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高考满分作文引热议 凸显“作文”评分误区

撰寫:
撰寫:

中国大陆高考结束后,浙江“教学月刊”公众号公布一篇“生活在树上”的浙江省高考满分作文,文中大量使用古老艰深的词汇,和引用大量西洋哲学家的著作和名言,让这篇作文非常不容易被解读,也被阅卷教授称赞是“老到和晦涩同在,思维的深刻与稳当俱备”,但也引起许多批评认为是“哗众取宠”,这篇作文也已经被公众号拿下。

艰涩内容获得两极评价

这篇作文里面大量使用嚆矢、肯綮、祓魅、婞直等等艰深的古词,还引用海德格(Martin Heidegger)、卡尔维诺(Italo Calvino)、麦金泰尔(Alasdair MacIntyre)等等哲学家,例如首段:

“现代社会以海德格尔的一句‘一切实践传统都已经瓦解完了’为嚆矢。滥觞于家庭与社会传统的期望正失去它们的借鉴意义。但面对看似无垠的未来天空,我想循卡尔维诺‘树上的男爵’的生活好过过早地振翮。”

但是此篇文章在网络上广泛受到批评,许多网民认为这只是在卖弄专有名词,“炫技”多过了真实的文章的意义,是“词不配位”、”脱离常识”,有的网民更直接:“你丫的说不说人话?”这些批评者其中还包括了知名的作家马伯庸,许多大报社评、公众评论号也都特地撰文评论。

胡适曾书写《文学改良刍议》倡议白话文文学。(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作文考试并非一般文章

在这里必须指出,对作文的学生本人进行批评无论在情在理上都是不对的:学生写卷子是给阅卷教授打分数的,既不是写给社会大众看的、也不是学生公开到网络上的,学生实在既没有必要也不应该背上这个”社会观感”的责任。

“教学月刊”最初把这篇满分作文公布,往好的说是想起一个示范满分作文的作用,往比较私心的角度来说,就是想招摇一次,告诉各省的教授,咱浙江出了一个奇才。自然的,当这个动作招来了一些负面的观感时,“教学月刊”负起责任把这篇作文撤下,是一个正确的动作。

进一步分析,这篇作文究竟为什么能够得到阅卷教授的赏识拿到满分,实际上从公布的细节可以知道并不是一开始就是满分的,而是第1次阅卷拿到了偏低的39分、第2次复审却拿到了极高的55分,差距太大所以有了第3次复审,同样是55分,最后是阅卷组开会同意给了60分满分。可以发现,就算同样是阅卷教授,也是有意见不同的情况的。

基本上可以同意,这篇作文是够独特了,也可以看出学生的阅读量是极大的。但是”独特”是不是就代表了值得满分鼓励呢,这就有很大的讨论空间。一篇“作文”到底需要呈现出什么元素,一直都是作文评分的难处。

两岸都有文白之争

台湾于1990年代实施”教育改革”后,不断质疑古文的重要性,让课本中的文言文比例从过去的70%甚至80%以上,不断被降低后,也于2017年再一次调降到3年平均35%至45%。

2017年9月10日台教育部召开课程审议大会,审理文言文、白话文争议。(教育部供图)

现在两岸三地作文考试时间都缩短、篇幅也都减少,要在这么有限的1千多字里面呈现出什么“独有创见”或是”深厚内涵”,很明显都是不现实的;所以自然的,那些用字古老的、用很多典故的、掉了很多书袋的,就更是能够在一片卷子海中”脱颖而出”。

问题是,这到底有没有一个限度。古老到了《楚辞》的”婞直”,那是很古老了;掉书袋掉到了20世纪初的西洋哲学家,那是很大袋了。只是,如果真有别的学生写上甲骨文,掉了亚里士多德(Aristotélēs)和苏格拉底(Socrates)的书袋,恐怕又会掀起更大的争议了。

从这点来说,这篇满分作文也是对现在”作文考试”的一种反讽、一种考验,指中的正是”作文考试”的核心意义:考作文到底为的是啥子?是要测验学生读了多少本古书?测验学生知道多少个哲学家?还是为了筛选出未来的古文大师、哲学家皇帝?

其实,比起作文本身的示范作用,被作文激起的各方讨论还是更有意义的。如果这篇作文是在有意识的状态下选择了这种书写方向,那或许给满分还是太低了。

推荐阅读:

中国古文物陷入空前危机 熬过千年岁月如何熬过洪涝侵袭

课纲文言文比调降 台中研院士批:政治干预

课审大会翻案成功 台湾课纲调降文言文比例

文以载道 台湾文白比例不应惹尘埃

台课纲“文白”之争 百作家挺降文言文比例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