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思录:北戴河休假的“异常”

撰写:
撰写:

今次“北戴河休假时期”,栗战书出席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是唯一一次有关七常委的官方露面活动。(新华社)

截至8月12日,中共每年例行的北戴河休假在时间上已到尾声。稍早前,外界质疑中共今年是否依然会举行这一低调的政治活动,不过目前看来,至少中共七常委的确已经在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超过10天时间——而这通常是外界根据行踪判断中共最高领导人是否在“休假”的最主要证据。

根据中国官方披露的习近平行程“日历”,进入8月份后,习近平个人活动包括两次指示批示,分别是6日就“十四五”规划的编制、11日就节约粮食制止餐饮浪费所发的两条指示;3条致电致信,分别是8月1日就中尼建交65周年向尼泊尔总统班达里(Bidhya Devi Bhandari)致贺电,8月5日就黎巴嫩贝鲁特发生重大爆炸事件向黎巴嫩总统奥恩(Michel Aoun)致慰问电,以及10日就原越共中央总书记黎可漂逝世向越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阮富仲致唁电;再有即为11日当天就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所通过的新立法、“共和国勋章”表彰和人事任免发布例行性签发主席令,共计4条。

重要的是这一系列“动作”中,习近平本人并未真正“露面” ,而是隐身在幕后的,这似乎更印证了习近平等中共高层处于“休假”状态。

不过,即便如此,今年的“休假”还是有相当不同的,更值得一说是中共高层是否是在北戴河休假都是存疑的。为什么这么说呢?

其一,有关中共高层的各项活动,新华社所发电讯稿电头均使用北京,近期无一显示“新华社北戴河X月X日电”,显示这次“休假”相当低调和隐秘。

事实上,以习近平未曾露面的“活动”为例,至少进入8月份后新华社的报道都是以“新华社北京X月X日电”为电头报道的。这当然有可能是因为这些文件指示都是由中办具体负责,于北京签发的,所以以“新华社北京X月X日电”为电头问题不大。比如2019年新华社披露习近平在8月4日曾给福建省寿宁县下党乡的乡亲们回信,8月6日就埃及开罗突发恐怖袭击向埃及总统塞西(Abdel Fattah el-Sisi)致慰问电,都是在“北京”发出。

但是,北戴河休假期间,新华社通常会刊发多篇“北戴河电”报道透露休假的一些蛛丝马迹也是惯例。仍以2019年为例,当时新华社等都披露了中共中央和国务院邀请了全国各行各业的58位优秀专家人才代表到北戴河参加暑期休假活动,时间从8月2日到7日。当时新华社即以“拳拳爱国心 殷殷报国志——党中央、国务院邀请优秀专家人才代表北戴河休假侧记”为题,以“新华社北戴河8月7日电”为电头。

其二,更直接地,截至目前,北戴河休假的象征性动作——中共高层代表受习近平委托代为看望休假的专家——至今未披露,这是十分罕见的。

事实上,自习近平上台恢复胡锦涛时期一度中断的北戴河暑期办公制度后,中共高层代表受托看望专家的“传统”也被继承下来。根据中国官方披露的信息,十八大后(2013年至2017年),受习近平委托在北戴河看望暑期休假专家的是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刘云山,时任国务院副总理马凯,以及时任中央组织部部长赵乐际都曾参加看望活动。而十九大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组部部长陈希连续两年(2018年、2019年)扮演这一角色,同时与陈希一同看望慰问的还有一位副总理,过去两年分别是国务院副总理胡春华和孙春兰。

因为受邀休假的专家通常时间较短,仅一周左右,所以这项看望慰问专家、团结统战知识分子的政治任务通常被安排在8月上旬的某一天,2019年安排在了8月3日,2018年安排在了8月4日,2017年是在8月9日,2016年、2015年、2013年都是在8月5日,2014年则是在8月6日。

包括陈希在内,中共高层代表此次未见披露在近期于北戴河看望慰问专家,打破了自2012年迄今的惯例,究竟意味着什么?如果因为新冠肺炎(COVID-19)的原因,中共暂停了北戴河集体休假,避免聚集性活动,逻辑上说也是顺理成章、无可厚非的。

其三,暂停北戴河集体休假不代表中共高层并没有休假,而是说中共高层考虑到现实的安全问题可能只是“换地方了”。

一方面,人们注意到中共高层集体隐身,的确只是保留了最低限度的工作状态,未下发通知,也没有进行重大部署;而另一方面,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罕见地在8月8日至11日召开了一次颇为重要的会议,作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和中共第三号人物,栗战书也的确在北京露面了,这当然有可能被认为是栗战书提前结束休假,不过与会者也有可能并未离开过北京。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