭,有相当鲜明的猫头鹰耳羽特征。以立体的技法雕出全身各部大样,再以强有力的凹线纹刻出眉、眼、羽毛。(Facebook@历史文物陈列馆Museum of Institute of History and Philology)

与生育息息相关的玄鸟

上古时代的社会,存在着相当浓厚的动物图腾信仰,今日学者普遍认为殷商的先祖为以鸟图腾为主的少嗥氏之族。而玄鸟生商的神话,并没有因为商亡而中断,不仅流传更广还追加许多设定。学者推测由于古人尚无法说清妇女怀孕的原由,但观察到禽类的蛋经由孵化变为新生命,于是将两者相结合,这样的解释为时人普遍接受,进而广为流传。不过到了春秋战国时期简狄已经成为帝喾之妃,而在知名诗人屈原(公元前343-前278年)的作品《离骚》、《天问》里,更是把玄鸟与帝喾相结合,本来为“感玄鸟而生”,或“无父而生”的商代始祖契,有了父亲。

到了秦汉时期,被商人视同神一般存在的玄鸟,反而成为类似送子鸟的存在,如内容以先秦史料为主的《逸周书.时训解》,就有载:“玄鸟不至,妇人不娠”,《礼记.月令》也载:“仲春之月……玄鸟至。至之日,以大牢祠于高禖(禖,音没)。天子亲往,后妃率九嫔御,乃礼天子所御”,人们会在仲春玄鸟到来的时节,向生育女神高禖求子。据学者研究,高禖为中国远古时代的生育之神,夏商周三代皆有,不过对象不同,夏人认为高禖是女娲、商人觉得是简狄,而周人则视作周人始祖后稷之母姜嫄(嫄,音原)。

魏晋时期,祭祀高禖的活动与三月三日上巳节结合,当天除了祓禊(驱除疾病灾厄)与男女约会外,人们在曲水流觞游戏中还会把鸡蛋或是其它禽类的蛋煮熟,放入水中顺流而下再食用,西晋文人张协在《洛禊赋》中写道:“夫何三春之令月……朱幔红舒,翠幕譑连,浮素卵以蔽水,洒玄醪于中河”。这种在仲春时祭祀高禖、迎玄鸟求子的习俗一直延续至明清,清代《昌黎县志》载:“三月三日‘蟠桃会’……男女俱簪鲵叶,若门前插柳,以迎玄鸟”。

上古神话的演变,反映故事情节从简变繁的过程,不过内容如何加油添醋,始终没有改变“玄鸟生商”的主题,而故事最初的版本,可说是母系社会过渡到父系的真实记录。从上古至殷商时期留下来众多有关于鸟、鸮的器物与甲骨文来看,虽然今日中国人多自称为“龙的传人”,但鸟类信仰与鸟图腾仍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