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空回应蓬佩奥 王毅的积极背后是世界“第二”的尴尬

撰寫:
撰寫:

北京时间8月7日,中共中央外事委秘书长兼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在中国外交部官网发表对美关系文章,6,000多字的长文中,杨洁篪呼吁中美珍惜41年建交成果,管控分歧。其实,这与两天前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的采访发言高度一致。8月5日,王毅通过中国官媒新华社发表对美政策的讲话,在这次官方有意安排的采访中,王毅一口气回答了包括关闭总领事馆、美国对港政策等12个问题,被视为是对日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新铁幕演说”的隔空回应与当前中国对美关系的高层表态。

王毅这次借媒体放话背景有二,其一是6月中旬中国外交“三号人物”杨洁篪与蓬佩奥在夏威夷的密会被后者认为是在“老调重弹”。当然,这或许是蓬佩奥继续推行其对华政策的借口,但今天两国外交决策人物的沟通已经不再是面谈或者如两国国防部长那样的电话形式沟通,而是隔空喊话。其二,那次密会之后,中美在多个领域全面交手,以7月21日美国突然关闭中国驻休斯敦总领事馆为标志,中美关系急速恶化。

基于这样的局势,外界将中国外交部长的回应称之为中国战狼外交软化。这种说法的原因是认为中国在蓬佩奥发表演讲两周后才回应,且用词和缓,有意避免中美冲突升级。尤其是其一再重复今天的中国并不是当年的苏联,中国更无意去做第二个美国,且称中方随时可以与美方重启各层级、各领域的对话机制,任何问题都可以拿到桌面上来谈。

检视这篇采访稿,王毅七千多字的发言表面上看是对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尤其是蓬佩奥本人的直接回击,但是如果人们只是如此认识也未免太浅显了,它所表达的含义远较此更加丰富。

我们必须理解在中美关系如此复杂紧张的态势下,尤其是特朗普政府咄咄逼人毫不留情的组合拳之下,王毅(也包括其他来自中共官方的声音)还要如此不厌其烦地“白费唇舌”。

一言以蔽之,不管外界如何鼓噪“厉害了我的国”,中共首要清醒认识自己的处境和定位。

其一,从综合国力上说,自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以来,中国综合国力的确突飞猛进,GDP总量一举超过美国GDP总量的70%临界值,甚至在若干方面也的确有底气与美国一较高下。但是,坦率讲,中国现在没有全面挑战美国“全球霸主地位”的实力和能力,尤其是在国内矛盾重重、主权未完全统一的背景下,更是如此。所以,中国不能被这些成绩冲昏了头脑,让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和冒险主义思想左右国家决策。

其二,中国没有必要挑战美国,并不意味着“我不犯人,人不犯我”,中国不可能继续“扮猪吃老虎”——因为美国也不会再允许中国这么做。这也是为什么中国一再强调无意争霸却仍被美国抓住不放的原因。这就是中共当下所面临的两难处境。那么,怎么办?

与美国进行正面硬杠?任由中美关系陷入“新冷战”甚至“热战”?中国虽然没有对等实力,但当真走到这一步,美国恐怕也很难感到轻松,但是这对中美两国来说将是灾难性的,对世界其他国家来说也将是如此。和平有一线希望,中国必定要去争取。这就是中国为什么频繁喊话,也只讲对等报复不愿看到局面螺旋激化的原因。

但是,对话不是屈膝投降。在中国国内,不光是民族主义者不会答应,恐怕对美国抱有强烈好感的自由派也不会答应。自中美矛盾激化以来,中国国内的舆论场其实也在发生变化。对于为什么不能投降,原因很简单。历史已经证明,投降将意味着中国将沦为美国影响下的二流国家,像日本、苏联已经证实了。而且,历史上,1949年的中国曾经抵抗了各种恶劣的国际形势,没有人愿意在当前更好的局势下反而选择“缴械”。

中共也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中美贸易磋商第一阶段协议的达成过程就说明了这一点。

反过来再说所谓的战狼式外交软化,其实从一开始,战狼式外交就是西方媒体给中国外交风格转变的一个标签。而中国外交风格的变化是因应美国对华政策的转变以及外部环境的变化而进行的风格调整。无论是王毅此次喊话所称,中国对美中国的对美政策保持着连续性和稳定性还是中国至今仍能保持被动还击范围以内的外交动作,都说明所谓战狼式外交并不与中国外交策略相符。至于为什么有战狼外交的舆论,这或是风格强烈变化带给外界的冲击,再或者是战狼式的标签更易于记忆。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