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武汉病毒研究所罕见对美曝光 是否为时已晚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19年12月中国首次确诊一名本土感染新冠病毒(SARS-CoV-2)的患者,正式揭开了一场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公开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2020年8月12日,全球已有2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超过2,000万人确诊,逾73.9万人因病去世。受到疫情重创的各个国家,同时出现了一个疑问:新冠病毒究竟从何而来?

作为最先拉开人类与疫情大战序幕的中国,成为了嫌疑最重的国家。中国疫情“震中”武汉市的一个病毒研究所,更被很多人视为新冠病毒之源。相关争论一直持续至今,令中国长期承受巨大的国际政治压力与舆论压力。

2020年8月7日,武汉病毒研究所首次接受中国境外新闻机构实地察看和采访,无疑是中国方面对外界疑问的一次回应,也是配合病毒溯源问题的必要之举。

不过,当前距离中国确诊本国首名新冠病毒感染者已过9个月时间,中国被质疑为病毒之源并受到指责、羞辱也已历时半年之多。作为全球舆情风暴中心的武汉病毒研究所此时才对外回应,是否为时已晚?

神秘的武汉病毒研究所

成立于1956年的武汉病毒研究所全称为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是中国政府成立的首批此类实验室之一,目前也是中国唯一的P4生物安全实验室所在地。根据传染病原的传染性和危害性,国际上将生物安全实验室分为P1、P2、P3和P4四个生物安全等级。所谓的P4实验室,是目前人类所拥有生物安全等级最高的实验室,被誉为病毒学研究领域的“航空母舰”。武汉病毒研究所据称能够处理世界上最致命的病毒,是专业从事病毒学基础研究及相关技术创新的综合性研究机构。这也是武汉病毒研究所此番被卷入传闻旋涡的最核心原因。

此次前往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媒体是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访问时间较长,约有5个小时,参观该研究所内的生物安全四级实验室(即P4实验室),并且分别专访了研究所所长王延轶和中国科学院武汉分院院长袁志明约50分钟。

+2

这家媒体在8月10日发表了长篇报道《探访对寻找冠状病毒起源至关重要的中国实验室》(原英文标题为“Inside the Chinese lab central to the search for the coronavirus' origin”),视频展示了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一些内部场景,在中国媒体舆论中得到积累反馈,被认为立场客观、内容全面。例如,该报道称“武汉研究所及其科学家已成为激烈的猜测和阴谋论的焦点,其中有些是源自白宫”,并且引用了纽约一家致力于研究和预防流行病的非营利组织“生态健康联盟”主席彼得•达萨克(Peter Daszak)的话称,“在我看来,他们如此迅速地公布病毒序列的事实,说明并没有试图掩盖什么”,“说病毒从实验室逃逸毫无证据”。

王延轶与袁志明的说法在报道中得以大篇幅呈现。王延轶表示,“不幸的是,我们已被指定为该病毒起源的替罪羊。在进行研究和相关工作以对抗病毒的同时遭到无端或恶意的指控,任何人都不可避免地会感到非常生气或被误解。”袁志明则说,“我曾多次强调,是在12月30日,我们才接触到从医院送来的疑似SARS或不明原因肺炎的样本。在那之前我们没有遇到过新型冠状病毒,而没有这种病毒,就不可能从实验室中泄漏出来。”

值得一提的是,在武汉研究所陷入全球舆情风暴后不久,该所所长王延轶也在中国国内舆论场中受到争议。出生于1981年的王延轶2018年获任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之职,掌管中国唯一的P4实验室,当时年仅37岁。民间多有认为她的资历未必足够,甚至有猜测其中可能牵扯学术腐败。

在两个多月前的2020年5月下旬,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曾有过一个对王延轶的专访报道,否认了“新冠病毒源自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说法。不过,此时距离中国确诊首个本国病例也已过半年之久。

在这段时间里,一些西方政界和媒体尽管始终不肯公开实质性证据,依然频频宣扬中国是新冠病毒源头的论点,甚至一次又一次喊出“中国病毒”、“武汉病毒”称呼,近乎“洗脑式”的舆情逐渐塑造出一种社会共识。

2020年5月国际社调机构“皮尤研究中心”发布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63%的受访民众认为中国没有将疫情处理好,高达84%的受访美国人不信任中国政府提供的疫情资讯,其中49%表示“完全不信任”。

有分析称,政客挑动舆情,舆情操纵民意,民意影响政治,由此构成一种“内循环”。其相互作用和共同发酵的外溢效应将会导致中美关系的持续下行。

迟到的公开

2020年6月中国人大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傅莹在一篇剖析当下中美关系万字长文里提出,“打舆论战需要设计一个简单清晰、能直击人心的主题词,然后通过多角度推导和多叙事渲染,形成压倒性的舆论潮。从一段时间以来美强硬势力人物的表现和表态,基本可以看出对华舆论战的轨迹,关键词就是‘中国不可信’。”

在新冠肺炎疫情源头的话题上,当美国出现了高调密集的针对中国的声音,有些是来自美国政界位高权重的人物,有些是证据“莫须有”的有罪推定,有些更是带有歧视污辱的极端言论,尽管中方多次表达反对和批评态度,还有一些争辩说理,仍然显得十分被动和无力,无法撼动美方打造出一种不利于中国的全球舆论态势的进程。

在很多人看来,当人们都在关心和质疑的时候,不公开就说明有问题,即使否认也不可信。如果新冠病毒并非出自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一直承受着不白之冤,为何不尽早就相关问题进行信息公开?

2020年5月19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曾有过相关说法称,“中国支持在全球疫情得到控制之后,全面评估全球应对疫情工作,总结经验、弥补不足。这项工作需要科学专业的态度,需要世卫组织主导,坚持客观公正原则。这是中国一贯的、明确的立场。”

以此来看,中方或许存在一些顾虑,比如疫情还未受到完全控制,调查机构可能预设立场。因此在2020年7月中方与世卫组织接洽前往中国调查研究之际,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也做出了接受美国媒体采访的公开姿态。

其实在进入2020年3月份后,中国本土每日新增确诊就降至两位数,甚至逐渐逼近于零。尽管后来黑龙江、北京、新疆等地又有局部反弹,也都很快受到控制。如果当时武汉病毒研究所就公开一些相关信息,例如接受NBC的采访,中国在国际舆论中的处境或许要比现今好上许多。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