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在行动:麒麟高端芯片断供之下如何赢取下一个时代

撰寫:
撰寫:

北京时间8月11日,来自中国媒体快科技的报道显示,不少人相当期盼的华为Mate40手机内部代号流出,拥有更强大5G、AI、CPU和GPU能力的该手机系列,将首次在不同型号上使用不同系统版本,其中Mate40Pro搭载基于开源安卓11的EMUI11,而标准版Mate40则会使用基于安卓10的EMUI10.x。

华为手机在2019年的销量为2.4亿台,2020年4月华为手机销量历史上首次超越韩国三星,成功登顶全球第一位置。(新华社)

中国科技企业巨头华为业务范围涉及电信网络、企业网络、消费者和云计算等诸方面,从2012年起成为全球最大电信设备制造商后,近年来在智能手机等领域也是佳绩频传。市场调研机构Counterpoint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20年4月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为6,937万台,同比减少41%,其中三星手机市场占有率约为19.1%,华为则达到了21.4%,历史上首次超越三星,成功登顶全球第一位置。

华为手机在2019年的销量为2.4亿台,Mate系列是其旗舰手机型号之一,如果华为Mate40系列两款机型在系统底层上存在差异,则意味着两者搭载的处理器或将不同。

华为消费者业务首席执行官(CEO)余承东8月7日在中国信息化百人会2020年峰会上表示,将于9月发布新一代华为Mate40手机,搭载最先进的华为麒麟5G芯片。他在峰会发表的《扎扎实实赢取下一个时代》的主题演讲透露,由于美国第二轮制裁,Mate40搭载的麒麟9000芯片,很可能成为华为麒麟高端芯片的最后一代,这也意味着Mate40系列可能将是华为最后一款搭载麒麟处理器的旗舰手机,他表示“这真的是非常大的损失,非常可惜”。

余承东指出,过去十几年华为在芯片领域的探索从严重落后,到有点落后,到赶上来,再到领先,投入了巨大研发,过程很艰难,“但很遗憾在半导体制造领域,华为并没有参与。我们只做芯片设计,没有芯片制造,我们很多很强大的芯片都没有办法制造了,我们说要解决这些问题,需要技术创新,技术、技术、技术。”

2019年9月6日,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在德国柏林国际电子消费品展览会(IFA)出席发布会,发布最新5G芯片。(视觉中国)

对于已经冲在了全球信息和通讯技术最前沿的华为,美国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一直试图阻碍其供应链,狙击华为的成长。美国商务部在2019年5月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禁止华为向美国供应商进行采购,但此后一再延长其“临时许可证”。据《华尔街日报》8月8日报道,华为供应商——美国芯片巨头高通正在游说特朗普政府,呼吁取消对高通向华为出售芯片的限制。

2020年5月15日,美国再次宣布延长华为“临时许可证”至8月13日,与此同时,美国商务部又出台新规全面限制华为:即使芯片本身不是美国开发设计,但只要外国公司使用了美国芯片制造设备(采用美国软件和技术生产),就必须获得美国政府的许可,才能向华为或其附属公司提供芯片。

中国高端芯片生产能力尚未跟上来,华为自研麒麟旗舰芯片所采用的7nm(包括将来的5nm)目前只有台湾芯片代工厂台积电和韩国电子元件制造商企业三星具备代工的技术实力,而台积电为华为代工的芯片,其中使用的一项技术涉及到了美国EDA软件和技术设计,并且还使用了美国的ARM架构。

从2020年二季度全球前十大晶圆代工厂营收排名来看,位列第一的台积电市占率高达51.5%。台积电在7月16日的二季度财报会上表示,按照目前的法律法规,台积电在9月14日后将不能再为华为出货晶圆;而更早时候,台积电已宣布自5月15日起不再接受华为的新订单,已有订单预计在几个月内交付完成。

台积电断供华为,三星也受到美国禁令波及,无法向华为供货。华为陷入了空有领先全球的芯片技术,却无工厂能生产出来的窘境。

对华为来说,制裁是很痛苦的,但同时也是一个重大的机遇,迫使华为加速产业升级。在美国多方打压之下,华为并没有止步:在半导体方面,华为正全方位扎根,突破物理学材料学的基础研究和精密制造;在显示模组、摄像头模组、5G器件等终端器件方面,华为正加大材料与核心技术的投入,以期实现新材料+新工艺紧密联动,突破制约创新的瓶颈。

芯片产业链非常长,不是一两家家企业能够做全的,“现在我们(华为)从第二代半导体进入第三代半导体时代,希望在一个新的时代实现领先。在终端的多个器件上,华为都在投入。华为也带动了一批中国企业公司的成长,包括射频等等向高端制造业进行跨越。”

华为方面也呼吁半导体产业链上的伙伴应该全方位扎根,从根技术做起,打造新生态,在EDA设计、材料、生产制造、工艺、设计能力、制造、封装封测等全面发展突破。

在华为看来,天下没有做不成的事情,只有不够大的决心和不够大的投入。目前华为有700多名数学家,800多名物理学家,120多名化学家,还有6,000多名专注基础研究的专家,6万多名各领域的工程师;华为的研发经费,据称和中国科学院持平,比所有境外上市的中国企业都要高。

2019年华为全年营收达到8,500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今年3月有报道称,华为计划把2020年研发预算提高58亿美元,华为今年整个研发费用要超过200亿美元的水平,约合人民币超1,421亿元。近日又有消息指出,华为在2020年的研发费用将超过1,500亿元人民币。

在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看来,华为每年研发经费中,约20%到30%用于研究和创新,70%用于产品开发。他在2019年的讲话中已清晰提及,“华为公司未来要拖着这个世界往前走,自己创造标准,只要能做成世界最先进,那我们就是标准,别人都会向我们靠拢”。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