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机战争】继大疆后美盯上中国军用无人机 重磅反制措施出炉

撰写:
撰写:

美国即将倾销台湾高达6亿美元的4架无人机交易,导致中美关系急遽恶化,可见得无人机战场的厮杀激烈,以及其在国际战略棋局上事关重大的特色。此次军事议题聚焦全球两个无人机大国,就中国与美国的无人机发展、科技、倾销以及未来形态的各个面向,进行科普解说,使读者对无人机议题有新的认知。

无人机技术起源于美国,最早将无人机投入实战的也是美国,拥有当今世界最大规模军用无人机队的还是美国,然而在全球无人机市场混得风生水起的却是中国。在军用市场,中国彩虹系列、翼龙系列军用无人机热销中东,引得美国眼红不已;在民用市场,中国大疆等品牌无人机更是热销世界,甚至连美军都有采购,以至于美国不得不以国家力量打压。

+2

中国与美国是当今世界两个最大的军用无人机研制与生产国,其在研及装备的军用无人机无论是数量还是种类都远超其他国家。可以说,世界军用无人机市场的竞争,事实上就是中美之间的竞争。当然,美国作为世界无人机技术的引领者,中国作为后发者实际上也是在“摸着美国过河”,美军装备的军用无人机中国几乎都有与之对应的型号。

据英国智库“国际战略研究所”《The Military Balance 2018》报告披露,截至2018年美军装备无人机1,139架(不包括20kg以下的微小型无人机)。其中,空军420架、陆军430架、海军91架、海军陆战队198架、海岸警卫队0架;侦察无人机(ISR)564架,察打一体无人机(CISR)547架,占总数的97%以上,可见美军无人机目前执行的主要任务即是侦察与打击,运输无人机(TPT)仅28架。

美军目前装备的大型无人机包括,MQ-1捕食者无人机及其改进型MQ-1C灰鹰无人机、发展型MQ-9A/B收割者无人机,由美国通用原子航空系统公司(GA-ASI)研制;RQ-4A/B全球鹰无人机及由其发展而来的MQ-4C海神无人机,由美国诺斯罗普·格鲁门公司(Northrop Grumman)研制;具备隐身外形的RQ-170哨兵无人机,由美国洛克希德·马丁公司(Lockheed Martin)研制。

在上述几种无人机中,MQ-1、MQ-1C、MQ-9A/B属于察打一体无人机,集侦察与打击于一体“发现即打击”,同时又具备较长的航程,可以长时间在战区巡逻待命。2020年1月3日,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重要将领苏莱曼尼(Qasem Soleimani)在伊拉克巴格达机场附近被美军无人机炸死,执行这一任务的即是MQ-9A/B收割者无人机。

在中国与MQ-1、MQ-1C、MQ-9/AB相对应的是彩虹系列无人机、翼龙系列无人机,分别由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研制,在装备中国军队的同时,还大量出口中东地区。2017年就有新闻称,沙特阿拉伯引进了彩虹-4A无人机及全套技术和生产线。伊拉克也引进了彩虹-4无人机并用于实战,翼龙系列无人机目前公开的出口国就有7个。

此外,中国还有装备涡喷发动机的云影无人机即翼龙-10无人机,由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研制,其飞行性能比MQ-1、MQ-1C、MQ-9/AB及彩虹、翼龙等装备活塞发动机、涡轴发动机的无人机要好很多。最近,中国甚至还将云影无人机用于台风观测,飞临台风中心上空投掷传感器吊舱。

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RQ-4全球鹰无人机操作台。(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

RQ-4A/B全球鹰无人机及MQ-4C海神无人机属于战略侦察无人机,装备有动力强大的涡轮风扇发动机,巡航速度较高,航程超过一万公里,全球鹰无人机甚至可以从美国本土出发执行战略侦察任务。中国与之相对应的是翔龙无人机,由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研制、贵州航空工业公司生产,但由于发动机技术的落后,目前翔龙无人机使用的是耗油量较大的涡喷发动机而非全球鹰、海神的涡扇发动机,好处是最大飞行速度比全球鹰、海神都高,不好的是航程远远不如全球鹰与海神,不过执行中国周边海域的侦察任务绰绰有余。

相对于美国具备隐身能力的RQ-170哨兵无人机,中国也有与之类似的利剑无人机,也即攻击-11无人机。2019年中国建国70周年阅兵时,利剑无人机在战略支援部队无人机方队首次亮相。一同亮相的还有无侦-8无人侦察机,中国官方介绍称其可对防守严密的战略、战术目标实施有效突防,军事专家猜测无侦-8是为了配合中国反舰弹道导弹而生,肩负为反舰弹道导弹确认目标的重任。

中国军用无人机在一定程度上确实对标美国,或者说“摸着美国过河”,但美国数十年的技术积累并非短时间可以抹平,在整体技术水准上中国与美国有差距,在航空发动机、全球卫星通信系统等关键技术上差距尤其大,在军用无人机体系上倒是与美国差距不大,都建立了覆盖战略与战术、战区直至班排的无机体系。但美国无人机所能执行的任务,中国无人机一样也能执行,中国同样也为无人机开发出了类似美国地狱火导弹等的AR-1、AR-2空地导弹等配套武器,更为重要的是中国无人机价格较美国便宜,也不像美国那样附带种种条件,使得中国察打一体无人机在海外尤其是中东地区热销,引得美国又是眼红又是担忧。

+3
+2

早在2018年美国《防务新闻》就发表文章,对中国无人机在中东的热销表达担忧,“中国向中东国家出口无人机的举动,可能导致使地区力量态势发生转变……中国无人机将成为中国借以打开中东军火市场和其他商贸市场的敲门砖,甚至成为密切中国与中东国家关系的纽带,而此举将增加中国对中东地区的影响力,且无需像美国一样进行政治甚至武力干预”。因而,美国政府和国会部分议员“积极鼓吹开放美国对外出口军用无人机的政策限制,以在武器出口利润、装备使用经验和地区影响力等多方面将中国‘排挤’出该地区”。

同年,美国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开始推动无人机出口,白宫宣布了旨在放松对美制无人机国际销售限制的政策变化:“允许直接商业销售给授权的美国盟友和合作伙伴;减少对无人攻击系统的审查;改善融资方案;精简出口流程;并消除其他官僚主义的繁文缛节。”

然而,美国无人机出口最大的障碍在于由美国发起的《导弹及其技术控制制度》(MTCR)。这一制度安排禁止出口射程超过300公里、系统载荷超过500千克的完整火箭系统和无人驾驶航空飞行器系统,无人机就包括在内。中国出口的远程火箭,自用版射程超过300公里,出口版射程则为280公里或290公里,就源于遵守这一制度,虽然中国连续十几年申请加入MTCR都被拒绝。

美国要大量出口无人机,只能通过修订MTCR实现。然而,美国政府没等修订MTCR就已经同意向盟友英国、意大利、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出售MTCR限制范围内的无人机。2020年7月,美国政府又单方面宣布放松对军用无人机的出口管控,“飞行时速在800公里以内的军用无人机将不再受出口限制”,从而事实上完全放开美国军用无人机出口,因为美军现役没有一款无人机飞行时速超过800公里。

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政府此次选择放松对军用无人机的出口管控,一方面试图通过超常规手段抢夺国际军售市场,另一方面则是在向军工巨头等‘金主’示好,为不足百天之后的美国总统大选‘拉选票’”。为了军工集团的利益,美国国会可以强迫美空军采购其此前已经抵制多年的F-15X战斗机,以拯救因737MAX客机停飞深陷危机的波音公司,修改出口限制措施出口军用无人机以换取国内支持根本算不了什么,更何况名义上还可以打击中国无人机外销。就在美国放宽限制后,就传出台湾正在向美国求购4架MQ-9改造而来的MQ-9B海上卫士侦察无人机,金额高达6亿美元。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